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文集 > 正文

顏純鉤:中共黨內矛盾鬥爭白熱化

作者:

最近有件怪事,大陸官方本來預告要出版一本名為《大國戰疫》的書,據說有數十萬字,曆數抗疫以來中共的種種偉大業跡,意在為習近平和中共歌功頌德,誰知書未出,宣傳預告和網上預訂都突然消失。出版社方面的解釋是因為抗疫,工廠未及開工,這當然是謊話,這麼重要的書,以黨國體制居然印不出來,豈不是臉面全失,還有資格談什麼「偉大」!

出這麼重要的書,沒有中宣部點頭是不可以的,要禁這本書,沒有中宣部點頭也不可以。除非習近平自己都覺得,在如此惡劣的環境下,還要往自己臉上貼金,太恬不知恥了,連自己都看不下去了,而由習近平自己下令封存。

但出這本書,究竟是自來紅,還是高級黑,還真沒有人知道。真的印出來,滿中國到處是罵聲,損失的當然是習本人,但問題是,難道策划出書者不知道,如此拐個彎咒習近平,是會有後果的?

這件事令人聯想到林鄭密件曝光的事,誰又是出賣林鄭的人呢?篤背脊是政壇常態,把篤背脊的內部機密文件曝光,卻從未在香港政府內部發生過。再說,看過這份文件的港官一定是極個別人,一查就查到了,沒有人敢於太歲頭上動土。林鄭是習近平暫時要保的人,打擊林鄭即系打擊習近平,因此,密件在這種時候曝光,只能是中共黨內鬥爭的延伸。林鄭明知自己受的是池魚之殃,但她有苦說不出。

又有一事奇怪,早先武漢市長周先旺,公開指證中央壓住疫症信息,但最近,湖北一位經濟學家華生,卻實名指控湖北武漢地方當局,早在12月10日就得知有104位感染者,未及時向中央報告,以致疫情早就被延誤了二十天。

華生的說法,既踩了武漢,又為習近平洗了一點白。武漢先瞞了二十天,報給中央,中央又再誤二十天,如此算起來,疫症總共給中共上下耽誤了四十天。

華生也不是沒有來頭的,他本身是著名經濟學家,太太是全國作協主席、全國文聯主席鐵凝。全國文聯與全國作協都直屬於中央宣傳部,華生的背景昭然若揭。但華生不是衛生系統內的人,他如何肯定這些日期與數字?

周先旺吃了什麼豹子膽,敢於拉習近平下水?湖北武漢的官都撤了,只有周至今無恙,他又有什麼過硬的後台?華生的文章,表面針對湖北武漢地方官,而大部份官都丟官了,只剩下周先旺,華生的文章志在攻擊周先旺?華生與周先旺,又各自代表哪一種勢力?

好笑的是,難道湖北武漢的官,不是中共的官嗎?上級下級都有錯,論終極責任還在上級,至少上級了犯嚴重失察的錯誤,沒有嚴密的制度監管疫情,也沒有嚴密的制度監管幹部。

中共黨內永遠有兩條路線的鬥爭,胡耀邦趙紫陽被整,薄熙來被整,都是黨內政爭的失敗者,雖然性質不同。習近平當權以來,明顯違背了鄧小平那一代留下來的規矩和國策:鄧小平一代極力反對的領袖崇拜,習近平恢復了;鄧小平建立黨內一把手兩任制,習近平破壞了;鄧小平強調一定要搞好中美關係,習近平也違背了。當前國內外形勢不妙,中共腹背受敵,朋友少了,敵人多了,麻煩四起,錢財不足,黨性越強,人性越弱,禁錮越甚,罵聲越多。種種惡果,都只能歸咎於「定於一尊」的習近平。

黨內高層不會不知道問題的要害在哪裡。中共最高層除了七常委之外,還更有歷屆退休的政治老人,他們與習近平有共同利益,但事情搞壞了,黨的利益受損,他們也身受其害,問題只在於反習的力量夠不夠大而已。在反對力量集結到具壓倒性優勢之前,會有各種試水溫的動作,這便是我們現在看到的一些反常現象的由來。

至少,一些蛛絲馬跡顯示,習近平在黨內並沒有「定於一尊」。

海外評論者喜歡把某事指為習江之斗,某事又指為習王之斗,筆者不敢斷言這種具體到個人的權爭,但有習近平的定於一尊,一定有不喜歡接受定於一尊的政治對手在,這卻是可以肯定的。黨內不同路線的鬥爭,在面臨困境時會更激化,當下疫症仍在進行中,疫症過後還有經濟和社會難題,這都是黨內反對力量集結的時機,且看這一波內鬥,與社會上逐漸頻發的民變之間,會有怎樣互相激發的效應。

從今以後,中共的順境沒有了,逆境接踵而至,這是可以斷言的。痛極思痛,向人民讓權,與西方世界搞好關係,或有一線生機;相反的,堅持鎖國逆時代潮流而行,覆滅只是時間問題。

責任編輯: 李廣松   來源:作者臉書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文集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