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驚人之語 > 正文

周曉輝:崔天凱露怯 納瓦羅向北京傳重磅信號

作者:

日前,美國參議院軍事委員會參議員湯姆·科頓在聽證會上表示,肆虐中國的新型冠狀病毒,很可能來自位於武漢的中共的生物安全等級4級(或P4)的實驗室(即武漢病毒研究所),而非中共當局所聲稱的武漢一個海鮮市場,因此中共誤導了大眾。

 

對於科頓的指控,直到2月9日,北京當局才讓中共駐美大使崔天凱給予公開回應。當日,崔天凱接受了美國哥倫比亞廣播公司(CBS)「面向全民」節目主持人瑪格麗特·布倫南的採訪,就疫情、中美關係等闡述了中共的立場。

在採訪中,崔天凱指科頓的指控是「瘋狂至極」,認為「對於病毒本身,我們還有很多認知空白」,而「捕風捉影、造謠傳謠是極其危險和有害的」,「至於病毒到底從何而來,我們仍在尋找,初步調查研究認為很有可能來源於某些動物,我們必須作進一步研究」。崔天凱還以「有人說這些病毒是來自美方軍事實驗室而不是中國的」是瘋狂不可信的言論,來進一步暗示科頓的指控是異想天開,無根無據。

然而,讓人訝異的是,儘管崔天凱明確指科頓的說辭是瘋狂的,稱仍在尋找病毒的來源,但其並沒有直接且明確的否認病毒來自於武漢病毒研究所,而奇怪的是,主持人也沒有往下追問其是如何看待一些專家提出的病毒是人工合成的證據的。如果說這是事先的約定,那麼,崔天凱和北京當局為何要如此膽怯呢?為何不敢理直氣壯的一一反駁那些說辭,反而欲言又止?只能說,這背後一定是有文章的。

對於崔天凱在關鍵問題上的含糊其辭和迴避,美國對中共強硬的「鷹派」代表、白宮貿易與製造業政策辦公室主任納瓦羅,在2月11日接受福克斯新聞網採訪時,表示「非常震驚」。他說:「讓我們逐漸揭開這件事的內幕,我認為重點是病毒是如何出現的,這是無論如何需要解答的,但現在不是追問這個的最佳時間,首要任務是對付病毒。不過,對於病毒來源,中共必須被追究責任。」

川普總統倚重的納瓦羅之語應該不是隨隨便便就說的,其代表白宮向北京發出了明確的信號,其包括三層含義:

一、病毒究竟來自哪裡,這是個核心問題,美國政府一定要找到答案,給中國人和世界一個交代。就此,美國已經採取行動。

2月7日,在美國川普總統與習近平通電話不久,美國ABC新聞網就報導了這樣一則重磅新聞:白宮科學與技術政策辦公室主任凱爾文‧德羅格邁爾致信美國國家學院院長瑪西婭‧麥克納特,呼籲召開專家會議,特別是召集世界級遺傳學家、冠狀病毒專家和生物學家就新型冠狀病毒進行磋商,「儘快」調查本次病毒的起源,以明確目前的傳播路徑,並「為未來疫情爆發做好準備、更好地了解冠狀病毒在動物/人類與環境傳播等各個方面」。

以美國的科技實力,確認病毒是人工合成的還是來自於大自然,並非難事。而美國政府需要獲取權威性的證據,除了向中共和世界證明此前美國最先宣布撤僑、美國撤僑的飛機上有穿生化服的軍方人員、向公眾發出前往中國的最高旅行警告「切勿旅行」、美國禁止持中國護照者入境等並非反應過度,證明中共一直在撒謊外,也是在為未來行動做鋪墊。

二、在抗擊新冠病毒最為關鍵的當下,美國不會逼迫中共回答這個核心問題。這或許也在暗示,美國即便可以很快印證病毒是人工合成的生化武器,但會選擇合適的時機公布,未必是在現在。

三、明確中共對病毒的出現負有責任,因此中共遲早要被追責。其實,這也是在暗示病毒是人工合成的概率非常大,美國早已心中有數。

納瓦羅代白宮向北京傳遞的重磅信號,想必北京高層是接收到了。毋庸置疑,追責中共,這將是震驚世界的大事。試想一下,如果武漢人和其他中國人知道了病毒來自於中共的實驗室,且不論是如何泄露的,已經被中共無數次欺騙、欺凌和蹂躪的中國人會作何反應?如果各國政府和民眾知曉中共是這樣一個不負責任、禍害本國民眾和世界人民的政權,還會容忍其繼續為禍世界嗎?

或許,在中南海高層看來,只要在4月遏制疫情,就可以藉由其掌控的宣傳機器,為中共「領導抗疫勝利」大唱讚歌,並將罪責推到實驗室的相關負責人和地方政府要員身上,就可以減弱人們得知真相後的怒火,就可以平息世界的追責,從而保住權力。只是人算不如天算,如果中共最高黨魁仍自信滿滿選擇隱瞞真相,欺騙國人和世界,仍不清醒的認識到這場瘟疫為何而來,並接受上天的警告,改弦更張,那麼,其所面臨的處境將更為兇險莫測。

責任編輯: 趙亮軒   來源:DJY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驚人之語熱門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