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官場 > 正文

武漢造假鞍山也在造假

作者:
近日孫春蘭副總理深入到武漢幾個小區視察被爆料出來小區防疫情造假的問題引起海內外一片嘩然。巧合的是,在孫春蘭發跡的遼寧省鞍山市的疫情期間也存在普遍的造假的問題。

這是唯一出入口只是檢查外地車不檢查行人,檢查人員晚上就撤離了(圖片由《習近平權術史》作者孫大駱提供)

近日孫春蘭副總理深入到武漢幾個小區視察被爆料出來小區防疫情造假的問題引起海內外一片嘩然。巧合的是,在孫春蘭發跡的遼寧省鞍山市的疫情期間也存在普遍的造假的問題。(孫春蘭是土生土長的鞍山人,她原來是鞍山市婦聯主任後調到遼寧省做婦聯主任。)

前幾天疫情緊張的時候,鞍山市所有老舊小區都把四周的出口用藍色鐵皮封死只留一個進出口。可是這個進出口只是不讓外地汽車進入。外地的汽車必須拿本小區的房產證可以發一個通行證。本地的汽車也必須拿房產證發通行證並接受體溫檢查。但是所有步行的人包括外地人都隨便出入沒有社區檢查人員過問。到了晚上檢查人員就全部下班外地汽車可以隨便出入。

這種疫情防控形式完全是形同虛設再應付上面,同時也根本沒有控制外地人和疑似病人的出入。因為社區檢查人員根本不檢查步行人的體溫只是檢查開汽車的人的體溫,這種形式反而還給老百姓製造了不方便,因為老百姓出入必須繞遠走唯一的一個出入口。

封閉的路口(圖片由《習近平權術史》作者孫大駱提供)

緊張了幾天之後疫情有一些好轉,鞍山市又統一拆出部分鐵皮撤離所有檢查人員隨便出入。可是丹東出現了新的病人,鞍山市立刻緊張起來統一恢復所有鐵皮恢復所有檢查人員重複形同虛設的檢查形式。今天(3,7日)又統一撤離檢查人員並再一次拆除部分鐵皮,所有汽車和行人又可以隨便出入了。

這就是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的一些具體行政細節。最高層對防範疫情的布置是轟轟烈烈風風火火面面俱到,最下層對疫情的防範也是轟轟烈烈風風火火面面俱到但卻是嚴重的普遍的流於形式。這種形式不但沒有防止疫情反而還影響了老百姓的生活。下面的所有人都知道這樣的形式是形同虛設,只有上面的領導人不知道。這是體制的問題不是某一些幹部的問題。從毛澤東時代以來各級幹部都是一路造假走過來的,否則他就爬不上去,因為上面的領導人不高興。

要命的是中央的大政方針歷來都是根據下面的層層領導層層造假的數據來制定的,就是有限的不痛不癢的來自地方的監督情報也是體制內的新華社記者提供的。而鞍山市只有一兩個新華社記者,時間長了也就被地方政府收買了。中央從來是不接受所有來自體制外的監督情報和合理化建議的來信來訪的,當然也不允許所有媒體對中央的大政方針和地方的嚴重瀆職行為進行懷疑和爆料。這樣就導致中央始終也不了解地方的各方面的真實情況,當然也就導致中央制定的大政方針有許多是脫離實際的反而還對國計民生製造了嚴重的負面作用,現在的許多重大的社會問題經濟問題就是這麼來的。(十幾年前中國出版了四冊200萬字的《朱鎔基講話實錄》可以看到當時的總理朱鎔基幾乎每次講話都要苦苦哀求下面的人要講真話,可見中央領導人聽不見下面的真實情況是多麼的嚴重和無奈。)

問題是,中央領導層仍然執迷於來自各級體制內的情報信息數據和監督而堅決拒絕排斥任何體制外的一切數據信息建議和監督。而這種層層對上面負責的大一統威權集中領導組織體制就是大部分重大社會問題和經濟問題的根本原因。

比如說,當初國務院辦公廳設立一個傳染病公開舉報電話,武漢疫情就不會如此大面積爆發。因為儘管湖北省和武漢市政府可能千方百計的阻撓疫情的傳染真相,但是中央通過這個舉報電話就會立刻了解疫情的真實情況,就不會被地方政府層層隱瞞牽著鼻子走。而這次的疫情的反映渠道都是通過各級政府和各級衛建委層層隱瞞組撓之後方才姍姍來遲到達中央的,所以方才導致了疫情的延誤和大爆發。在一月初武漢許多醫生就知道這個病會傳染人的可是這個重大信息就是傳不到中央去,等到中央終於知道了也就晚了!不知道為什麼這麼如此簡單的公開電話舉報渠道中央就想不到?

中央可以保護一些幹部的利益可以保護中央的政治利益可以保護中央的經濟利益可以保護中央的臉面利益,難道還要保護重大傳染病的利益嗎?不過筆者相信對於重大傳染病的舉報中央肯定是不會隱瞞保護的!(中央現在設立的一些監督舉報電話其實也是形同虛設。因為下面可以隨便舉報可是上面查不查,查誰不查誰就又是一回事了)

筆者的一個體制外的朋友去年在北京給習近平本人寫信就幾個大政方針提出幾個比較好的建議,幾天之後卻是國家信訪局回信客氣的表示感謝並告訴他把信轉到有關方面,可見習近平辦公室的人壓根就沒看他的信而是直接把信轉給了國家信訪局。一個月之後,他又給習近平寫信提幾個建議,這次卻沒有任何回復。他終於明白了,任何體制外的人,哪怕是諸葛亮給習近平上書,習近平也是永遠看不到的。因為這個體制就決定了最高層是絕對排斥來自體制外的任何建議的,更不要說批評了。最高層只是相信和接受來自體制內的下一級如省部級層次的建議和信息,甚至連地市級層次的建議和信息一般都不接受,更不用說縣區鄉級的層次了。體制外的層次就更是不屑一顧了。中央領導人得不到基層的真實情報和信息建議的原因只有一個,就是中央辦公廳國務院辦公廳和秘書們對於他們的封鎖。他們得到的地方的情報建議信息都是他們愛聽的高興的正面的,他們不高興的負面的東西下面基本不報或者是不敢報。中央領導即使是聽取專家智囊團的建議也是被辦公廳和及下一級的部門推薦的御用知識精英如胡鞍鋼金燦榮戴旭等等。(這些無恥專家或者是良心壞了或者是腦子殘了)所以,表面上看中央領導習近平李克強等人雄心勃勃躊躇滿志並大搞鐵腕統治,其實基本是被下面的膽小怕事鼠目寸光唯唯諾諾的各種小人物牽著鼻子走並渾然不知呢。習近平李克強這樣的大英雄只是他們手下微不足道的小人物手中的政治玩偶而已。正所謂英雄氣短小人奸長也。

國家信訪局的回複信息(圖片由《習近平權術史》作者孫大駱提供)

其實,習近平李克強要想改變這種被封鎖的情況非常容易,就是模仿中央警衛團的體制就可以。中央警衛團的戰士儘管擔任警衛中央領導人的工作可是卻受中央警衛團和習近平的直接領導,即負責中央領導人的安全又負責監視他們,必要的時候可以直接滅了他們。就是說,中央習近平可以建立一個直接對他負責的內部特情隊伍,派到各個省部級和地市級中樞機構專門負責收集掌握真實的數據和領導幹部的負面言行,(表面仍然是普通的辦公室幹部,他們的組織關係不受當地的領導)這樣就會威懾各級領導人不敢對上面說假話,說假話也會露麻腳。另外也可以建立一個體制外的私人的調查諮詢公司分散各地專門收集地方政府的真實數據和民情民意,這個公司直接對習近平負責中間不經過任何人,中央以收買信息的形式來維持這個公司運作。

中共總是宣傳社會主義能集中力量辦大事,為什麼這樣的小事卻是纏繞幾代領導人的噩夢呢?

責任編輯: 寧成月   來源:《習近平權術史》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官場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