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民意 > 正文

【被刪網文】:湖北人民的苦 誰知道?這筆賬 找誰算?

作者:

(按:此文由作者發到微信上面,旋即被刪除)

2020年3月7日,湖北黃岡。

武漢封城已經45天。

在這一個半月的時間裡,湖北人民受的苦,有誰知道?

疫情初起的那段時間,湖北人被視為洪水猛獸,在外的湖北人,住不了酒店,下不了高速,進不了社區,到哪都被排斥;雲南彝良縣的一位「詩人」,寫了一首轟動全國的詩《仰望天空》:「為防止武漢的疫情蔓延,我在雲南彝良;不僅以駐村扶貧的理由,阻止了一個地上的湖北佬,來我家過年的想法;還像伊朗擔心無人機一樣,隨時仰望天空,看是否有九頭鳥飛過。」詩中侮辱湖北人的詩句,讓人如骨梗喉,非常難受。

這個「詩人」叫陳衍強,湖北人民記住他了。

在外的湖北人不好過,留在省內的湖北人,也不好受。

武漢封城,有900萬人選擇留在城內,他們沒有衝出城去,給全國各地製造麻煩;他們把危險留給自己,把困難留給自己······

留在武漢城內的900萬人中,有幾個是我的朋友。來看看他們的生活。

其中一個是公司經理級別的,也算是中產階級吧,十幾天前就已經彈盡糧絕,在朋友圈曬出一箱泡麵和幾罐豆瓣醬、一小罐酸菜,配文「這個世界上最沒用的,是一個男人被封了26天的廚藝」。

另外一個是老鄉。告訴我,每天第一件事情就是打開手機搶菜。新鮮不新鮮已經不重要,價格貴不貴也已經不重要,重要的是能不能搶到菜。三個土豆10塊錢,一把白菜10塊錢,能搶到已經阿彌陀佛了。一家人,一個月光搶菜,就花了一萬多,是月工資的兩倍多。

很多武漢人的手機裡面,裝了100多個APP,全部是搶菜的。此時,哪裡還顧得上什麼「詩與遠方」,重要的是生存,是活著!

一塊錢一斤的菜,十塊錢一斤的肉?拜託!那是電視裡面的!

你忘了武漢人民的罵聲嗎?

武漢市內的人艱難活著,武漢市外的人也好不到哪裡去。

比如我。

人生最悲慘的,莫過於「非典在北京,新冠在湖北」。

很不幸,我都遇到了。

因為經歷過非典,我備了五袋米(小袋的,5公斤一袋)和一些乾菜,從正月初三至今,節衣縮食,一天只吃兩頓飯,維持最基本的溫飽。蔬菜,則靠左鄰右舍救濟。

我家在農村,靠近縣城;地,已經讓政府賣得所剩無幾了;我在屋後種了些毛芋,原本是用來驅蚊的,沒有菜吃的時候,挖出來吃了。

在「躺著就是愛國」的年代,我們反覆告訴自己「只要還有一粒米,堅決不去超市擠」。

封城20多天後,家裡沒有米,沒有菜也沒有油了,老婆的高血壓葯也沒了;我拿著出入卡,戴上唯一的一個口罩去了趟超市,搶回來三袋米兩壺油,走了五公里路去了三個藥店,買回來一瓶高血壓葯。

當天晚上,官方宣布出入卡作廢。

現在,我非常慶幸。正是這唯一的一次出門採購,讓我們生存到現在。

順便說一句,我們村莊,沒有一例疑似,也沒有一例確診。

中國人講究「中庸之道」,骨子裡的隱忍和堅韌是一種真正的偉大和善良。隱忍再隱忍。

今天,長江日報報出「要在全市廣大市民中深入開展感恩教育」。

好吧。

感恩。

首先要感謝醫護人員。從除夕之夜開始,四萬多名醫護人員馳援湖北,他們和湖北醫護人員一道,沖在一線,共同抵禦病毒。他們是最應該感謝的。

其次,要感謝志願者。他們有的慷慨捐贈,有的千里馳援,為湖北送來醫療物資和生活物資,保護醫護人員,也維持湖北人民的基本溫飽。有的志願者在完成志願任務後,還受到「勸返,不讓回家」的不公正待遇。

他們是應該感謝的。

再其次,要感謝全國人民。在湖北人民遭此劫難的時候,全國人民伸出援手,捐米的捐米,捐菜的捐菜,還有60多個人扔下一萬元就跑······儘管我本人沒有收到一粒米,沒有收到一片菜葉,也沒有收到一分錢,但我還是要感謝,感謝伸出援手的全國人民。

既然要感恩,我就建議來點實在的。比如說,在武漢建一座碑,抗擊新冠肺炎紀念碑。紀念最早發出預警的李文亮等8名醫生,紀念抗擊新冠犧牲的34位醫護人員,紀念死難的三千多位同胞,紀念馳援湖北的四萬多名醫護人員······

這個建議,能採納嗎?

去年年底,我家對面,新開了個飯店。

這個老闆,是世界上最倒霉的老闆。

臘月二十八的下午,店招剛剛掛上去;臘月二十九,武漢封城,旋即,黃岡封城。

這個老闆,原本想趁春節旺季賺點錢;現在,店租要硬生生地虧下去。

虧的不只是這個老闆,5000萬湖北人民都在虧。

「躺著就是愛國」的這一個多月里,多少湖北人有班上不了?又有多少湖北人沒有收入,被迫坐吃山空?

你說,這筆賬,找誰算?

 

責任編輯: 趙亮軒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民意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