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驚人之語 > 正文

王友群:江澤民親信故意隱瞞病毒源頭?

作者:
封8位醫生的口,是中共宣傳機關和中共政法機關合夥乾的,封有關基因檢測公司科技人員口的,是國家衛健委乾的。中共宣傳機關的最高主管是中共政治局常委王滬寧。中共政法機關的最高領導是中央政法委書記郭聲琨。中共國家衛委健的頂頭上司是國務院副總理孫春蘭。郭聲琨、王滬寧、孫春蘭都是江澤民的親信。

中共黑惡勢力的總代表,前中共獨裁者江澤民及其「軍師」曾慶紅(大紀元合成圖片)

近日,原央視主持人李澤華,暗訪武漢病毒研究所時,被跟蹤,之後被失蹤。神秘的武漢病毒研究所再次引起關注。

P4實驗室被懷疑是病毒源頭

武漢病毒研究所 P4實驗室,是中國乃至亞洲最先進的研究最毒病毒的機構。這個實驗室是2003年江澤民擔任中央軍委主席、對中共內政外交重大問題「最後說了算」時開始興建的;據知情人士講,該實驗室長期由江澤民長子江綿恆在幕後操控。

武漢新冠肺炎疫情爆發以來,不少人懷疑,甚至肯定,這場大瘟疫是武漢病毒研究所P4實驗室「人工合成」病毒外泄所致。

比如,美國《生物武器法》的起草者伊利諾伊大學法學院教授弗朗西斯.博伊爾就很肯定地說,新冠病毒具有潛在的致命性、攻擊性,具足生物武器的所有特徵,它就是從武漢病毒研究所泄漏的。

中共國家衛健委的封口通知

(1)電話通知。2月16日,網上發布了武漢病毒研究所所長王延軼給員工發送的一封郵件的截圖。發送日期是2020年1月2日上午10點28分,標題是:關於嚴禁披露「武漢不明原因肺炎」相關信息的通知。

通知說:「現將昨天接到的國家衛健委電話通知內容傳達如下:國家衛健委明確要求,所有與此次疫情相關的檢測、實驗數據以及結果、結論,一律不得在自媒體和社交軟體公布,不得向自媒體(包括官方媒體)、合作機構(包括技術服務公司等)透露。還請大家一定嚴格遵守。」根據這個郵件,國家衛健委電話通知的時間是2020年1月1日。

(2)書面通知。1月3日,國家衛健委辦公廳發布《關於在重大突發傳染病防控工作中加強生物樣本資源及相關科研活動管理工作的通知》(國衛辦科教函3號文件)。通知說,針對近期武漢肺炎病例樣本,依據目前掌握的病原學特點、傳播性、致病性、臨床資料等信息,在進一步明確病原信息之前,暫按照高致病性病原微生物(第二類)進行管理,相關樣本的運輸應當按照原衛生部《可感染人類的高致病性病原微生物菌(毒)種或樣本運輸管理規定》要求進行;病原相關實驗活動應當在具備相應防護級別的生物安全實驗室開展。

相關機構應按省級以上衛生健康行政部門的要求,向指定病原檢測機構提供生物樣本開展病原學檢測並做好交接手續;未經批准,不得擅自向其他機構和個人提供生物樣本及其相關信息;已取得病例樣本的機構和個人,應立即將樣本就地銷毀或送交國家指定的保藏機構保管;疫情防控工作期間,各類機構承擔病原學檢測任務所產生的信息屬於特殊公共資源,任何機構和個人不得擅自對外發布有關病原檢測或實驗活動結果等信息,相關論文、成果發表須經委託部門審核同意。」

上述兩個通知透出三條重要信息:第一,不準有關人員向外界透露消息;第二,非國家衛健委認可的機構不準檢測病毒;第三,此前一些機構的檢測結果全部作廢。

中共故意封殺已有的檢測結果

據大陸財新網2月26日報導,武漢市中心醫院呼吸內科主任醫師趙蘇披露,其所在醫院去年12月24日將首例華南海鮮市場的肺炎患者樣本送到第三方檢測機構進行NGS檢測,3天後,即12月27日,檢測機構電話通知檢測結果「是一種新的冠狀病毒」。至12月底,國內已有多家NGS檢測機構,如廣州微遠基因科技有限公司等,相繼檢測出武漢新冠病毒,並指出其具有高度傳染性,也上報相關政府部門。1月3日,國家衛健委發布3號文件發布,將上述多家NGS的檢測結果全部封殺。

中共武漢市公安局的封口通告

2020年1月1日,在國家衛健委電話通知武漢病毒研究所所長王延軼的同一天,武漢市公安局官方微博發布《8名散布謠言者被依法查處》的通告。真相是:這8人都是醫生,他們只是在微信朋友圈向親朋好友轉發了他們了解的真實信息。

中共央視等黨媒的封口宣傳

武漢市公安局的通告發布後,1月2日、3日連續兩天,中央電視台多個頻道反覆報導8名醫生「散布謠言」被「依法查處」的消息。全國各地黨媒緊跟央視第一時間轉發了這個消息。這就意味著從中央到全國31個省、自治區、直轄市,開始全面封殺有關武漢疫情的真實消息。

中共黨媒向全世界散布「假消息

1月3日,武漢市衛健委通報:未發現明顯的人傳人證據。1月5日,未發現明確的人傳人證據,未發現醫務人員感染。1月10日,國家衛健委專家組成員王廣發說,整體疫情「可防可控」。1月11日,武漢市衛健委通報:1月3日以來未發現新發病例;未發現醫務人員感染,未發現明確的人傳人證據。1月12日至17日,武漢市衛健委通報,無新增病例。1月15日,不排除有限人傳人的可能,但持續人傳人的風險較低。1月19日,武漢市疾病預防控制中心主任李剛答記者問時說:「病毒的傳染力不強」,「可防可控」。現在已經曝光的事實證明:上述消息都是假消息。

習近平1月7日的指示被隱瞞

1月7日,習近平主持召開中共政治局會議。會上,習近平專門就防控武漢新冠肺炎作出指示。但是,當天新華社的報道隻字沒提。

在武漢市長周旺先1月27日、武漢市書記馬國強1月28日將責任推給中央後,2月15日,「求是網」發表習近平2月3日《在中央政治局常委會會議研究應對新型冠狀病毒肺炎疫情工作時的講話》,開頭第一句話就是:「1月7日,我主持召開中央政治局常委會會議時,就對新型冠狀病毒肺炎疫情防控工作提出了要求。」這是習近平對上述地方官向中央推卸責任的回應,也是對有人隱瞞他1月7日指示的回應。

問題到底出在哪裡?

綜上所述,從去年12月武漢「不明肺炎」疫情發生以來,到今年1月20日前,下至8位醫生的口被封了,上至中共國家主席習近平的口(指1月7日習近平的指示)被封了。誰幹的?為什麼?

封8位醫生的口,是中共宣傳機關和中共政法機關合夥乾的,封有關基因檢測公司科技人員口的,是國家衛健委乾的。中共宣傳機關的最高主管是中共政治局常委王滬寧。中共政法機關的最高領導是中央政法委書記郭聲琨。中共國家衛委健的頂頭上司是國務院副總理孫春蘭。郭聲琨、王滬寧、孫春蘭都是江澤民的親信。

王滬寧等為何要封口?為何散布假消息?

再回到武漢病毒研究所P4實驗室的問題上來,5個疑點值得關註:

第一,新冠病毒的E蛋白和M蛋白,與P4實驗室石正麗團隊在雲南馬蹄蝙蝠身上發現的冠狀病毒的E蛋白100%一樣。專家認為,當病毒發生跨物種感染(從動物到人)時,這個E蛋白在絕大多數的情況下,一定會發生變異。現在,它現在一點沒變,很反常。新冠病毒的S蛋白的4個地方發生變異。專家認為,這是一種精準變異,自然變異的可能性是十萬分之一或更低;「人工變異」的可能性更大。

2015年,石正麗等在美國發表一篇論文,談到她們已「人工合成」一種新病毒,亦稱「雜交病毒」、「重組病毒」、「嵌合病毒」;用它去感染小白鼠,結果,實現了跨物種傳播,小白鼠肺部病變嚴重,無葯可醫。

在中國,唯一能夠「人工合成」並外泄病毒的,最大的嫌疑就是武漢P4實驗室了。石正麗卻說:「2019新型冠狀病毒是大自然給人類不文明生活習慣的懲罰,我石正麗用我的生命擔保,與實驗室沒有關係。奉勸那些相信並傳播不良媒體的謠傳的人……閉上你們的臭嘴。」

不做虧心事,不怕鬼敲門。既然與你無關,幹嘛像潑婦一樣罵街?

第二,2月15日,網上傳出消息說:武漢感染新冠病毒的「零號病人」,也就是第一例病人,是武漢病毒研究所女研究生黃燕玲;黃是在做實驗時被泄漏的病毒感染,之後,傳染給別人;黃已經死亡。查找「零號病人」,對於查找病毒源頭至關重要。如果在武漢病毒研究所做實驗的黃燕玲是「零號病人」,那麼,「武漢病毒研究所是此次大瘟疫的源頭」可確定無疑。

非常反常的是,中共至今沒有公布「零號病人」的任何信息。對於網上提出黃燕玲是「零號病人」的說法,只要中共安排黃燕玲接受中央電視台採訪,公開澄清一下,所有謠言不攻自破。但是,至今為止,中共的做法是:闢謠,但不讓黃燕玲公開露面。為什麼?

第三,2月17日11點51分,網上出現一則微博稱:武漢病毒研究所研究員陳全姣實名舉報所長王延軼是病毒外泄的罪魁禍首。對此,中共也闢謠了。但自稱陳全姣親屬的人發布消息說,舉報屬實,陳全蛟已被抓走。有關舉報的微博發布至今,陳全姣沒有公開露面。為什麼?

第四,武漢病毒研究所所長王延軼1月2日發送的國家衛健委電話通知的郵件,至今沒有任何個人或組織闢謠。由此可推斷:(1)這個郵件是真實的;(2)這個郵件是武漢病毒研究所內部人發到網上的;(3)武漢病毒研究所內部有不滿王延軼的知情人向外界揭露研究所存在的問題;(4)這個揭露問題的人很可能被抓起來了。在網上發布王延軼郵件的人是誰?

第五,從武漢病毒研究所被全球聚焦,王延軼被起底以來,沒有關於王延軼公開露面的任何消息。王延軼現在哪裡?

上述五個問題,第二、三、四、五個問題,很容易解決;至今,中共一直諱莫如深,不讓外界得到真實的答案。這隻能說明:武漢病毒研究所存在嚴重問題,病毒很可能是它的P4實驗室「人工合成」並外泄的;江澤民的親信王滬寧、郭聲琨孫春蘭早就知道這些內幕。

或許這正是王滬寧等1月1日至19日下封8位醫生的口、上封習近平的口,並向全世界散布假消息的真正原因。

如何看待習近平在此問題上的責任?

1月7日,習近平就防控武漢肺炎疫情作了指示,這是否意味習近平了解疫情的真實情況?我認為,可能了解一些,但不是全部真實消息,關鍵消息可能被隱瞞了。

習近平對疫情的了解,肯定來自有關部門和分管領導的彙報,這個有關部門應該是國家衛健委,這個分管領導應該是國務院副總理孫春蘭。國家衛健委和孫春蘭彙報到習近平那裡的疫情是真實、客觀、準確的嗎?很可疑。

舉一個旁證。去年12月25日香港區議會選舉,從港府到中共駐港聯絡辦到國務院港澳辦,彙報給習近平的都是親中共的建制派將獲勝的好消息。結果是:建制派慘敗,僅得59席,民主派大勝,獲388席。由此可見,習近平聽到的都是假消息。

為防止有人騙他,習近平採取了四個重要措施:(1)由習的親信、中央政法委秘書長陳一新任中央赴湖北指導組副組長,以制約組長、副總理孫春蘭;(2)派中共軍隊首席生化武器專家、少將陳薇到武漢參加防控工作;(3)免去湖北省委書記蔣超良、武漢市委書記馬國強的職務,由習的親信應勇任湖北省委書記,王忠林任武漢市委書記;(4)由國家監察委派調查組抵達武漢,全面調查最早發布疫情消息的李文亮醫生的有關問題。

雖然習近平現在是「習核心」,但是,由於他前五年反虎打虎「擒賊沒擒王」,沒有抓捕江澤民、曾慶紅,中共十九大以來,江、曾及其親信不斷給習製造麻煩,令他聽不到真實消息,政令難出中南海。

結語:

進入2020年,歷史已發展到「天滅中共」階段,中共將在內鬥中徹底解體。此次瘟疫大爆發,很可能是江澤民、曾慶紅在中美貿易協議、香港問題上置習近平於死地失敗之後,跟習近平的最後一次生死大較量。

責任編輯: 江一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驚人之語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