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民意 > 正文

喊武漢不會輸的沒預料:一個接一個 慘烈地離去…

—一個接一個 慘烈地離去…

作者:

她坐在那裡,眼神麻木。看不出悲喜。

‌‌‌‌「我先生兩天前去世了,因為這個病。‌‌‌‌」聲音也沒有起伏。僵的,木的,空洞的……像一個心死的人,說的認命的話。

她60多歲,是一位新冠肺炎的確診患者。

和一般見證親人離去的人不同,她不呼天搶地,也沒有滿面悲戚。

她拿著一堆片子,抽出幾張,輕輕地說:‌‌‌‌「這是我先生的,我要保管好,到時去殯儀館領骨灰時要用……‌‌‌‌」

聲音還是沒有任何起伏。

可細細聽來,那平靜里,不是寧和,全是絕望——知道了無希望,不敢奢望,不再掙扎。

查房的時候,主治醫生叮囑她:‌‌‌‌「下次讓家屬帶些牛奶來……‌‌‌‌」

有人遲疑了一下,低聲說,‌‌‌‌「她家裡沒人了,都在隔離。‌‌‌‌」

她在重症監護室,丈夫離世,兒子也因為新冠肺炎在住院。

一家人,都沒有逃脫。

02

這是《錢江晚報》報道的一位患者。她沒有姓名,沒有相貌。之所以被看見,是因為‌‌‌‌「醫生說‌‌‌‌」。

醫生說,這是她印象最深的病人。一家人都被病毒所控,心灰意冷,人像一個行走的廢墟,於是過目不忘。

但更多病人,悄悄地來,悄悄地走。

病房裡一位患者走了,‌‌‌‌「年輕人,才30多歲。‌‌‌‌」

一位60多歲的男性患者也走了,前一天‌‌‌‌「上了呼吸機,但他的生命體征平穩……體質也不錯,‌‌‌‌」以為都會好轉。沒想到,就一天,他永遠閉上了眼睛。

床位一個接一個地換人。

哭聲一場接一場地爆發。

但大家都無能為力。

離世的新冠肺炎患者,因怕傳染,與親人告別的機會都沒有。

他們沒有體面的衣服,消毒之後,裝入密封袋子,送到太平間,又送到殯儀館。

只有幾張證明留下來,證明他來過,證明他離開。

據說他們的骨灰,仍然留在殯儀館。

他們的親人,在他們走過的路上,緊隨而來。

微博上有人發文,稱舅媽感染,接著舅舅也感染,倉促離世……

‌‌‌‌「一個月時間,就一個月,武漢老百姓的生活天翻地覆。‌‌‌‌」

是啊,一轉眼,生死存亡,城市已人物皆非。

2020年的開場太悲劇。

我們都始料未及。

這個開場序曲過於沉痛,像輓歌,為每個離開的人奏響。

天下蒼生,舉步維艱。

我們都是平凡人。所求無多,不過是天下太平,家人無恙。

如今在武漢,這些竟成了一種奢望。

流浪地球》里有句台詞,講透了災難的猝然。

‌‌「最初,沒有人在意這場災難。以為不過是一場山火,一次旱災,一個物種的滅絕,一座城市的消失……直到這場災難和每個人息息相關。‌‌」

疫情也是一樣。

開始時,誰也沒預料到這麼兇險。

我們渺小如塵埃,無知如雞子,對生活,有著本能的樂觀。直到病毒吞噬了自己和家人。

1月23日,一個武漢網友曾說:‌‌「武漢,絕對不會輸!‌‌」

責任編輯: 趙亮軒   來源:梁有話說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民意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