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短評 > 正文

陶傑:剖析左膠病毒心理 雙重標準種族主義

作者:
為何西方左膠雙重標準?很簡單:因為白左本身也是種族主義者。白左喜歡公開標榜對阿拉伯文化的袒護,在大學校園,他們喜歡在以巴衝突的辯論中,偏袒巴勒斯坦,鞭撻以色列,一口咬定巴勒斯坦是弱者。

武肺全球大爆發,引起層層外交和種裔文化的罵戰。其中,中國有一說法,倒是十分正確。中國嘲笑並指控西方:病毒在中國首先蔓延,無論中國用什麼手段來處理,但是你西方浪費了中國給你的兩個月時間。

確實,當中國人和香港人用他們自己的方式抗疫之際,西方的白左傳媒和西方民間,不但隔岸觀火,而且將香港人或中國人戴口罩的防疫行為,盡情嘲笑。西方民間認為,華人戴口罩,是一種軟弱,而不是謹慎。

左翼本可制衡過度的保守主義,變左膠即成災難。左膠一直為阿拉伯婦女的面紗和罩袍辯護,認為應該文化包容。那麼請問:為何華人(這裡包括中國大陸:香港、新加坡、台灣)那麼多留學生,在英美的大學校園戴口罩,聲稱會遭到同學的異樣眼光?

這些左翼大愛師生敢不敢對阿拉伯婦女的蒙面裝束表示半點鄙夷?若華裔學生說:伊斯蘭文化中的蒙面裝束,只適合沙漠氣候,來到澳洲和寒冷的西方,根本不合地理環境,而且西方人因為看見阿拉伯婦女露出面孔、會產生淫念的機會,比阿拉伯男人低許多。若一名華人這樣說,即標籤為所謂的種族主義者。

為何西方左膠雙重標準?很簡單:因為白左本身也是種族主義者。白左喜歡公開標榜對阿拉伯文化的袒護,在大學校園,他們喜歡在以巴衝突的辯論中,偏袒巴勒斯坦,鞭撻以色列,一口咬定巴勒斯坦是弱者。正如他們一度非常支持昂山素姬。這種政治立場,是一種學術精英的時尚(vogue),以示柯林頓和奧巴馬,才是他們的總統;而列根和川普不是。

在白左的性別文化(Gender and Culture)之偏見光譜中:他們喜歡被看見(They like to be seen):A.對黑人女性同情;B.對伊斯蘭女性友善、C.對亞洲婦女(尤其是有一張漂亮臉孔英語流利的)親近熱愛(這一點,中共近年懂得入位)。因為在白左學者之中,有女同志的一支勢力,孫隆基教授曾論證。她們(或他們)在潛意識中,對雄性性徵與其他種族男性相比(拉丁、黑人、白人男性)不太明顯、甚至一到中年就有幾分太監相的亞洲男性,最看不上眼。因此白左相對對亞洲男性最為鄙視。

而在瘟疫之中,戴口罩的最多是亞洲男性。

白左影響的西方,兩個月來以為白人黑人於這種亞洲病毒天生抗疫,戴口罩的是弱者,結果徹底翻船。

這個世界,到底是壞人(中共)可惡,還是蠢人(左膠)可惡?我堅持:蠢人比壞人更可惡。

責任編輯: 趙亮軒   來源:蘋果日報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短評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