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國際新聞 > 正文

錄音曝光:彭博社稱中共權貴為「納粹」 但向中共磕頭掩蓋真相

左翼的美國國家公共電台(NPR)報道說:「六年前,彭博新聞社(Bloomberg News)終止了對中共權貴的一個調查,因為擔心中共政府的報復。並成功地封口了有關記者,還試圖讓一位記者的配偶也保持沉默。」

NPR稱,中共大使得知彭博社將發表一個令他們尷尬的故事後非常震驚,隨即警告彭博社不要發表。不過那個故事還是發表了,但當事記者福賽斯(Mike Forsythe)開始接到「通過其他記者轉告的」死亡威脅。這促使福賽斯和他的太太芬奇(Leta Hong Fincher)逃離了香港。福賽斯現在在左翼的《紐約時報》任職。

彭博社真正的問題始於「報告團隊著手下一個調查,重點是中共領導人與中國首富王建林的關係」。

這個調查胎死腹中,從未進行。

據NPR報道,其終止的原因最終由2013年10月的一個電話會議錄音揭曉。該電話會議由彭博社當時的總編兼聯合創始人溫克勒(Matthew Winkler)主持。有人當時錄了音,NPR說它取得了錄音文件。

保守派新聞網站《布賴特巴特》(Breitbart)評論說,會議錄音揭示了一個眾所周知的事實:美國的主流媒體中共政權磕頭,就像幾十年前他們向共產黨蘇聯磕頭一樣。這些貪婪、渴望權力的媒體狂愛共產主義,熱愛共產主義者,並迫切希望淪為對他們有用的白痴,即使以犧牲真相、自己的正直,對自己國家的最大利益,對人類的最大利益作為代價也在所不惜:

溫克勒說:「可以肯定的是,這會讓共產黨完全關閉我們,把我們踢出國門。所以,我認為這不是一個值得報導的故事。」

溫克勒不斷地重複那些恐懼。他說:「那裡的政府將會認為我們在評判他們。他們可能會將我們踢出國門。我猜他們可能會關閉我們。」

溫克勒建議記者可以尋找一種獨特的「彭博」方式來報道中國統治權貴的財富。但他提醒報導中共政權要特別小心。

溫克勒說:「這必須以足夠明智的戰略框架和戰術方法來完成,使我們能夠繼續下去,同時又不得罪在我們身邊無處不在的納粹分子。他們就是那樣的人。我們對此不應該抱有幻想。」

「有一種方法可以使用你現有的信息,使我們能夠進行報告,但是不要在這個過程中自取滅亡,毀掉我們想要在那裡建立的一切。」

《布賴特巴特》說,令人震驚的是,溫克勒稱中共權貴為「納粹分子」,但同時又警告其工作人員不要讓納粹感到他們的報道在「評判」他們。因此,在彭博社的頁面上,每天都有共和黨人被指責為納粹種族主義,而真正的種族主義納粹卻必須要被安撫,那些人把宗教人士關進了真正的集中營

只有白痴才會相信彭博社是真正的新聞媒體,特別是當我們看到CNN、極左的《華盛頓郵報》和NBC新聞台,以及其它媒體在冠狀病毒瘟疫期間是如何為中共背書的。

在溫克勒發表這些言論時,彭博(Mike Bloomberg)仍是紐約市市長。兩個月後,他回到了自己的公司。那年晚些時候,福賽斯被公司指控「向其他新聞媒體泄露有爭議的信息」後被停職,最終被解僱。但他已經簽署了保密協議。

據NPR報道,彭博社向福賽斯的妻子芬奇施壓,要她也簽署保密協議。但芬奇拒絕了。

如果芬奇講出來,彭博社威脅要起訴福賽斯,要求巨額賠償。福賽斯的故事最終在左翼的《紐約時報》刊出,芬奇也對《攔截》(The Intercept)講述了她的故事,當時是在彭博參加2020年民主黨總統初選期間。

責任編輯: 李華   來源:希望之聲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國際新聞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