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好文 > 正文

呂月:習近平向全世界「甩鍋」

作者:

香港民主派三位領袖黎智英、楊森、李卓人2.28被警方逮捕,這是中共對反送中運動的秋後算賬,也是習近平用駱惠寧、夏寶龍調整中共香港工作後,再借新冠疫情肆虐,對長達九個月的「止暴制亂」在香港製造出超過六四的人權災難的「甩鍋」(卸膊)。

武漢爆發的新冠肺炎疫情肆虐近百日,已經輸出到全球六大洲56國,繼韓、日、義大利、伊朗大爆發之後,美國死亡病例數也升至六宗,已做全國爆發的準備。但是病毒的最初發源地、傳染來源、傳播途徑及擴散程度,至今北京都沒有說明白。

嚴格掌控疫情公布數字是中共隱瞞疫情的主要手段之一,這嚴重阻撓了各國對疫情的防控。《財經》採訪到武漢一定點醫院的科室主任,該院門診一天有120名左右發熱病人,其中大約80名有肺部感染,但只有五名可能最終被收住院,這位主任說:「我們只能讓剩下75名收不進來的病患,回到家裡去。患者沒辦法,我們也沒辦法。」確診、危重、死亡、輕狀、疑似都是在這五名中計算的。其餘75名則命懸一線,在疫情統計數字之外掙扎,不論死在醫院走廊、倒斃街頭、還是死在家裡,都不計算在疫情統計數字之內。「聽到有人說『我們不惜一切代價』這句話時,不要以為你是那個『我們』,你只是那個『代價』」。作家方方寫出了封鎖在武漢的900萬人的生與死的感受。

李文亮醫生的犧牲經歷已經為世知曉,在他披露疫情之後,1月5日凌晨,復旦大學張永振團隊從武漢市樣本中檢測出一種新型SARS樣冠狀病毒,獲得病毒全基因組序列。6日,中國疾控中心啟動二級應急回應,可是張永振團隊的實驗室卻以整頓為名被封。像這樣的怪事不止一件。《財新》報道:「一位基因測序公司人士透露,2020年1月1日,他接到湖北省衛健委一位官員電話,通知他武漢如有新冠肺炎的病例樣本送檢,不能再檢;已有的病例樣本必須銷毀,不能對外透露樣本信息,不能對外發布相關論文和相關資料,『如果你們在日後檢測到了,一定要向我們報告』。」在國內獨一無二、享有新聞專業特權的該雜誌最終也被迫撤稿。

《大國戰「疫」》為何未發行?

《長江日報》旗下長江網3月1日報道,武漢市第一所硚口武體方艙醫院將「休艙」,不再接收患者。這是為官方一再宣布的「拐點」到來正式做輿論準備。次日,自武漢封城之後不斷隱身的習近平又現身北京軍事科學院和清華大學。有報道指,習近平自稱「喜歡看中醫」,此次抗疫中西醫結合就是他欽點的。也有報道指,習考察新冠肺炎防控科研攻關工作下令「鎖定疫苗」。習近平這個鎖定不像給病人熬中藥湯那麼簡單,17年前沙士就沒有研究出疫苗,從這一點看中國人的沙士白得了,如果有沙士疫苗,此次不少人可以得救。

2月26日習近平在17萬幹部電視電話會議上的講話,當天由新華社全文播發,是他對武漢肺炎疫情一次最大的「甩鍋」。當天新華社還報道,《大國戰「疫」──2020中國阻擊新冠肺炎疫情進行中》將於近日出版,但直到昨日新華書店還沒見上架。據悉,該書是從200萬字主流媒體公開報道中取選素材、整合而成,一尊帝似乎並不滿意。

當前,夏、駱新班底在香港要落實四中全會對一國兩制的重新定位,廢除「井水不犯河水」,實行中央「全面管治」下的「獨立自主」。作為中國抗疫大戰全景式的報道,突出習近平作為大國領袖的卓越領導力,也必須與四中全會落實的「第五個現代化」──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的現代化相結合。很快,「塑造一個全球抗疫領袖」的姊妹篇將出籠,與《大國戰」疫》先後發行。

呂月:中國資深傳媒人

責任編輯: 李廣松   來源:蘋果日報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好文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