娛樂 > 娛樂評論 > 正文

不要試圖和她爭艷 連張曼玉都曾敗下陣來!

作者:

在如今這個審美沒什麼追求的年代,鮮肉女神是個明星都可以這麼叫。

可真正讓人過目難忘,美得貨真價實,經得起時間的考驗和挑剔眼光的美人,估計小花小草們都得敗下陣來。

把那幾位不再當紅,卻因絕代的美貌和精湛的演技,占據我們青春美好回憶的老阿姨們請出來當教科書。

美,真的是一種需要時間來證明的論據。

真正的美人不是千年不老,而是在人生每一個階段都能呈現出那個年紀該有的美。

多少人曾愛慕女明星們年輕時的容顏,那麼過了五十歲眾人還稱讚她美的女明星有幾個呢?

鍾楚紅,絕對算一個。

大年初四,紅姑現身香港海港城參加迎接財神的新年活動,著一襲碎花紅裙,手捧靚花的她,笑顏如花,不帶一絲雜質,似玫瑰盛放的一刻,明媚而又燦爛,她身上不敗的艷光,依舊襲人,奪目。

仿佛又把我們帶入到了當年《縱橫四海》裡那一張迷情探戈中,她握著哥哥張國榮的手縱情曼舞,躺在發哥的懷裡肆意玩樂。

紅姑的美第一次讓人們知道,原來艷光四射是一句高貴的讚美,而非膚淺的賣弄風情。

如同林青霞的「俊」,張曼玉的「靈」,梅艷芳的「妖」,她的「艷」同樣濃墨重彩。

她的「艷」如假包換,她的「艷」讓人感受到埃及艷后的尊貴而美麗,她的「艷」為香港電影的流金歲月描上了一抹華麗的紅,有了她,香港人就會驕傲的說,好萊塢有瑪麗蓮夢露,我們有鍾楚紅。

再發不過周潤發,再紅不過鍾楚紅,可見紅姑在香港人的心裡地位超然!

不要試圖和她爭艷,就好比五十年才出一位的青霞姐姐永遠是武俠世界裡的王者一樣,那一次,連拿獎拿到手軟,港姐亞軍的張曼玉姐姐都敗下陣來。

1988年,楊凡導演,亦舒寫就,鍾楚紅和張曼玉雙姝合演的那部《流金歲月》,兩位美人嫩得可以掐出水,雖然年輕,可那時的鐘楚紅已經將捲髮的風韻,紅唇的風騷魅惑,成熟女人的媚態彰顯到極致。

《流金歲月》

在她身邊的張曼玉縱然氣質出眾,卻也敵不過紅姑銷魂蝕骨的艷光,成了呆萌可愛的白兔等著紅姑去撩。就這樣讓一部蒼白單薄的青春電影,多了幾分迷人的趣味和女人之間最撩人的曖昧情挑!

東方女性的典雅配上歐式的洋氣和時尚,紅姑另外一個殺手鐧就是洋氣。

那部迷妹們為了哥哥和發哥的顏值舔了無數遍的《縱橫四海》是以紅姑在鬼佬面前俏皮而風情的摔跤作為開頭,把鬼佬們迷得五迷三道不說,還讓這神偷艷盜的浪漫歷險,成為一代影壇佳話。

戴上墨鏡,穿上時髦洋服,牽著小狗,一派風姿卓越,女性荷爾蒙的誘人香味,分分鐘溢出屏幕,也怪不得香港最靚的哥哥為她伴舞,了不起的發哥幫她帶孩子,如此尊寵,唯她獨有!

圖《縱橫四海》

圖《日落巴黎

在紅姑為數不多的作品裡,我最喜歡的兩部,都是她和發哥一起演的,一是溫情傷感的《秋天的童話》,另一部是帶點殘酷卻十足感人的《伴我闖天涯》。

在電影裡總有一對男女看起來很登對,比如梁朝偉和張曼玉,林青霞和秦漢,劉德華關之琳,以及周潤發和鍾楚紅。

《秋天的童話》

1987年發哥和紅姑為張婉婷導演實現了《秋天的童話》,這部表現異國他鄉萍水相逢的香港男女因善意而生愛,因愛而分離的小清新愛情電影。

發哥飾演的船頭,沒有他以往在江湖槍戰片裡威風凜凜,他只是一個跑船的,他沒有錢讀的書不多也不奢求榮華與過分的愛,只懂得傾其所有用自己的方式愛護他身邊的茶包,鍾楚紅扮演十三妹。

片中的紅姑穿一條牛仔褲,燙了一頭捲髮就拿著家裡的錢出去闖世界,她不精明但真誠,她雖然痴情卻也拿得起放得下,她看起來懵懵懂懂,但也知道自食其力。

這些屬於少女時代的青梅竹之詩。在紅姑的演繹下,別有一番動人滋味,也許她就是十三妹那樣的人吧。

不矯情,收放有度,一切好似有感而發,鍾楚紅的美,源自那點真。

一人千面,上了鏡頭就不僅僅做鍾楚紅,好的演員都知道把自己某種特質收起來。

當紅姑藏起她的艷光,我們這才感受到她的少女情懷最是引人入勝。

她在發哥身邊蹦蹦跳跳,三分任性,七分矜持,他身畔的發哥沒有半分英雄氣,只是義氣仍在,蓬頭垢面質樸到可愛。

他倆的感情,沒有一句真情告白,布滿了生活的瑣碎和異鄉漂泊的孤獨感,可那又如何呢?

默默的守護,傾情的陪伴,發乎情止乎禮,不轟烈,一切隨心點到為止的動心才是致命的溫暖。

《八星報喜》

比起現在電視劇里那些只知道邪魅狂狷的霸道總裁,發哥細緻入微,如春雨般潤物細無聲的寵愛才真正有殺傷力。

真是喜歡在鍾楚紅身邊的周潤發,在周潤發身邊的鐘楚紅,他們似船頭和十三妹那般你知我好,我懂你的心,但你是你,我是我,有緣相聚,無緣相離,重逢亦帶著笑,一點一點淺醉過一生。

在很多人印象里,一個極度漂亮的女人,絢爛的情史和排著隊的情人是標配。可在東方的瑪麗蓮夢露鍾楚紅這裡並不成立,她美這毋庸置疑,可她並不想把自己的生活過成電影裡的那樣繁花似錦。

戲外,她只想做一個普通的女人,和自己最愛的人廝守,讓柴米油鹽醬醋茶開出幸福的花。1991年她下嫁廣告界的才子朱家鼎,宣布隱退,此後的二十多年,我們再也沒看到她有新戲,只在新聞或者雜誌上先後得知她近況。

那一年,她守住重病的愛人不離不棄,又過了幾年,愛人病逝,留下她孤身一人繼續在人世間遊玩。這些痛雖然難以治癒,也已過去了二十幾年。

二十年過去了,香港的黃金時代恍如隔世,她仍舊沒有新的作品,只是按照自己想要的那樣,週遊列國,閒時玩玩攝影,賣賣大米,偶爾應圈內好友的邀請合個影,出席一些活動,她對功名浮華並不留戀。

如今年過五旬的她,身材高挑,那標誌性的小麥色肌膚透著難言的美,紅裙在她身上總是能艷麗得讓人注目,她既有一個明星該有的體面,也多了幾分中年女性的豁達姿態,讓人艷羨。

一個二十年沒有作品,名氣和財力都沒那麼顯赫的明星,大家還是那麼愛她,因為紅姑的「艷」成就了東方性感的極致,因為紅姑,我們知道了比起兼濟天下,一個人能做到獨善其身才是最難得的。

人們看到她總會想起她的老朋友們,那些真正漂亮的偶像們,比如那位曾經親切地喚她鍾記鍾記的哥哥張國榮,以及我們的香港電影擁有過的最流光溢彩的歲月。

一轉眼又一年。

林青霞華麗轉身以作家的身分現世,張曼玉專心玩音樂再不踏足螢幕,哥哥和梅姐香消玉殞多年音容猶在。

唯有她,當年霞玉芳紅裡面的紅,東方的瑪麗蓮夢露,美艷不改。如圖同紅的美麗與溫暖,耀眼如初。

相由心生,人如其名,如是而已!自古偶像如名將,不許美人見白頭。能見到心愛的美人們優雅的老去,開心的生活,已是最好的結果了。

責任編輯: 趙麗   來源:夏曉強的世界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tw.aboluowang.com/2020/0331/1430245.html

娛樂評論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