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大陸 > 正文

都勻監獄陰毒招: 飯菜中 放入細菌病毒

—貴州插播真相 法輪功學員慘遭中共迫害(下)

在都勻監獄有一整套逼迫法輪功學員放棄修煉的酷刑:「死人床」、關禁閉、坐獨凳、毒打、罰跪、電擊、開水燙、煙頭燒、用強燈照烤雙眼、強行灌食、非法加期、24小時監控、超負荷奴役勞動、長達幾十天不讓睡覺、不許大小便、強逼看、聽誹謗法輪功的錄音和錄像、使用車輪戰術、給食物中摻入毒藥、冷凍、極度低下的人身侮辱等等。中共不法人員對法輪功學員還有一種叫「細菌療法」的迫害方式,就是在給他們的飯菜中,放入細菌病毒,這是從直接投放病毒的犯人嘴裡說出來的。

2002年10月19日,貴陽電視插播法輪功真相的勇士們播放了揭穿由中共一手導演的「天安門自焚案」的真相影片。(明慧網)

2002年7月9日、10月19日,在貴州省貴陽市,法輪功學員兩次成功地在電視頻道中插播法輪功真相節目,近十萬民眾觀看到了該節目。之後二十餘名參與插播者慘遭中共迫害,多人被致死致殘。

2002年10月19日晚8點左右,法輪功學員在貴陽市有線電視插播了法輪功真相節目《見證》、《自焚真相》、《36名西人學員北京和平請願》和《法輪大法洪傳世界》,成功播放了兩個小時左右。

隨後中共當局抓捕了二十多位被認為參與了電視插播的法輪功學員,對他們實施慘烈迫害,甚至使用「細菌療法」致人死亡。

接上文:貴州插播真相法輪功學員慘遭中共迫害(上)

被非法判刑

2003年5月(8日或16日),南明區法院對馬天軍非法判刑11年、他的妻子李毅11年、李銀銳10年;之後馬天軍被送往貴州省都勻監獄,李毅和李銀銳被送往羊艾監獄。

2003年8月22日上午,貴陽市烏當區法院對12位法輪功學員進行秘密庭審。法庭內外到處是便衣警察,個個神情緊張。庭審現場沒有辯護律師,沒有被告者的家屬。

在烏當區檢察院公訴人的「狀子」里,出示的全部「定罪證據」是一張「公安機關扣押的物品清單」。

庭審中,法輪功學員說:「公訴人強加的『定罪證據』,你說哪家沒有?荒唐可笑!」法輪功學員堅決抵制非法庭審強加的「證據」,主審法官敲桌子,說不準插言,直到結束庭審,也沒給被告席上的任何一個法輪功學員「申訴」的機會。

最後,審判長許勝英迫不及待地宣布:12位被告觸犯《刑法》「破壞法律實施、破壞廣播電視設施」罪刑,法庭將擇日宣布判刑結果,隨後在驚慌中草草收場。

在法輪功學員被送回看守所的第二天,法院就以「破壞廣播電視設施罪」宣布判決結果:莫代瓊16年、王尚春14年、吳學蘭14年、余鴻兵13年、王國鈺12年、潘啟華10年、胡大禮10年、溫榮華10年、杜貴寧8年、曹軍8年、鄭剛8年、袁興奎3年(緩刑3年)。

12位法輪功學員對一審判決不服,上訴到貴陽市中級法院。2003年11月25日前後,二審開庭,結果不了了之。

2002年12月初,5名女法輪功學員被非法關入貴州省羊艾監獄,10名男法輪功學員被非法關入貴州省都勻監獄。

2003年3月,黃磊在全國通緝中被抓捕;2003年10月,被南明區法院非法判刑5年;12月初,被送進貴州省都勻監獄。

2012年3月12日報導:申愛強被判刑15年,在都勻監獄被非法服刑。

在都勻監獄慘遭迫害的男法輪功學員

胡大禮

法輪功學員胡大禮,男,時年37歲,於2011年1月19日在都勻監獄被迫害致死。在他死亡後,監獄強行迅速火化其遺體,毀屍滅跡。胡大禮的三個弟妹含著悲痛和無奈的淚水取回了哥哥的骨灰盒。

送都勻監獄前,在刑偵大樓和看守所期間,胡大禮的雙腿就已經被迫害致殘。他根本不能站立,更不能行走,按理是符合「保外就醫」的條件。

他住在貴州山區老實、善良又極度貧困的父母想去看守所看一眼兒子,想給兒子做「保外就醫」,四處打聽,到一個個部門,一趟趟地往返城鄉,這一切讓他們難以承受。最終沒有人幫他們辦手續,都推脫說「胡大禮不寫『三書』(放棄修煉的所謂「認罪書」、「悔過書」、「保證書」),不放棄修煉,不行!」

為此,父親捶胸頓足,母親悲苦而死,離別時,也沒見到兒子一面。大學剛畢業的妹妹受哥哥的牽連,失去了工作。

在都勻監獄有一整套逼迫法輪功學員放棄修煉的酷刑:「死人床」、關禁閉、坐獨凳、毒打、罰跪、電擊、開水燙、煙頭燒、用強燈照烤雙眼、強行灌食、非法加期、24小時監控、超負荷奴役勞動、長達幾十天不讓睡覺、不許大小便、強逼看、聽誹謗法輪功的錄音和錄像、使用車輪戰術、給食物中摻入毒藥、冷凍、極度低下的人身侮辱等等。

在長達8年的監獄生涯中,以上的許多酷刑都被在胡大禮身上實施過,但都沒能動搖他修煉法輪功的決心。最後,都勻監獄對他又採用了最陰毒的一招。

胡大禮沒有結核病史,但最後按獄醫的說法,他是被「結核病」奪走生命的。事實上,中共不法人員對法輪功學員還有一種叫「細菌療法」的迫害方式,就是在給他們的飯菜中,放入細菌病毒,這是從直接投放病毒的犯人嘴裡說出來的。

在監獄裡,法輪功學員被關禁閉時,都是由專管的犯人給他們打飯,犯人都受獄警的指揮。有一段時期,在法輪功學員被關禁閉後,不久就傳出有六人都患上了「結核病」,其中就有胡大禮。

這些犯人把患有結核病犯人口中的痰拌在法輪功學員的飯菜里,來加害他們。

胡大禮被獄醫宣布患結核病後,曾目睹胡大禮被迫害的法輪功學員後來在一文中寫道:「被關押在由澡堂改成的嚴管隊里,沒有窗戶,沒有通風裝置,平時門都不準打開,空氣濕度極大。一月中旬,外面下雪、結冰,地下室內更是陰冷達到了極點,再加上惡犯楊貴榮、楊光喜控制熱水、開水的使用,他(胡大禮)基本上用不上熱水。按照醫學常識,患肺結核的不能受冷,否則生命不保。善良的胡大禮就這樣被都勻監獄迫害致死。」

胡大禮在都勻監獄被迫害致死的原因,包括他所謂的「得結核」到「離世」都是個謎,特別是監獄對其遺體的「毀屍滅跡,強行火化」,說明監獄在掩蓋真情。

馬天軍

法輪功學員馬天軍,男,時年48歲,2010年底,在其生命垂危時,被「保外就醫」。一年多後,於2013年7月3日含冤離世。

送「都勻監獄」之前,馬天軍就飽受了興關路派出所、刑偵大隊警察對他的酷刑迫害。因為貴州當局認為他是「插播」參與者中的第一人,是首要的突破口,所以對馬天軍的酷刑拷問更為殘忍。在被送往監獄前,馬天軍已經四肢行動不便,身體非常虛弱。其妻李毅也同時被關押在看守所被迫害。

在都勻監獄裡,馬天軍被獄警羅顯關進死角的「禁閉室」,雙手被反銬在窗子上整整25天。在寒冬的季節里,獄警羅顯還指使監室犯人不給他被子蓋。

2004年4月的一天,因為馬天軍不能容忍監獄誹謗法輪功,撕毀了誹謗法輪功的漫畫,副監區長鐘山用電棍電擊他的臉和脖子;接著,他被銬在床上呈「十字形」,再被關進禁閉室,被逼看誹謗法輪功的造假宣傳錄像近40天。

2005年6月,獄警逼迫馬天軍「轉化」(放棄修煉),給他灌辣椒水,用電棍打、皮帶抽等;

從2003年12月到2010年底的整整7個年頭裡,馬天軍在都勻監獄遭受了慘烈的迫害,導致其嚴重癱瘓。在他不能動、不能說話,奄奄一息時,監獄怕承擔其死亡的責任,允許他「保外就醫」。他在家的一年多里,獄警、地方派出所還不時上門來干擾他。

黃磊

在都勻監獄裡,監區長鐘山下令黃磊坐小板凳。遭拒後,鐘山就不讓黃磊睡覺,一天只讓其睡2小時,這樣的日子長達20天。

之後黃磊開始絕食絕水反抗。在第3天,鐘山對他說:「我們有一整套的流水線,我們根本不怕你絕食。你要絕食,我們就要灌食。灌食的費用監獄不會出一分錢,全由你家裡負擔。灌食的管子從鼻孔往裡插到胃裡,再拔出來,多搞幾次,讓你嘗嘗灌食的滋味。」說完,五六個犯人就把黃磊按在床上強行灌食。

一獄警經常半夜找黃磊談話說:「反正我是睡好覺才來找你談話的,而你沒睡,我無所謂,我們慢慢談。」黃磊多次昏倒。他在基建監區被強制超時勞動,每天十多個小時,甚至高達18小時。

法輪功學員王國鈺、曹軍、余鴻兵、杜貴寧、鄭剛在都勻監獄都遭到慘無人道的迫害。

在羊艾監獄慘遭迫害的女法輪功學員

莫代瓊、溫榮華、潘起華、吳學蘭、王尚春、李毅、李銀銳7名女法輪功學員被關押在羊艾監獄遭受迫害。

李毅:剛從看守所被送到監獄的「七大隊」時,獄警就指使犯人把屎尿從她頭頂上潑下來,濕透全身。她的眼睛已經被迫害得看不見了。

李毅和馬天軍是夫婦,馬天軍是六盤水市水鋼觀礦學校教師,於2003年5月和妻子李毅一起,均被貴陽市南明區法院非法判刑11年。馬天軍被非法關押在都勻監獄,被迫害致癱瘓,最後離世。

王尚春:一進羊艾監獄就被脫光衣服,強迫蒐身;曾被銬在刑床上33天,後背被打傷,腐爛後生出蛆蟲;被銬上手銬腳鐐,躺在刑床上被強行灌食,大小便全拉在身上。

李銀銳:被綁架到南明看守所後,在非法提審的那些日子裡遭受酷刑折磨,致使她的雙手和雙腳在一個多月後都沒有知覺。在羊艾監獄裡,她再遭受6年封閉式的迫害。在經歷了七年多的摧殘後,才得以回家;回到家後,仍遭監控,不能自由生活、工作,身上還留下了後遺症。

吳學蘭:在進羊艾監獄的八監區三中隊的第一天,獄警白菊等指揮犯人把她拖到田裡按在泥里,強迫其勞動。在五中隊里,曾被獄警甘明慧、周孔仙、吳祥芬及其他犯人用電棍打,並且被禁止購買生活用品;被禁止下樓,後走路都很吃力。

莫代瓊:剛一進監獄,就被女獄警逼著脫光衣服「搜身」,遭受人格侮辱。莫代瓊不從,往牆上撞頭。她被拽回來後,硬被拽下衣褲蒐身。在十幾年監獄裡,獄警們不斷變換花樣對她進行身體和精神上的折磨,包括強制勞動,一天要幹活十五六個小時。她被折磨到虛弱至極,到出監獄時,心、肝、肺、腎、胃、腸、沒一個器官是健康的。

潘起華、溫榮華:在羊艾監獄,她們如同每位法輪功學員都由六至十個犯人「包夾」(嚴管法輪功學員),整日24小時看管。

在五監區,溫榮華、潘起華兩人因分別給人講「法輪大法好」及與別人打了一聲招呼,當場就被蒙嘴巴、勒脖頸、拳打腳踢。潘起華還被惡人用紗帶捆吊,腳手都被吊腫。

服刑犯人陳世梅,為爭取減刑,積极參与迫害,把潘啟華打得傷痕纍纍。2007年10月,陳世梅遭厄運,患子宮癌死亡。

邪惡的「轉化」迫害

因插播真相而被非法送進監獄的法輪功學員,不管在都勻監獄還是羊艾監獄,都被逼迫看所謂「宗教」的書。

黃磊在都勻監獄被銬在「死人床」上,同時被逼看誣陷法輪功的書、錄像,之後再被逼看所謂「宗教」的書。

獄警找被「轉化」放棄修煉法輪功了的人,從邪惡的書中列出一個個的問題,然後逼每個法輪功學員去看這些書,強迫他們回答書中的有關問題。在不知不覺中人就會被洗腦「轉化」,而受害者卻沒意識到。

在精神和肉體的雙重摺磨下,有的參與插播的法輪功學員就被迷惑上當,離開了當初給他們帶來無限美好、他們自己也覺得非常美好的法輪功。這正是中共要達到的「轉化」目的。

責任編輯: 時方   來源:大紀元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大陸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