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對比 > 正文

【名家專欄】為何這場疫情來自「中共病毒」 關鍵性事實

作者:
正如最近的一份報告所指出的,如果中共能夠提早三個星期採取行動,95%的疾病傳播就可能已經得到了控制。但事實的發展並非如此,不是嗎?今天的世界正因為中國共產黨而變得更糟,而且還將因此繼續惡化。實際上,共產黨已經為成千上萬的人簽署了死亡令。而且,這個場景令人感到很熟悉,不是嗎?

圖為2020年2月19日,在蘇格蘭格拉斯哥,格拉斯哥王室醫院冠狀病毒檢測實驗室的臨床支持技師道格拉斯·康迪(Douglas Condie)從棉簽樣本中提取病毒,以便分析和鑒定病毒的基因結構

隨著這種傳染病繼續在全球蔓延,一些關鍵性疫情事實正在被那些希望與中共保持親密關係的媒體和國際組織推到一邊。

因此,在中共政權的指導下,針對這場全球災難的敘述發生了戲劇性變化。

我們有必要來重新關注一些關鍵性的事實。

疫情的大流行始於中國湖北省省會武漢。此外,該病毒並非來自武漢的野生動物市場。

相反,我們更應該稱之為「中共病毒」的疫情可能來自於中共唯一的一個國家級生物安全實驗室——中國境內唯一一個可以處理冠狀病毒的4級設施。那麼,那個實驗室在哪裡呢?

在武漢!

我們怎麼知道這次疫情的爆發源頭是來自於中共的生物實驗室的呢?是中共領導人習近平親口說的。

中國問題專家史蒂文·莫舍(Steven w. Mosher)在《紐約郵報》(New York Post)上對此透露說:今年2月在北京的一次會議上,習近平談到有必要建立一個國家系統來控制冠狀病毒,並預防未來的傳染病,限制生物安全風險,「保護人民的健康」,因為實驗室安全是一個「國家安全問題」。

如果疫情只是來自於野生動物市場,為什麼習近平會提到實驗室安全?唯一的原因可能就是武漢的病毒實驗室正是疫情爆發的源頭。

此外,中共解放軍首席生物戰專家陳薇少將於今年1月被派往武漢。據莫舍說,陳薇的工作就是控制疫情的爆發。

現在全世界都知道,顯然她失敗了。

致命「中共病毒」的泄露

而且,「中共病毒」(武漢肺炎)在中國的爆發並不是什麼新鮮事。自2003年以來,至少曾有兩起冠狀病毒泄露事件,都來自北京的一個實驗室。

然而,我們知道,中共此次的傳染性病原體是一種新型的冠狀病毒,這就是為什麼有些人在此次疫情爆發的最初幾周用「新型冠狀病毒」標籤來稱呼它。

但是其他人,包括幾乎所有美國主要新聞機構,都把這種病毒稱為「武漢病毒」,因為它就是來自於武漢。

黨的罪責

現在我們來談談中國共產黨的罪責。

中國共產黨控制著中國的軍事力量。所有生物(細菌)武器的研究和生產均由中共授權。因此,共產黨對這種新型冠狀病毒負有全部責任。顯然這種病毒以某種方式逃脫了在上面所提到的、習近平所說的實驗室管理制度。

中國共產黨還將決定整個國家對疫情作出反應或不作出反應。所有相關的謊言、欺騙、否認、允許感染者旅行流動等決定,都是黨的責任。

黨的責任到底有多大?

做出決策的官員階層鏈是很容易被遵循的。黨的領導層控制著中共,終身主席習近平控制著黨的領導層。事實上,幾乎所有的關鍵問題都是由習來做最後的決定。

中共是這次全球傳染病疫情的直接責任者,沒有其他人。

疫情時間線展示了責任在誰

根據資料來源,首批傳染案例發生於2019年10月、11月或12月。《南華早報》的消息來源是一份中共政府的報告,該報告稱第一起病例發生在2019年11月17日。

截至12月15日,已有27例確診病例。截至12月20日,已有60例。12月27日,武漢衛生當局接到醫生通知,稱一種新病毒正在迅速蔓延。

武漢——這個有1100萬人口的城市感染了傳染病,疫情迅速蔓延。到2020年1月1日,已有381例確診病例。但是中共政府和武漢地方當局仍然堅持認為這種疾病並沒有在人與人之間傳播,儘管病例數量在兩天內翻了一番。

1月25日,中共當局允許數百萬人離開武漢參加為期40天的中國新年慶祝活動——這是地球上規模最大的民眾旅行流動。這可能導致了還有數億人可能會攜帶一種致命的病毒在全國各地旅行,其中一些人還將前往世界其它地方,無論他們走到哪裡,都會把病毒傳染給那裡的民眾、城市和國家。

中共政權事先已經明確地知道了這一點,但沒有採取任何措施阻止,也沒有警告任何人。

在整個1月和2月,出現了更多的病例、更多的死亡,但都被當局掩蓋。當有醫生和醫務人員試圖向民眾敲響警鐘,告訴人們有病人因一種新型病毒或新型冠狀病毒(中共病毒)而感染生病或瀕臨死亡時,他們被中共逮捕,並被迫簽署供詞,承認自己是在撒謊。

最終,這個消息傳遍了全世界。在一個多月的時間裡,美國和世界衛生組織提出可以在24小時內派遣專家到達那裡。美國疾病控制和預防中心(CDC)希望派專家前往中國,但中共拒絕了。

為什麼?

原因只有一個:一旦疾病控制中心的專家們看到細菌,他們就會知道,這是一種生物戰(細菌戰)病毒。

推卸責任

相反,中共邀請了嚴重政治化的世界衛生組織(WHO)前往中國。該組織的主要貢獻就是讚揚中共的領導,並將這種疾病的名稱改為 COVID-19,以免共產黨的領導人受到指責。

在當時,這是一個疏忽和共謀的謊言,現在仍然如此。

該機構的理由是,這個病毒沒有種族、信仰或國籍歧視,因此,將之稱為「武漢病毒」、「中國病毒」(川普總統稱之為中國病毒),或者「中共病毒」都是不準確的,甚至是種族主義的。

僅僅因為川普總統堅持認為傳染病疫情的責任在於中共,更確切地說,應歸咎於中共領導層,就可以把總統看作是一位種族主義者嗎?那麼數以百萬計的也持相同看法的中國民眾呢?包括《大紀元時報》的多位創始人在內,據我所知,他們都仍然是中國人。

把將給整個世界帶來痛苦、死亡和經濟崩潰的傳染病流行的責任歸咎於中共,這種說法準確嗎?

正如最近的一份報告所指出的,如果中共能夠提早三個星期採取行動,95%的疾病傳播就可能已經得到了控制。但事實的發展並非如此,不是嗎?

今天的世界正因為中國共產黨而變得更糟,而且還將因此繼續惡化。實際上,共產黨已經為成千上萬的人簽署了死亡令。而且,這個場景令人感到很熟悉,不是嗎?

大紀元時報》將這個COVID-19新型冠狀病毒稱為「中共病毒」,因為它是因為中國共產黨的掩蓋和管理不善才得以在中國各地傳播的,並造成全球性大流行。

作者簡介:

本文作者詹姆斯·戈里(James Gorrie)是美國南加州的一名作家和演說家,他也是《中國(中共)危機》(The China Crisis)一書的作者。

原文Here』s Why the CCP Owns This Pandemic刊登於英文《大紀元時報》。

本文所表達的是作者的觀點,並不一定反映《大紀元時報》的觀點。

責任編輯: 江一   來源:DJY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對比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