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 > 史海鉤沉 > 正文

夢中說夢 大瘟疫中一切都那麼難以置信

作者:

夢中說夢,大瘟疫中一切都那麼難以置信。(圖片來源:Adobe Stock)

我們正在經歷一場大瘟疫,在幾個月前不會有人去思考,曾經流行世界的大瘟疫到底是怎麼回事?因為上一場大瘟疫西班牙大流感發生在一百年前,那是很遙遠的過去。很多人之前可能不會相信全球性的瘟疫會再一次爆發,每個人都在編織著自己的,從總統到平民百姓,從生活在東半球的中國人,到西半球的美國人,都在一如既往的過著自己的生活。世界各地的華人都在準備過華人一年中最大的一個節日──中國新年。記得小時候,長輩們吩咐我們小孩,不要在過年時說不吉利的話,否則會給新的一年帶來不好的運氣。

就在這時,一場大災難悄悄地降臨了。在武漢的一些醫生微信圈,出現了一個傳言:類似薩斯的病毒出現了。2020年1月3號,中國政府向美國通報了這個類似薩斯的可怕的病毒。但是在之前兩天,傳播這個消息的李文亮等八名醫生,被當作造謠者找去訓誡、警告,還在媒體上對這些「造謠」、「傳謠」者進行批判。武漢人依舊在開萬家宴,湖北的「二會」照常召開。就在中國人打算要過除夕前,官方突然宣布武漢封城。一場大災難從武漢降臨,迅速地傳播到整個湖北,整個中國,中國的鄰居韓國,日本,又傳播到更遠的歐洲大陸,美國,世界都在大瘟疫到恐慌之中,這一切似乎都那麼難以置信

第一個夢

大約三周前,我做了個夢,夢中和農學院的幾個同班校友在一起。夢醒後只是很清楚的記得劉兄的面孔:他看起來四五十歲,留著長長的頭髮,從頭中間向兩邊分開,頭髮里夾雜著一些灰發。我對他說,你的打扮像藝術家。這幅打扮和他大學校長的身份實在不相稱,所以印象特別深。

我對劉兄一直心存感激,是因為母親被抓的事情。

那是十六年前,我突然得知母親在湖北家鄉被警察抓捕,四處打聽是誰負責我母親的案子。我打電話和610負責人兼任縣國保大隊隊長廖先生聯繫上,他說:「我了解法輪功,你父母都是好人,父親是受人尊重的知識份子。但現在政府不讓煉了,你母親要被判刑。」我很驚訝,我一直以為是中共執法部門不了解法輪功,而鎮壓的。我真沒有想到他會對我說這樣一番話,要對好人判刑,這到底是哪一家的王法?我心裡很焦急,父親病重躺卧在床上,平時他的吃喝拉撒都是母親照顧。從來不在人面前流淚的父親,在電話中對我哭訴說:「快把你母親救出來!」在家鄉的親人們都為母親擔心。一個快七十歲的老人,在中國的拘留所會遭受什麼,我不敢想像。

我開始八方求援,要求釋放我無罪的母親。我聯繫到加拿大北京大使館,使館官員很同情母親的遭遇,打電話到湖北省政府詢問我母親的狀況,後來又從北京打電話回復給我。我還打電話我能夠聯繫上的國內的同學朋友,請他們幫助,大家都表達了關心和同情。劉兄是我其中聯繫的一個。

在各方朋友的支持和努力下,原來要對我母親判刑的610辦公室,沒有對她判刑。但母親還是被強行送到武漢,被強制洗腦4個月,強迫她放棄修煉法輪功。

她被釋放回家後,我問她,警察為什麼要抓她。她說了她的經歷:有一天她去鄉下,在路上遇到一個好久不見的熟人,對方和她寒暄說:「李媽(母親姓李),你的身體看起來很好啊!」母親說:「幸好我煉了法輪功,才有這麼好的身體!」知道我母親的朋友都知道,母親家族的很多人有家族遺傳病,我母親的父親(我的姥爺)五十多歲病逝,母親的二個弟弟和一個妹妹都是在三十到四十多歲就病逝了。說完話母親就和熟人分手了,繼續趕路。大約沒多久,一輛警車急駛過來,不由母親分說,把我母親綁架到派出所。從警察口中,才得知是那位和我母親打招呼的人的兒媳打電話到派出所把我母親舉報了。

母親一生命運坎坷。她父親(我的姥爺)曾任民國時期的保長,是中共所劃分的階級敵人四類份子,政治運動中常遭批鬥。子女也成了黑五類,受人歧視。母親從來沒有和我提起過她家的這些經歷。有次一個同班小學同學對我說:你姥爺是壞份子。那時我還不知道這些政治迫害,印象中姥爺一個魁梧能幹,對人和氣,但很嚴肅,怎麼和電影中的壞人能聯繫到一起。儘管如此,母親聰明好學,幸運的考取了當地的師範學校。她師範學校畢業後,因家裡的成分不好,沒有安排她工作,而是回鄉務農。她的同學們都被安置當了公辦老師或行政幹部。七十年代以前的農村生活是非常艱苦的,干農活一年到頭,還掙不回口糧,餓肚子是家常便飯。我父親在城裡上班,記得我才七八歲,常常在星期天一個人步行10哩路,去父親哪裡。他單位食堂有我最愛吃的肉包子,還有父親單位的小朋友們的玩具和圖書,這些都是在貧困的鄉下罕見的。鄉下的孩子們在一個都很貧困的環境里,不太會體會到自己處境的好壞。而我是從小就目睹了這城鄉巨大的差別,中國農民不僅僅是經濟上的貧困,而且社會地位低下。儘管所謂四十年的改革開放農村的經濟有所改善,但是他們的社會地位依然沒有得到提高。

城市居民比進城的農民工地位要高一點,但和有權勢的官員比,城裡人也是二等公民。一般中國老百姓就以為有權勢的官員和富豪們生活的最好了,但是他們不知道這些人在國內也沒有安全感,稍有門路和財力雄厚的人,都會去海外申請一個居留權,一旦風吹草動,他們逃走了。其實生活在中國的人,只要有辦法,都想逃離這塊土地。這是誰造成的?

家裡最早學法輪功的是多病的父親,接著母親才開始學。母親很樸實,也不懂複雜的政治。在1999年迫害開始後,她一直堅持煉功,她的心態很平和。在武漢被囚禁的日子裡,母親告訴我,每天有四個包夾(監督她人),分幾班二十四小時監督她的一舉一動。白天強迫她觀看官方炮製的誣陷法輪功的節目,逼迫她放棄修煉。記得迫害一年後,官方看鎮壓無效,選在大年三十策划了一場震驚世界的天安門自焚案,以達到欺騙世人的目的。我打電話問母親是怎麼回事?她說這是假的,修煉人嚴禁殺生,她平時連雞都不殺,法輪功學員不會去自焚。

母親可能怕我操心,只是很簡單的說了她在洗腦班的遭遇。我很難想像母親在洗腦班經受的這種精神折磨是怎麼度過的!我只能想像這是完全可以摧毀一個人的精神的邪惡手段。

在母親被拘禁的日子裡,得到許多朋友同學,甚至公檢法朋友的同情和幫助,等時機還成熟,我再一一感謝他們的善良之舉。

第二個夢

常常在夢中和國內親朋好友見面,因為忙碌,也就沒有功夫去記錄夢中的回憶了。然而,我昨天晚上,又做了一個令我驚奇的夢,我不得不寫出來。今天早晨不到5點起來,想起了昨晚的夢境:我又見到了劉兄和幾位同學,他還是上次夢境中的那副打扮,只是頭髮稍微稀疏了一點。我很高興地對他說:前幾天在夢中見到你,本來想記錄下來這個夢,在微信群里問候你一下,沒想到又見到你了!

劉兄沒有搭我的話,卻談起他們大學的一件事,他說:有位外國留學生,某一科目因為堅持要真實的結果,只得很少的分,這一科成績不合格,但這位留學生要堅持這樣做。讓他很難辦。其它的細節就記憶不清了。

這是我第一次做這樣奇特的夢,我想再忙,我也要記錄下來。至於是什麼含義,我還要請同學們來解夢。

幾年同窗生活,相對於我自己的人生經歷,其實是比較平靜的,但是在我的記憶中竟然佔了很大的份量,這可能就是中國人所說的緣分吧!既然同船過渡,都要幾百年修,更何況同窗數載校友。

湖北和武漢解封了,大家終於可以從「囚禁中」解脫了。但常常收到朋友傳來新感染病例,而官方媒體連續說境內新增病例為零相矛盾,請大家保重。

人類面臨的劫難

這場從武漢傳播到全球的大瘟疫,人類基本上是無能為力,相信很多人都在思考這個問題。幾年前剛上微信時,我曾和一位同學聊過類似話題。我說我是個修煉之人,知道善惡有報的天理,一個政權或朝代更替都是有天意的。我不關心中國是什麼體制,誰來當政。但現在是各個正教和中西方預言中,人類所處的末法(釋加牟尼講的)、末世(基督教)時期,將會有人力無法控制的大災難降臨,淘汰不好的人。說出來也沒有人相信,我也不去說。因為今天人們對好壞的標準已經與傳統文化講得相去甚遠。人們可能都覺得自己還好,而這個社會還有一個更可怕的傾向,不以壞為恥,也不覺得壞不好。如果一個社會都是這樣一群人,這個社會是什麼樣,大家在一起還有安全感嗎。可是大家都在這個社會中隨波逐流,隨著這個社會一切向下滑,否則,就沒法在這個社會立足、生存。

這就讓人聯想到之前那個關於外國留學生的夢,有的解釋說,現在的教育追求成績,而不是學術,更不是追求真理、道德。此時追求真理就會有危險,追求真實就會沒有好成績。前面講的那八個被公安叫去訓誡的醫生,都是私下說了真實的情況,給自己帶來了麻煩。在海外這種堅持真實的人環境相對好一些。

我們上學學到的那些知識,除了自然科學那部分知識之外,我們還學的像辯證唯物主義之類的哲學,政治經濟學等政治課,這些被稱為社會科學的課,學起來與我們自己天性的認識很矛盾,這些課學起來很不好理解,甚至有時還很牴觸,在那時理解不了,我們大多是背下來的,否則就無法考試及格,很難畢業。但是這些知識對大家之後的人生觀、世界觀產生了很大影響,以至於我們用這套理論去看古人、看傳統文化時,我們就很難理解,覺得他們不正常。

可是當我們帶著這套思維走到海外,卻發現,我們的行為讓外國人理解不了。我們不禁要問,今天的中國人怎麼了,今天的中國大陸怎麼了,為什麼會變成今天這樣。追下去發現,這些改變來自於我們今天的教育。傳統文化講「和」,講中庸,做人要溫良恭儉讓,要知禮義廉恥。我們今天的教育是斗,戰天鬥地,鬥爭在階級論的鼓惑下,變成了仇恨。前幾天,瀋陽楊大媽粥店打出「熱烈慶祝美國疫情,祝小日本疫帆風順長長久久」的橫幅,但這在大陸並不是個例,在抖音和微信上都有類似的視頻。再往前追溯,2001年美國世貿大廈被恐怖份子撞毀,中國大陸也是歡聲一片。我們還不講這種心理,這些行為按照普世價值在國際上就是反人類罪。身為華人,對國人的這些表現深感可恥,臉紅。大家可能覺得這是想得太遠了。

武漢肺炎(又稱中共肺炎、新冠肺炎,COVID-19)爆發後,在大陸,除了封城、各處開始封路,對湖北人的各種歧視、排擠、打罵開始出現,甚至有的衛生間里都為湖北人規定地點,貼出「湖北籍專用」。身為湖北人看到這些歧視做法,覺得羞辱。但大家想一想,我們之前是不是這樣對待別人的。

前段時間有華文媒體還在嘲笑,說中國發生疫情,日本和韓國都使勁捐助,日本民眾更是把自己家底都捐送到中國,但很快疫情蔓延,日本、韓國爆發,別說日本、韓國,就連美國自己口罩都要斷貨。可是中國大陸把別人的無私當成傻瓜,網上曝料,大陸還有把捐贈物質倒賣的,這是聰明嗎?

歷史上發生災害時,從皇帝到地方政府都是採取賑濟,醫生更是懸壺濟世。今天中國社會反過來了,發危難財。武漢肺炎爆發,利用封城進行壟斷,發危難財,致使菜價暴漲。身為湖北人都知道,春天是蔬菜長得最茂盛的時候,武漢不缺菜,而且菜不趕緊摘下來出售,就會變老、爛掉。但為了壟斷菜價,甚至將外地援助的菜爛掉、丟棄也不讓人們買到便宜菜。

古人講:己所不欲勿施於人。在遭受痛苦時,我們想想,除了想想我們為什麼會遭受這些痛苦,想想我們之前是怎麼對待別人的。我們的思想觀念是什麼。往下追下去,可能會看到自己的觀念,能看清,生命就有希望。

遭受痛苦未必是壞事,因為人在痛苦中如果能去思考,去反思,那麼人可能會看清很多事情,想明白很多事,放下很多觀念,對世界觀能產生觸動,就會清醒。那就有希望。

朋友告訴我幾個救命秘笈,三退,真心念九字真言。我知道平時說出來很少會有人相信。在危難的時刻,大家不妨試一試。

我一直本著弘揚善良,伸張正義,傳播真相的想法,有時說了一些敏感的話題,感謝大家對我的理解和容忍!就是希望大家遠離危險,有個平安健康的生活。同學之情、朋友之義,在危難來臨時,我不講,真的也對不起大家。

祝願每個人都有一個美好的未來!

責任編輯: 吳量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史海鉤沉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