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大陸 > 正文

武漢醫生:這大廳裡面每天都不知道死多少個 你這個很正常...

—武漢市民:母親進ICU半小時死亡 1小時火化

尹先生第二天就去領母親的骨灰了,他看到寄存在殯儀館的大量骨灰罈,「寄存的骨灰那就數不清了,一個房間骨灰擺滿了,你說放多少,它還不是一個房間。它是一個廟堂,你說有多大,從裡面已經放到門口來了,我母親的骨灰放在門口第三四排,門口也放滿了。」

尹先生母親去世當天跑了三家醫院,才有醫院收治,立刻進ICU,半小時候死亡,一小時送殯儀館火化。(受訪者提供)

連日來,武漢的殯儀館都大排長龍,成千上萬死者家屬等到了安葬家人的時刻,但對於武漢的尹先生來說,母親去世前的悲慘離世經歷仍歷歷在目,覺得母親走得太冤。

尹先生告訴大紀元記者,他母親去世當天他輾轉十多個小時,跑了三家醫院,才有醫院收治,立刻進ICU,只有半小時候醫院通知母親死亡,並依當時規定一小時內送殯儀館火化。死亡原因註明是呼吸循環衰竭。

進ICU半小時死亡

據尹先生回憶,2月1日接到父親電話,說母親已經有三天沒吃東西了,全身無力,當時他也沒想到可能是感染了中共病毒,中午帶母親去了一家普通醫院掛了急症。

「當時來看病的人都要做肺部CT,先排除病毒,他就去做肺部CT,醫生一看肺部感染,說我這個醫院治不了,你要去定點醫院。」

於是尹先生帶著母親去了當時的定點醫院——武漢普愛醫院,但醫院說沒有床位了,拒收。當時他母親已經神智不清了,癱在輪椅上。

「醫生說他這裡真是沒辦法,這大廳裡面每天都不知道死多少個,你這個很正常,自己想辦法。」

在尹先生一再請求下,有位醫生建議他們去郊區的另一家醫院。尹先生抱著試一試的心情帶著昏迷的母親來到這家醫院。

這家醫院剛開了發熱門診,排隊的病人和家屬從醫院裡面排到外面草地。他們到那裡時已經是晚上十點。

情急之下,尹先生推著母親的輪椅直接去急救ICU。有醫生接過輪椅,叫尹先生回家去拿生活用品。還沒到家,尹先生就接到醫院電話,說母親走了,而且告訴他國家規定,一小時內要送去殯儀館,直接火化。

「我母親沒有住院,沒有搶救,進去(ICU)半個小時就打電話,醫生說我們還沒有搶救你母親就走了。」

骨灰罈擺滿了一個廟堂

母親活化的第二天,他去領了骨灰罈,但不允許下葬,當時墓地也不允許出售,只能寄存在殯儀館。

這幾天殯儀館終於下來通知他去領骨灰安葬,尹先生第二天就去領母親的骨灰了,他看到寄存在殯儀館的大量骨灰罈,「寄存的骨灰那就數不清了,一個房間骨灰擺滿了,你說放多少,它還不是一個房間。它是一個廟堂,你說有多大,從裡面已經放到門口來了,我母親的骨灰放在門口第三四排,門口也放滿了。」

現在尹先生在給母親操辦後事,他告訴記者,武漢4月5號之前根據死者死亡日期有的買墓地7折,不過具體哪段時間可以打折他不是很清楚。

但打折只限於墓地,其它費用比如刻字費,刻相片等費用沒有折扣,標價七萬多的墓地,最後全部算下來也要五萬六千多。

買墓地時排隊的人也很多,雖然尹先生選擇的千子星空陵園在武漢郊區,相對偏遠,非熱門地點,但隊伍還是排出了一兩百米。

沒有一分錢收入還要買高價菜

尹先生說自己靠開出租為生,從武漢封城至今,他沒有一分錢收入,但每個月的份子錢還要照交。物價飛漲,一個月買菜吃飯得三四千。

「公務員不上班還有最基本的工資,我們什麼都沒有」「在外國還給點補貼,沒有人說給我們什麼補貼。香港公民還能給八千人民幣,我們不說八千,給個一千兩千也好,現在是又沒有工作,還要買高價的生活用品。」

尹先生說他父親收到消息,說政府給三千塊,但是他還沒拿到,通知也沒有說什麼時候給。

一場劫難過後,尹先生深有感觸,「這次病毒擴散我們都能理解,但是心靈的創傷絕對是有的。」母親省吃儉用一生,卻落得這樣一個下場,沒有搶救,無緣無故就死了,火化了,最起碼的人權都沒有。

「也許這個事情來得太突然,造成了社會秩序一定的混亂,老百姓還是有情緒,你想想這麼大的事情,很多人都是打工的,這幾個月真的是把人都吃空了,還有的上有老,養房養車的,國家銀行不會跟你說免房貸車貸,沒有人幫你。」

責任編輯: 秦瑞   來源:大紀元記者顧曉華、黃慧採訪報道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大陸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