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軍政 > 正文

澳前外長唐納:中共大使成競業「魯莽」之舉前所未有

澳大利亞任職時間最長的外長亞歷山大·唐納表示,冷戰以來,他還從未見過一位大使的行為像中共駐澳大使成競業在本周所做的那樣「魯莽」。

唐納表示,冷戰以來,他還從未見過一位大使的行為像成競業那樣「魯莽」。

澳大利亞任職時間最長的外長亞歷山大·唐納表示,冷戰以來,他還從未見過一位大使的行為像中共駐澳大使成競業在本周所做的那樣「魯莽」。

澳大利亞聯邦政府稱成競業大使在接受《澳大利亞金融評論》(Australian Financial Review)採訪時發表的言論為「經濟脅迫威脅」。

成競業暗示,如果澳大利亞政府繼續推動調查新冠病毒起源,中國公眾日後也許會抵制澳大利亞產品或不來澳大利亞旅遊。

「如果氣氛越來越差的話,大家也許會想『我們幹嘛要去這樣一個對中國不友好的國家呢?』,」他對《澳大利亞金融評論》說。

「也許,普通百姓會說『我們為什麼要喝澳大利亞葡萄酒或吃澳大利亞牛肉?」

唐納稱,要抵制澳大利亞是「荒謬透頂」的。

澳大利亞前外長亞歷山大·唐納(Alexander Downer)表示,成競業大使的做法真是聞所未聞。

蘇聯時代以來我從未見過一位大使的表現是如此魯莽,不按外交方式辦事。這是怎麼回事?我是說,總理才說過應該展開調查,」他在接受澳大利亞廣播公司全國廣播網RN《Between The lines》節目採訪時說。

「那位中(共)國大使的反應好像是中(共)國被逼到牆角,被說有罪。

「我們不能被在堪培拉的一個失態的大使威脅到。」

他說,儘管中共「當然能決定不從這個世界上的任何地方進口任何東西」,但這樣做可能會損害已經因新冠疫情危機而遭到打擊的經濟。

「我是說,這就是一個荒謬透頂的想法,」唐納說。

唐納說,必須對疫情爆發的原因進行不偏不倚的調查。

全球經濟停擺,20萬人因此死亡,」他說。

「我們必須對此進行調查。而且,必須找出疫情到底是怎麼爆發的。中(共)國方面對觸及事件核心的調查如此抗拒,這很出乎我的意料。」

唐納的看法與澳大利亞現任外長瑪麗斯·佩恩(Marise Payne)不同,他說應該由世界衛生組織領導這項調查。

「應該由世界衛生組織領導,調查人員中應包括來自不同國家的流行病學家和其他領域的科學家,包括但不限於西方國家的調查人員,其中無疑也應該有中國人,」他說。

「調查範圍應廣泛,需要嘗試找出發生疫情的原因。這不是為了調查中(共)國政府的所作所為,我認為這麼做不具有什麼政治性,只是為了調查這種病毒是如何傳播擴散的。

「這就是我們需要調查的,也是我們需要了解的,以防重蹈覆轍。」

在中共駐澳大使館周二發布的公告中,成競業說,他「嚴辭拒絕澳方對中方表態的關切」。

公告稱,成競業「要求澳方放下意識形態偏見,停止政治操弄,多做有利於雙邊關係發展的事」。

同日,澳大利亞貿易部長西蒙·伯明翰(Simon Birmingham)表示,政府將繼續推動調查。

「澳大利亞不會因為經濟脅迫或脅迫威脅而改變在重大公共衛生問題上的政策立場,就像我們不會在國家安全問題上改變自己的政策立場一樣,」他說。

唐納說,他認為澳大利亞與中國的經濟關係將會基本恢復至「一切如常」。

「從澳大利亞進口促進中國經濟的原材料符合中國的利益,」他說。

「當然,他們可以決定不從澳大利亞進口,[但是]他們還能從哪兒以這個價格買到這些材料呢?

「中國好像沒有那麼多選擇餘地,所以我認為大體上說,一切都會恢復原狀。」

責任編輯: 秦瑞   來源:ABC中文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軍政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