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人物 > 正文

中國最年輕被吊證律師:很累 但一點都不後悔!

—中國最年輕被吊證律師的生活狀況報告

作者:
「面對現實,奮起自救」,首先不要對傷害自己的人抱有任何幻想,其次認清現實勇敢地面對,再次將內心理想的火種呵護好。越是在人生低谷時,更要堅守信念。

——紀念唐吉田劉巍律師吊證十周年

本人王龍得,1988年出生於甘肅省隴南市,2008年就讀於昆明理工大學法學院,畢業後便選擇留在春城昆明,2013年取得中國律師執照,2015年因家庭原故,前往寮國首都萬象發展,2017年被吊銷律師執照,成為中國目前最年起的被吊證律師。

我在律師執業的道路上,還未真正的入門就夭折了,可謂是出師未捷。在律師執業期間,有三個案件值得紀念,分別是:「公開退出全國各級律師協會」「轉基因公益訴訟」「因長水機場高速路收費和機場收費起訴雲南省政府、昆明市政府等」。

自從2017年吊證以後,面對家人的不理解、好朋友的離去、經濟收入驟減、養育孩子的生活壓力等等,我感受到從未有過的孤獨和失落。為了讓自己儘快在人生低谷中走出來、重新審視自己並尋找合適的位置,曾與李和平律師、李庄律師、程海律師、崔永元先生、遲夙生律師、吳魁明律師、葛文秀律師、楊名跨律師等前輩交流。

「面對現實,奮起自救」,首先不要對傷害自己的人抱有任何幻想,其次認清現實勇敢地面對,再次將內心理想的火種呵護好。越是在人生低谷時,更要堅守信念。

我目前在寮國中國磨丁磨憨合作區老方部分,即:寮國磨丁經濟特區內(屬於寮國領土),從事加工產業園的招商工作,雖然每天很累,但過得挺踏實。說句心裡話,這樣的生活並非自己想要的,但是為了照顧家人不得已而選擇。在近兩年的打工時間裡,我確實體會到「奔波在溫飽線上的人,不是沒有理想,而是現實不允許有太多的幻想」。原打算這樣的生活只是過渡,在此期間照樣可以學習提高自己,甚至可以找機會繼續讀書深造,將來為祖國的法治建設繼續貢獻力量。但現實中的自己,每天忙於瑣碎的事情,很難靜下心思考,似乎距離目標越來越遠……

我執業不久便失去了律師證,說句心裡話,一點都不後悔,作為青年,不敢做想做的事情,與鹹魚有何區別?作為中國法律人不敢為法治吶喊,算什麼律師?想到余文生、覃永沛、江天勇、陳家鴻、李和平、王宇等同仁和前輩們,覺得自己不配稱為一名人權律師,因為能力有限,為國家的法治建設貢獻的力量太小、太少。

據了解之前被失業的部分律師,已完成了華麗的轉型,成功找到新的謀生、發展機遇,我想能否請這群人將自己的成功經驗分享,一方面給予正在迷茫中的人希望,另一方面也可以讓有興趣的人從事相關配套的工作或行業,如此一來,可以真正實現合作共贏的結果。

我還提議:在我們艱難的時候,每個人都不能放棄理想,根據自己的實際情況,每年選擇1、2件對社會進步有意義的事情做做,堅持推進法治的進步,哪怕是很小的事情,如:霸王條款的解除、政府信息公開、消費者權益的保護等。

原本想在全國31個省市提出針對律協的信息公開,可惜沒有那麼多的精力,如果有更多朋友對此感興趣,不妨可以一起做,我建議已經失去律師證的人做原告,還有證件的朋友可以作其代理人,律師每年做1、2件法律援助也是有法有據的,司法行政部門可能會找麻煩,但不至於有什麼危險。

因我曾分別向昆明市律協、雲南省律協、中華全國律協以及對應的三級民政部門提出過信息公開的申請,一直沒有得到答覆,現在對律協採取訴訟的方式、對民政機關採取投訴的方式來救濟自己的權利。

本人進入「人權律師團」不久,正好借在紀念唐吉田、劉巍律師被吊證十周年之際,談談自己的觀點。我自知人微言輕,希望前輩們看到本文有所觸動,並組織討論進一步工作計劃和安排:首先解決失業者生存的問題,再考慮怎麼實現理想問題。這群人既然為了理想連失業都不怕,那在有經濟基礎的情況下再為理想付出,也不會有什麼大問題。

如此一來,我們既可以找到新的謀生之路,也能向自己的理想靠近,何樂而不為呢?社會的進步需要更多人覺醒和參與,僅靠我們一小撮人肯定是不行,我們要用行動不斷地影響身邊的人,讓那些被蒙蔽雙眼的人睜開眼睛、每天喝迷魂湯人學會獨立思考,慢慢的公民意識就會增強,到時候不怕沒有人為自己的權利吶喊、鬥爭甚至犧牲,從而可以實現社會法治進步之目的。

最後,希望唐吉田、劉巍律師紀念日快樂,也希望各位朋友、前輩全家人身體健康、遠離冠狀病毒

責任編輯: 趙亮軒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人物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