評論 > 動態 > 正文

陳思敏:武漢疫情錯失黃金防控期的時間線

作者:
據疫情統計圖,從去年12月底開始畫出一條感染人數急遽上升的曲線。從去年12月31日衛健檢委派出疾控中心專家組到1月3日中方通知美方,再從1月3日到1月20日《習近平對新型冠狀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作出重要指示》,不論疾控中心,還是其直屬上級衛健委,有沒有誰瀆職?有沒有誰誤判?有沒有誰錯誤報告?有沒有誰壓住、拖延了疫情的信息?甚至有沒有「內鬼」、「兩面人」?答案或藏在目前已知的時間線。

目前檢測武漢病毒的試劑盒也存在準確率的問題,要多次檢測才可確定是否有染病。圖為2月5日泰國一所病毒檢測中心的醫生在查看病患的測試結果

新冠肺炎重災區武漢市1月23日「封城」迄今近20天,官方專家預估的拐點未現,災情仍持續擴大,凸顯當初錯失黃金防控期。

武漢疫情開始如何失控,現在回頭檢視相關時間線,特別是在官方防疫專家搶發論文、華春瑩鬆口事件等「節外生枝」後,多條時間虛線變實線(或可改變先前解讀),以及浮出新的時間線(或可許新增解讀)。

2019年12月27日湖北省中西醫結合醫院張繼先上報疫情給江漢區疾控中心,後者29日上報省、市衛健委的疾控處。30日武漢市衛健委內部發文《關於做好不明原因肺炎救治工作的緊急通知》。31日上午國家衛健委專家組(第一批)已抵達武漢展開相關檢測核實工作。

也是2019年12月31日這天,武漢發布第一份公告《武漢市衛健委關於當前我市肺炎疫情的情況通報》:調查發現27例病例,未發現明顯人傳人,未發現醫務人員感染

如果僅僅按上述這條時間線,武漢是否耽誤向上通報國家衛健委?第一份公告內容是否經國家衛健委專家組指導?應該不難判斷出。公開信息顯示,國家衛健委第一批專家組組長是中國疾控制中心傳染病預防控制所所長徐建國。

2020年1月3日武漢發布第二份公告,首提「不明原因的病毒性肺炎」:發現符合不明原因的病毒性肺炎診斷患者44例,重症11例,截至目前,初步調查表明,未發現明顯的人傳人證據,未發現醫務人員感染。消息由央視新聞轉發報導、疾控中心轉發公告,武漢發布的第二份公告同樣獲背書。

也是1月3日這天,中方首次向美國通報了疫情信息。而這至少說明兩點,一是此時疾控中心專家調查組已向直屬上級──衛健委報告疫情及建議,衛健委──全國防疫工作最高主管已做出決策向更高層報告。二是自此以後,武漢的發聲與沉默皆須衛健委許可。例如1月5日武漢當局堅持表示「沒有人傳人證據,沒有醫務者感染」,1月6日至1月10日武漢當局處於靜音狀態。

1月4日香港媒體採訪徐建國,他表示,從目前看,未發現明顯的人傳人證據,未發現醫務人員感染,且沒有發生死亡案例,說明病毒威脅水準有限。徐建國還強調,中國的傳染病控制有多年的積累,絕不會出現因為春運發生大擴散的可能性。合理判斷,徐建國此番言論相當於1月3日最高層聽取到的衛健委衛健委第一批專家組疾控中心所做出的調查結論。

1月8日衛健委第二批專家組抵達武漢,全員名單不詳,但知有北京大學第一醫院呼吸和危重症醫學科主任王廣發。現在還知道,1月11日這天,王廣發懷疑自己被感染,聯繫醫院採樣。

1月11日衛健委官方發布仍稱,專家研判認為,當前疫情仍可防可控。

1月12日衛健委專家組成員王廣發被確診感染新型冠狀病毒肺炎。

1月15日疾控中心內部啟動突發公共衛生事件應急一級響應,這是公共衛生響應的最高級別,意味著事情「特別重大」。試問,王廣發如果沒有感染確診,不知疾控中心是否還會啟動一級響應?

1月16日武漢通報中首次改稱「不排除有限人傳人,持續人傳人風險低」。而武漢此時改口原因,不言而喻。

1月16日湖北省疾控制中心收到衛健委下發的試劑盒。這說明,在此之前整整半個月,湖北省沒有檢測試劑盒,需採樣由區、市、省層層轉送到北京衛健委指定的檢測機構進行病毒分離和核酸檢測,結果返回約需要3至5天。

1月19日衛健委確認深圳首例輸入性新型肺炎確診病例,並與北京大興區確診的兩例一起,成為國內首次在武漢以外的地區確診這一疾病。

1月20日最高指示發出,並由鍾南山宣稱新型肺炎可以人傳人。

1月23日武漢成為一座因疫情而封閉的城市。

1月24日李克強拍板中央直接向全國各地民眾徵集疫情線索。這或可重新解讀,最高層不信任的不僅是湖北官場,還有衛健委專家調查組。

1月29日科技部發出突發通知,翻譯其重點是,各專案負責單位發表論文「不要流入外人田」,「要把研究成果應用到戰勝疫情中」。科技部這一份罕見通知影射意味濃厚。

1月30日李克強首赴疾控中心考察新冠病毒肺炎疫情防控工作。值得注意的是,這則新聞稿中未見疾控中心主任高福的名字。

外界高度關注,若按高福及其團隊發表於《新英格蘭醫學雜誌》一篇論文中的圖片標註顯示,1月3日這個時間點,文字描述啟動緊急監測調查提到「密切接觸者管理」,這是專業術語,俗稱「人傳人」,以及1月1日至12日有7例醫務人員感染。

至此不難看出,從1月3日確定人傳人至1月23日武漢封城,在這防疫關鍵20天,放縱病毒20天,高福團隊首批研究論文出爐。

高福仕途格外引人關注。其中有一篇昔日報導參考,人民網2009年1月9日刊登《中國科學報》專題報導,中科院副院長江綿恆對中科院在青海湖的e-Science項目一直很關心和支援,武漢病毒所原所長鬍志紅、中科院微生物所原所長高福,都對這一合作項目給與了大力的支持和肯定。有限檢索,江綿恆和高福二人不乏其他同框報導,二人在中科院系統有著不短時間的交集。

江綿恆1999年至2011年中科院副院長,主掌全院高技術研究所的研究與發展工作。高福2004年入選中科院百人計劃,並進入中科院微生物研究所工作,官至研究所所長。2008年高福擔任中科院北京生命科學研究院副院長,同年擔任中科院病原微生物與免疫學重點實驗室主任。2011年5月高福轉任疾控中心。及至武漢這場疫情,高福領導疾控中心的調查結論一直是衛健委決策來源。

據疫情統計圖,從去年12月底開始畫出一條感染人數急遽上升的曲線。從去年12月31日衛健檢委派出疾控中心專家組到1月3日中方通知美方,再從1月3日到1月20日《習近平對新型冠狀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作出重要指示》,不論疾控中心,還是其直屬上級衛健委,有沒有誰瀆職?有沒有誰誤判?有沒有誰錯誤報告?有沒有誰壓住、拖延了疫情的信息?甚至有沒有「內鬼」、「兩面人」?答案或藏在目前已知的時間線。

責任編輯: 江一   來源:DJY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動態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