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驚人之語 > 正文

古玉文:警惕中共後病毒時期的戰爭狂想

作者:
如果由於中共政權不穩,導致欲用戰爭方式轉移危機,發動台海挑釁或軍事攻擊,美軍可能會做出反應,釋放警告中共信號。自武漢封城以來,中共已經5次軍機擾台,並罕見趁夜擾台。而有消息稱,中共某省份在2月份開始,對18歲—45歲男性公民進行所謂國防動員潛力統計調查登記,有的還讓退伍軍人填報登記表。

《華爾街日報》3月23日發表題為《美國海軍陸戰隊計劃轉型以應對中國威脅》。從空中俯瞰美國海軍陸戰隊博物館。(圖片提供﹕美國海軍陸戰隊博物館)

3月23日,美國海軍第7艦隊在臉書發文,稱該艦隊所屬柏克級導彈驅逐艦貝瑞號(USS Barry– DDG52)在南海進行實彈射擊演習,並同步執行戰鬥資訊指揮中心的操練。

台灣民進黨籍立法委員王定宇認為,在他個人印象中,這應該是美軍首次在南海發射飛彈,在中共的大門口進行飛彈實射,是件嚴肅的事件。據此推測,中共的內部應該發生了什麼重大的事情。

世界媒體的反應

外界注意到,川普發布與習近平通過電話,間隔不到6小時,美軍第7艦隊釋放這個訊息。川普在電話中對中共遮掩武漢的疫情消息表示不滿。

法廣中文在報導這一消息時,援引了中國時報的報導,稱「美軍太平洋第7艦隊於15日出動航空母艦羅斯福號戰鬥群與兩棲攻擊艦美利堅號遠征打擊群,到南海展開遠征打擊部隊行動演練。這是中共病毒疫情在大陸肆虐並在全球擴散以來,美國第2次在太平洋地區大規模軍事演練行動。上一次的類似行動則是於2月15日進行。」

《華爾街日報》3月23日發表題為《美國海軍陸戰隊計劃轉型以應對中國威脅》稱「美國海軍陸戰隊正進行數十年來最徹底的轉型,從專註於打擊中東地區的叛亂分子,轉向發展在西太平洋越島作戰的能力,以遏制中國艦隊。」

德國之聲中文網3月25日根據《南華早報》引述北京軍事分析專家周晨鳴的說法,稱此次美海軍實彈軍演「可以被視為對解放軍的警告」。

《南華早報》還在文章中指出,「中共解放軍已開發出兩種可能對美軍構成重大威脅的導彈,包括「航母殺手」 DF-21D和反艦DF-26,其射程為4000公哩(2500英里),使得美國關島海軍基地受威脅。」「美國海軍想告訴中國,他們可以抵抗解放軍的先進導彈。」

從上述媒體的報導中,我們可以看出,中共病毒肆虐期間,中美在台海的軍事對抗似乎有所升級,而台王定宇在接受《自由亞洲》採訪時表示「這牽涉到海上發射,可以往大陸飛,具有敏感性。」「這是相當罕見的事。」

讓外界比較奇怪的是,中共外交、軍事及媒體方面對這一事件卻緘默不語。

中共有發動戰爭轉移政權危機的傳統

鬥爭往往是中共在危機中續命的一貫手法。中共歷史上有過發動戰爭轉移政權危機的傳統。

1949年中共竊得政權後,當時社會政治動蕩、經濟蕭條、百業待興,中共並不是出於民生考慮,休養生息,還政於民。而是為了鞏固新生政權,從經濟上、政治上和軍事上發動了三大運動,通過殺人立威,強化暴政,將非法政權合法化。

經濟上,中共發動所謂「耕者有其田」的土改運動,砍掉了200萬地主的腦袋,搶走了他們的資產;政治上發動鎮反運動,以城市為中心,擴散到鄉鎮,殺掉了300-500萬原國民黨官兵。

軍事上,毛澤東為納蘇聯老大哥的投名狀,主動替共產小兄弟金日成背書,在國內煽動「抗美援朝」民族主義仇恨,將年青的志願軍送到朝鮮戰場當炮灰。當時中共元老一致反對參戰,只有周恩來勉強同意,所以朝鮮戰爭被戲稱為毛和周的一個半人的戰爭。

中共在韓戰中一直掩瞞死亡數字。中共官方公開的志願軍死亡人數是18萬3000人。彭德懷戰後向全國政協報告稱志願軍死亡50多萬人。彭德懷的秘書王亞志給出的機密數字:志願軍負傷、陣亡、病故、失蹤、被俘,共為978,122人。

1954年10月,毛澤東對印度總理尼赫魯說:「原子戰爭也沒有什麼了不起,大不了死幾億人,中國有六億人口,死了三、四億還有二、三億人。世界革命成功了,死幾億人口算得了什麼。」毛澤東發動朝鮮戰爭的主要目的是為了討好斯大林,與其結成共產主義大本營,對抗美國,鞏固建立不久的中共政權,至於死了多少中國人,他是根本不在乎的。

毛利用戰爭鞏固中共政權的手法在第二代黨魁鄧小平那裡又如法炮製了一次。文革結束後,社會千瘡百孔,鄧小平第三次復出,執掌權柄還不是太穩固。鄧小平為了幫助殺人不眨眼的紅色高棉波爾布特政權決策攻打越南,徐向前、聶榮臻、葉劍英和粟裕等將帥均和中央軍委委員持反對態度,只有陳雲贊同。1979年2月12日,中央軍委下達進攻越南命令。

中越之戰,中共為了防止蘇聯援越,動用了300萬兵力布防。1979年的國防經費開支達到223億元。葉劍英、李先念在內部講話中估計中方戰爭死亡人數為4.8萬人,而且多為年輕人。

中共稱這場戰爭為保家衛國的自衛還擊戰。但事實上呢?華國鋒粉碎四人幫後,在葉劍英的支持下對鄧小平實施壓制。鄧小平發動「實踐是檢驗真理的唯一標準」討論、利用西單民主牆攻擊華國鋒「兩個凡是」,再通過發動越南戰爭奪了葉劍英的軍權。鄧小平最終取代了華國鋒,成為中共歷史上第二代黨魁。

傅高義的《鄧小平時代》一書中評價說:「這(中越戰爭)是一場鄧小平的戰爭。」

疫情下的中共政權岌岌可危

自2018年,中共歷經中美貿易戰、香港反送中事件、台灣大選直至中共病毒疫情,一路走來,其戰狼式外交,經濟下滑,對香港人的暴力鎮壓和無恥抹黑,對台灣大選的滲透與干預,以及武漢疫情中欺騙掩蓋、暴力維穩與嫁禍他人的卑劣,不僅讓國際社會看清了它的邪惡嘴臉,也引發國內民情的空前憤怒,中共政權岌岌可危。

與此同時,圍繞疫情而展開的中共內部的權斗日益激烈。

3月份,體制大陸產商共知任志強網路發文,雖未指名道姓,劍鋒卻直指現任黨魁習近平。3月22日,中共紅二代陽光衛視執掌人陳平微信轉文《建議書》,毫不掩飾的問責習近平的執政失誤,並建議召開當年政治局擴大會議予以表決。任志強與陳平均為外界認為具備王岐山陣營色彩。

此前,學者清華教授許章潤、中國新公民運動發起人許志永均代表民間向習近平發出疫情失控的問責呼聲。

從中共官場內部發出的一些訊息來看,政治局勢也是雲譎波詭。2月份,武漢市長周先旺公開甩鍋,直至目前官位穩坐。而湖北省委委書記及武漢市委書記卻被換掉。前一時期,中共外交部華春瑩在推特上為一篇反習言論點贊,至今仍安然無恙。日前,中共外交部就中國病毒甩鍋美國一事,出現駐美大使崔天凱和新任發言人趙立堅兩個甚至是針鋒相對的話本。

中共是靠其鬥爭性維持生命的一個邪惡生命體,鬥爭是體現在所有層面:群眾斗群眾、官場內鬥、宮廷權斗、民族主義仇外。其中,群眾斗群眾和民族主義仇外是顯性的,因為需要發動規模的人群才能實現。官場內鬥特被是宮廷權斗一向是黑箱操作,則是隱性的,幾乎完全是不透明的,外界難以知曉。

有文章分析,中共軍隊目前沒有任何的表態,這反證習近平軍權在握,因為只有軍權不穩或急需效忠的時候,軍隊才會現身站隊表態,以示陣營。

但習近平較毛、鄧二位中共一二代黨魁相比較,從沒有帶過兵打過仗。就中共極權的鬥爭性而言,這似乎是打造強權領袖的一個短板。中共目前內外交困,面對疫情下的民心覺醒和國際社會的斥共浪潮,中共會不會重走發動戰爭轉移政權危機、樹立領袖威權的老路呢?

警惕中共後病毒時期的戰爭狂想

台灣民進黨立委王定宇就美軍在南海發射實彈演習一事做出分析,指中共內部可能發生了大事。同時表示台灣應該持續密切觀察、注意!

一般來說,單純是中共內政不穩,不涉及對外戰爭風險,美國軍隊不會有太大的動作。比2012年王立軍闖美領館事件牽出的薄熙來政變計劃以及前後期周永康政法委第二中央的政變行動,美軍均沒有明顯動作。

但是如果由於中共政權不穩,導致欲用戰爭方式轉移危機,發動台海挑釁或軍事攻擊,美軍可能會做出反應,釋放警告中共信號。自武漢封城以來,中共已經5次軍機擾台,並罕見趁夜擾台。而有消息稱,中共某省份在2月份開始,對18歲—45歲男性公民進行所謂國防動員潛力統計調查登記,有的還讓退伍軍人填報登記表。

另據自媒體「江峰時刻」消息,發表《「中共病毒」這個名稱更準確》一文的《華盛頓郵報》專欄作家喬希-羅今此前撰寫一篇分析文章指出,中共可能會在目前國內疫情減緩、國際疫情爆發的時間差中,制定所謂「後病毒時代戰略」,利用國際資本和生產線為逃避海外疫情的心理,促成資本迴流、繼續強化中國世界工廠角色,以扭轉貿易戰以來的資本外逃、經濟下滑的危局。

羅今的這一推測頗能合理解釋為什麼中共當下一方面在國內對中共病毒患者強行清零、強制復工企業復產,另一方面就病毒來源問題瘋狂向國際甩鍋,縱然這都是中共惡黨慣性欺騙的表現,但打造有利於「後病毒時代」資本迴流的國內安全假相,也可能會成為中共近期疫情戰略的頂層設計。

強化威權政治,誘騙國際資本迴流補血經濟,台海發動軍事挑釁,三位一體,再一次用欺騙和暴力為中共惡政續命,似乎符合中共鬥爭性邏輯。

但中共的邪惡計劃還能得逞嗎?自從香港人喊出「天滅中共」的那一刻,中共就已經走向人人喊打、解體崩盤的不歸之路了。

責任編輯: 江一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驚人之語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