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國際新聞 > 正文

默克爾親赴武漢剪綵的工廠 竟是德國疫情源頭

3月22日德國總理默克爾承認她已開始自我隔離,為她注射疫苗的醫生被檢查出感染新冠病毒。從2006年上任到2021年將卸任,她是德國史上在位最長總理。她過去14年,頻繁訪華,被中共媒體譽為「足跡遍中國」。

2019年9月默克爾武漢之行,把默克爾命運乃至整個德國命運與武漢聯繫起來。默克爾親自剪綵的德國企業把新冠病毒帶回德國,病毒不但威脅著德國人生命,也衝擊著德國的經濟。

德國總理默克爾常常被中共媒體親切地稱為中國的常客。她從2006年擔任總理至今14餘年,共訪華12次,訪問次數和頻率在全球各國的元首中,僅次於俄羅斯的普京。當默克爾在2019年9月初第12次訪問中國時,選擇的壓軸站就是當今已造成全球近40萬人感染的新冠病毒的起源地——武漢。

默克爾在武漢短短一天的時間裡,除了參加了德國汽車配件公司Webasto(韋巴斯托)新工廠的啟動儀式外,還到華中科技大學演講,並參觀了與德國多間大學有合作關係的同濟醫院。

在默克爾離開武漢不到3個月,這個她特意為2019年訪華選擇的城市成為世界焦點。她不曾想到,當時她親自剪綵的德國企業把新冠病毒帶回德國,該公司還被指進而引發了義大利目前更嚴重的疫情。

3月18日,默克爾罕見地對全德觀眾發表了電視講話。在講話中,她表情嚴肅地表示「德國正面臨二次大戰結束以來最大挑戰」。美國John Hopkins大學公布的當天德國感染新冠病毒的人數是12,237人,5天後這個數字跳翻到29,056人,123人死亡,德國成為歐洲繼義大利和西班牙之後,感染最嚴重的國家之一。

韋巴斯托中國僱員帶病毒入德國

德國巴伐利亞州衛生部1月28日舉行新聞發布會,宣布該州發現第一個中共病毒感染個案,是德國的首宗。確診者是慕尼黑地區汽車配件公司Webasto的一位33歲的男性德國僱員,將新冠病毒傳染給他的是該公司來自中國的一名華裔僱員。

Webasto是德國一間具有超過100多年歷史的汽車配件生產企業,總部位於巴伐利亞州慕尼黑地區,是世界上最大的汽車天窗生產商。除此之外,還生產電動汽車電池和充電器。Webasto自2001年開始在中國大陸投資建廠,陸續在廣州、重慶、天津、瀋陽、武漢、嘉興等城市建立了共11間工廠。

公司為德國三大汽車公司、美國通用等在華合資企業生產的汽車,和諸多國產車供貨。2018年Webasto的287億港幣(37億美元)的產值中,30%來自中國市場,在中國的僱員達3,500人,佔Webasto全球13,000僱員的三分之一。

彭博社2月12日文章指,Webasto一位到德國總部參加會議的中國僱員,在1月20日到達德國後,有輕微感冒癥狀,該僱員以為是飛行時差導致。可她在1月23日返回中國後又開始發燒,檢測後呈新冠病毒陽性反應。

在中國設有製造中心的德國汽車零件供應商Webasto,總部座落於德國南部的巴伐利亞(Barvaria)州。德國首名感染新冠病毒的是Webasto公司的一名德國員工。巴伐利亞州衛生部長在德國第一名新冠病毒感染者被確診後表示,Webasto有40名員工與第一病例屬緊密接觸者,將接受檢測。(CHRIST OF STACHE/AFP via Getty Images)

與這位中國員工同時參加會議的一位德國僱員,於1月27日出現感冒癥狀,繼而被確認感染了新冠病毒。接下來韋巴斯托在慕尼黑,和另外兩個德國城市分公司的多名員工,相繼出現病毒感染癥狀,其中兩人把病毒傳給了他們的子女和妻子。

截止2月11日,韋巴斯托公司僱員和家人感染新冠病毒的人數達到16人,這是當時新冠病毒在中國大陸以外最大的一個人傳人群組。

Webasto公司所在的巴伐利亞州(Barvaria)是德國感染新冠病毒和死亡人數最多的州,截止3月23日,全州感染人數達到4,892,26人死亡。

專家:義大利疫情由中國經德國引起

儘管Webasto及時採取隔離員工,和關閉工作場所等措施,但這並不能阻止新冠病毒在慕尼黑和整個巴伐利亞州的迅速傳播。

從2月24日開始,新冠病毒在巴伐利亞開始肆虐,至3月23日已造成該州的感染和死亡人數,分別佔全國相應比例的20%和30%,並成為德國疫情重災區

新冠病毒還穿越國界傳到了義大利。義大利的一位病毒學專家認為,新冠病毒在1月24日至26日被從德國帶進義大利,造成義大利北部倫巴第地區(Lombardy)疫情大爆發。

圖為義大利一位十幾歲的女孩目送染上新冠病毒死去的親人。(Photo by PIERO CRUCIATTI/AFP via Getty Images)

持這個觀點的是義大利米蘭Sacco醫院傳染病科主任加利教授(Massimo Galli)。他在3月16日接受義大利電台Rai Radio1的節目Centocittà採訪時表示,即使義大利在1月31日第一時間中斷了來往中國的航班,但病毒還是通過一個被感染了的德國人帶進義大利,並引發疫情在義大利的爆發。

John Hopkins大學最新的數據統計顯示,截止3月23日,整個義大利感染人數是63,927,6,077人死亡,死亡率已接近10%。北部倫巴第區這兩項數字都遙遙超過其它地區,分別是4,892人和26人。

義大利媒體Primato Nationale3月11日的一篇報導說,加利教授的團隊對義大利病毒的基因序列的查找,最後引向德國巴伐利亞地區。

加利教授發現義大利爆發的病毒,與德國發現的病毒基因序列匹配。( MIGUEL MEDINA/AFP/Getty Images)

那裡疫情的爆發起源於Webasto,一位來自中國的女員工,參加了在摩納哥舉行的會議之後。這位中國員工在回中國後才出現癥狀,但不幸的是她已經傳染了她的德國同事。加利教授進一步解釋,Webasto這位上海公司中國女僱員,是被她在武漢的父母傳染的。

路透社3月12日從羅馬發出的報導稱,自從2月21日在富裕的倫巴第北部地區首次發現感染以來,科學家一直在尋找所謂的「零號病人」。加利教授和他的團隊進行了廣泛的分析。儘管他們還不能斷定造成歐洲疫情大爆發的根源在哪裡,但他們發現義大利倫巴第地區出現的病毒,和德國巴伐利亞的病毒的基因序列相匹配。

加利教授對上述義大利媒體表示,他的研究報告收集了所有的數據並將在近期發表。

默克爾因新冠病毒被居家隔離

中國大陸媒體的另外一篇題為「默克爾就任以來第12次訪華,這次為何而來?」的文章,卻道出了默克爾選擇武漢的真實原因。該文章一開始就提到經貿是默克爾訪華的主要議題,默克爾的行程包括參觀兩家德國在華的汽車配件生產企業,其中一間Webasto新建成的工廠就在武漢,並且武漢集聚德國西門子,以及諸多中小投資企業。

Webasto在中國的發展也像默克爾的訪華頻率一樣逐年增長,從1996年首次開展對華業務以來,到2020年1月份,Webasto相繼在中國建設了共11間工廠和研發中心,中國是Webasto最大的單一市場,2018年銷售收入超過100億萬港幣(12億歐元)。

默克爾2019年9月為Webasto(Holger Engelmann)武漢新工廠剪綵(Webasto網站)

9月7日,默克爾和武漢市長周先旺為Webasto在武漢的新工廠啟動剪綵,參加儀式的還有Webasto的董事長Holger Engelmann,以及在華管理高層。投資5,500萬歐元建成的武漢工廠,是Webasto全球最大的生產基地,面積4.1萬平方米,具備年產200萬套汽車天窗、120萬套電動車電池和60萬套充電設備的能力。

上述那篇「默克爾就任以來第12次訪華,這次為何而來?」文章,還提到了2019年德國正處於受到美國加征懲罰性關稅的壓力之際,汽車業作為德國的支柱產業,默克爾選擇到武漢給德國汽車企業撐台釋放出一個信號:中國市場備受德方讚賞和期待。

繞開人權重貿易

默克爾的這次訪華受到全世界媒體關注,因當時香港反送中運動的抗議活動已經持續了3個月,默克爾作為西方和歐盟重要的一個國家領導人,是否或者如何表達中共在香港破壞人權和一國兩制的行為,是默克爾面臨的另外一個挑戰。

像以往的訪問一樣,默克爾帶領了一個龐大的商貿代表團,成員中的CEO或者董事長包括德國最大的化工企業巴斯夫(BASF)、寶馬、德意志銀行和西門子等公司。默克爾和中共總理李克強共簽訂了11項在航空、金融、汽車和能源方面的擴大合作協議。

德國之聲北京政治新聞主編Michela Kufner在報導默克爾訪問活動的節目中表示,默克爾在見面後的媒體會上表示,她向李克強提出了香港問題,但「任何期待默克爾能向中方發出原則性聲明,以及明確表達支持香港民主運動的人都會失望的」。

媒體報導,默克爾在這場訪華迎賓儀式上大多數時間都坐在椅子上,即使在演奏德國國歌時。現年65歲的默克爾近來頻頻在公共場合身體發抖,身體狀況引人擔憂。

2019年9月默克爾的武漢之行顯然是一次不尋常旅行,它把默克爾自己命運,乃至整個德國的命運與武漢聯繫起來。無論是因為仰慕長江而來,還是為了德國經濟利益。默克爾親自剪綵的德國企業把新冠病毒帶回德國,病毒不但威脅著德國人的生命,也衝擊著德國的經濟。

德國命脈汽車集團——德國大眾已宣布暫停在歐洲所有生產線生產。大眾在80年代和八九六四之後憑藉跟江澤民的關係網,在上海和長春建立了上海大眾和一汽大眾,奠定大眾在中國壟斷地位。為了大眾汽車在中國國產化,大眾把上百家德國汽車配件企業也帶進中國,默克爾訪問的武漢Webasto就是其中的一家。

責任編輯: zhongkang   來源:大紀元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國際新聞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