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大陸 > 正文

「我們渴望出國 逃離這個邪惡的地方」 哈族青年揭新疆集中營黑幕

各界一直質疑中共當局在新疆大規模關押維吾爾族、哈薩克族等少數民族的「再教育營」,實際是滅絕種族的集中營。一名嚮往自由的哈薩克族青年哈瓦(化名)日前對大紀元記者揭露他所了解的再教育營內幕,證實中共對少數民族的洗腦迫害正在有計劃的進行。

中共新疆再教育營,實行滅絕種族的政策。

各界一直質疑中共當局在新疆大規模關押維吾爾族、哈薩克族等少數民族的「再教育營」,實際是滅絕種族的集中營。一名嚮往自由的哈薩克族青年哈瓦(化名)日前對大紀元記者揭露他所了解的再教育營內幕,證實中共對少數民族的洗腦迫害正在有計劃的進行。

「從2017年開始,(中共)對新疆少數民族實行洗腦教育,抓到集中營,將它稱為學習班、教育中心。」哈瓦說,「不僅是維吾爾族、哈薩克族,回族也抓,蒙古族也抓,其他的那些民族也抓。」

哈瓦指出,中共抓人只有一個罪名,只要不是漢族就是潛在的犯罪分子。目的就是要轉化當地十幾個民族。

哈瓦是伊梨哈薩克自治州的人,「我們縣目前有一個叫北山坡的集中營學習班,那邊關押著1萬6千名學員,(就是)被洗腦的人,有4千多個管理人員。」「在那裡是讓你學習漢語,學習讚揚中共。」

在那裡平均每個人要學習一年半左右,「情況比較嚴重的可以判到10年、15年、20年不等。」

哈瓦表示,學習班是從2017年開始的,「他們(中共)的計劃是從2017年到2026年,每一個新疆人都要進學習班進行洗腦。」

在食物中下藥男女都遭性侵

哈瓦指出,現在保守的估計,有三百多萬維吾爾族、五十多萬哈薩克族人被關在所謂的學習班、實際是在監獄裡面,「畢業的學員曾經透露,他們(管理人員)在湯裡面、飯裡面下藥,吃飯的時候湯里有葯的味道。」所以每個畢業的人都有記憶力差等失去健康的現象。

「在學習班裡還有被酷刑的,坐老虎凳,還有被性侵,35歲以下的會被強姦,包括男人。在裡面被強姦是再正常不過的事情。」哈瓦說,甚至「在學習班的婦女很多半夜被帶走,然後就再也沒有回來,被帶到哪裡也不知道。」

據他所知,有個醫院的護士長從學習班出來以後,下身癱瘓,不是被強姦就是被毆打所致。

新疆如露天監獄百姓在高壓下生活

哈瓦指出,維吾爾族的情況比哈薩克族更糟糕。「我們是屬於中亞的,南疆那邊最慘,一些村莊已經沒有男人,該抓的抓,該判的判。」

「大部分都是在半夜睡覺的時候,闖進家裡給你戴個黑頭套帶走。有的人是三天之前通知你,讓你做準備要去抓你。」他說。

「新疆就是一個露天監獄,你根本逃不了,每三百米就是一個崗亭警察,」哈瓦說,大城市的崗亭警察會持槍,而且到處都是協警和特警,到處檢查身份證和手機。

他提到,只要是少數民族,包括外國的公民,也有可能隨時被抓,「比如一個哈薩克人出生在中國,二十多歲的時候移民哈薩克,他們再到中國的時候就會被抓。」

「老百姓都是在高壓下生活,去哪裡都要檢查。」哈瓦因為有偷渡的前科,不能到縣城打工,「如果誰給我工作,那老闆的店就會被查封。」

做生意的也沒有自由,「有些商店不賣煙酒,但政府強制把煙酒擺到商店裡面(賣),要不然你就關門。在新疆你不抽煙不喝酒就是一個罪,他們會懷疑你是信教人員。」

哈瓦提到,今年2月,中共當局又有一個政策,以脫貧的名義把當地的少數民族男女青年,強制帶到大陸,由政府安排一切,「在廠子裡面免費地務工,他們沒有自由,工廠里有駐廠警察,誰不聽話就會被毒打。他們可能永遠也回不來了。」

行動自由被控制渴望出國逃離邪惡的地方

哈瓦說,中共對少數民族的歧視,讓他們生活和工作都困難,「找到工作都不讓在那個城市待,所以我們對未來很迷茫,我們也不知道什麼時候會被抓到學習班洗腦。」

「我之前有偷渡邊境的前科,所以我也很害怕,所以我選擇了出國。」哈瓦在2019年到哈薩克,原本向政府承諾三個月之內回國,「現在超過四個多月了,現在居委會幹部從我家裡人那裡了解我在國外的情況,因為疫情,我目前在租的房子隔離自己。」

他表示,在新疆,很多人想去國外,但是沒有護照,「我們辦護照特別難,17年開始,新疆百分之九十九居民的護照都被沒收了,一個護照在烏魯木齊那個城市要花10萬元人民幣才可以買到,維吾爾族百分之九十九的人不可能出國,甚至出新疆也很困難。」

他強調,「我們渴望出國,逃離這個邪惡的地方。」

責任編輯: 時方   來源:大紀元記者顧曉華、方凈採訪報導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大陸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