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投書 > 正文

范學德:與親友絕交書

作者:

 

范學德:與親友絕交書

是時候了.

再見。

雖然你是我的親人、親戚,或老鄉、或同學、或朋友,但我們從此不必再相會,我們不是同路人。

壓倒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是你們仇視那些陷入新冠病毒威脅中的受苦人,你咒詛他們,對他們的不倖幸災樂禍。

在家族群里、在老鄉群里、在同學群里,在你的朋友圈中,你一次次轉發的文章和圖片都一再表明,你巴不得被病毒感染的人越多越好,你恨不得他們早早死去,死的越多越好。

而這些人中的絕大多數你根本就不認識,而他們其中有些人正是你們口口聲聲的骨肉同胞。而我正是被你咒詛的這一群人中的一員。在你們的眼中也是該死的,早早死了算了。

這一切,突破了道德底線,踐踏了人的尊嚴,摧毀了文明的根基。它來自那些製造仇恨、塗炭生靈的邪惡力量,來自你心底最深的黑暗,它是魔鬼的作為。

人類道德是有底線的,它就是孔子宣示的偉大真理:「己所不欲,勿施於人。」也就是說,你不願意人怎麼樣對待你,你就不要用這樣的方式去對待他人。

這個意願,孟子將它歸結為惻隱之心,即同情心。

比如,當你看見一個小孩子就要掉進井裡了,你不自覺地會去拉他一把。

此心在,你就是人,反之,人渣、魔鬼之子。

我絕對不會說你禽獸不如,因為那是污衊禽獸。

瑪格麗特·米德(Margaret Mead)是舉世公認的人類學大師,她說:「人類從原始部落進入文明的最初標誌,是部落里出現受傷後又癒合的股骨。」因為這樣的股骨表明,這些原始人在受傷後得到了同伴的保護和照顧,有人跟他們分享火堆、水和食物,直到他們的骨傷癒合。

米德最後作出結論:「大量癒合的股骨,標誌著原始人類開始懂得『憐憫』與幫助他人,而這也正是文明與野蠻之間最根本的區別。」(注1)

跨越時代、文化與種族,米德與孟子得出了同樣的結論。

但這一次新冠病毒如同照妖鏡,讓我看到某些人已經突破了道德與文明的底線。

你不會翻牆,連梯子也不敢搭上去,我同情你;你是喝狼奶長大的,仇恨種子入心發了芽長成了樹,我知道;你信息來源單一,我清楚,這不能全怪你;你愛自己的祖國,那也是我深愛的故鄉。

總而言之,你被教育、被蒙蔽,被忽悠,被束縛,這一切我都能夠理解,都可以原諒。

但是,當那些無助的人在死亡線上苦苦掙扎時,你不但沒有一點同情心,反而傾瀉出人心中最邪惡的病毒,這,我怎麼也無法再容忍。

如果我連這還能忍下去,那就是天良泯滅,那就不是人。

故此,我只能與你絕交。

血緣算什麼?如果我們不懂得尊重人,不知道要把人當成目的而不是工具,那人與妖有何區別?

鄉土又怎麼樣,如果我們不同情異鄉的受苦人,那麼,我的故鄉豈不是成了他鄉?

種族又能表明什麼?朱門的主人,與路上的凍死骨,從來就不是骨肉同胞。

至於說到文化,即使在中華文化之內,從古至今,君子與小人一直是兩類。

我是一個人,一根會思想的蘆葦,一粒有靈魂的微塵。但無論生命如何敗壞,無論我如何卑微,但我多少還保留了一點天良,那就是上帝創造我時賜下的是非之心。它既是人與動物的區別之所在,又是人與人的聯繫之所在。如果在這一點我們不能共鳴,那麼,我與你就不是作為人而交往。只能

絕不再見!

道不同不相為謀。

最後的警告來自聖經,這是上帝的警告:

「欺壓貧寒的,是辱沒造他的主」;

「藐視鄰居的,這人有罪」;

「幸災樂禍的,必不免受罰。」

上帝,

他必照各人的行為報應個人。

這一天不會太遠。

2020.3.31於芝加哥郊區

責任編輯: 趙亮軒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投書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