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軍政 > 正文

3大信號 川普要重創中共 唯中共正獨門「超限戰」歐駐京大使屈服遭歐盟譴責

—任志強案懸而未決情況詭異 趙樂際靠邊站中紀委成圖章

任志強案懸而未決情況詭異 趙樂際靠邊站中紀委成圖章

大家好,本節目包括最新中南海內鬥動態,中共和歐洲的對抗,和中美博弈的新聞和分析共5條。

任志強案懸而未決 有人發現詭異情況

推特帳號「財經真相」5月9日發帖稱:「一個奇怪現象,任志強已經被中共官媒通報調查一個月了,中紀委至今沒有公布其罪名,更奇怪的是,中國大部分圖書館(書店)有關任志強的書,依然在架銷售,這有點不合中共人走茶涼的習慣!」

帖文並附上了任志強書籍在售的相關圖片。

今年3月上旬,紅二代任志強在一篇文章中,抨擊中共處理疫情掩蓋真相,並不點名地把習近平嘲諷為「剝光了衣服也要堅持當皇帝的小丑」。文章發出不久,任志強失聯。他的多位友人證實,他於3月12日被帶走。

4月7日,北京市紀委宣布任志強「接受北京市西城區紀委區監委紀律審查和監察調查」。

中紀委成橡皮圖章 兩組數據兩大案顯趙樂際靠邊站

評論人士鄭中原撰文表示,近兩天刊載於最新一期《求是》雜誌的文章〈把「嚴」的主基調長期堅持下去〉,作者署名「鍾紀言」,是中紀委研究室諧音化名,就是中紀委的發聲。文章總結中共十八大以來的反腐,稱查了周永康、令計劃等野心家。這篇文章表面聲稱要長期嚴管腐敗,但頗有點對反腐「蓋棺論定」的意味,兩組數據更印證著趙樂際治下的反腐態勢走下坡路,與當年王岐山在時今非昔比。

中紀委這篇文章透露的兩組數據,一是中共十八大以來至去年底(約7年)的查處案件和官員數字,二是2019年全年的相關數字。7年來立案審查中管幹部(即中央管理的幹部,主要為副省部級或以上)414人,平均每年為59人,對比去年,這數字僅為5人;7年查處的廳局級幹部1.8萬人,平均每年2570多人,對比去年,這一數字為929人;7年查處的縣處級幹部13.7萬人,平均每年1.95萬人,對比去年,這一數字僅為12564。

數字有大幅下降,足以說明反腐衰微。鄭中原認為,過去王岐山反腐,經常自己直接講話,釋出不少狠話,現在中紀委書記趙樂際,真正就反腐的發聲,就是剛上任時公開強調的「刀口向下」,一開始就就定位極低,如今更淪為搞「全面小康社會」。故此,趙樂際這幾年反腐打下的大老虎,從數量和級別上自然會遠遠比不上王岐山時期,甚至反腐走向沒落,腐敗歸於無解。

趙樂際本身背景並不太明朗,但事實上在多年仕途中,難免靠向勢力龐大的江澤民和曾慶紅,他能夠在中共十八大成為掌管一黨大員升遷的中組部長,當中必然充斥派系交易,其時習為了順利接班,也接受了這個安排。但習很快就將清華大學同學陳希調到中組部,擔任常務副部長,實際上是架空了趙樂際。

到中共十九大,趙樂際仍然作為政治交易上位政治局常委,但是反腐實權被奪,因為習近平和臨交出反腐大權的王岐山搞了一個國家監察委。國家監察委主任最後意外由中紀委副書記楊曉渡兼任,其實就是為了制衡中紀委書記。

故此鄭中原質疑,趙樂際任中紀委書記以來,結果只成了一個無實權者。時下北京當局的反腐,表面上還是趙樂際在做,實際上是身兼中紀委副書記的國家監察委主任楊曉渡在運作,而具體部署策劃反腐的,更包括習近平的各路親信如王小洪、賀榮。另一方面,中紀委本身也成了象人大這類機構一樣的橡皮圖章,只是受命發布資訊、趙樂際也只是喊喊空話而已。

歐盟駐北京大使屈服於中共審查遭歐盟譴責

歐盟外交與安全政策處發言人恩里克森

據政治周刊報導,歐盟外交與安全政策處發言人恩里克森(Virgine Battu- Henriksson)5月7日表示,歐盟駐中國大陸代表團團長郁白(Nicolas Chapuis),修改聯名信中當前大流行起源的部分的決定,是受到中共當局強大的壓力下私自做出的,這個決定事先並未通報歐盟對外事務部總部,而且這個決定是錯誤的。

報導表示,中國日報於5月6日發表了一封郁白和歐盟27成員國代表的聯名信,敦促國際社會與北京進行更多的合作,但是這封信刪掉了原文中提及的、中國是當前特殊情況的來源,隨後在全球流傳這個重要的事實。

中共審查歐盟駐中國大陸代表團聯名信的做法,引發了歐盟外交官和政要的憤怒,其中有些人呼籲郁白下台。歐盟議會對中國關係小組主席布迪克菲爾(Reinhard Bütikofer)表示,「如果這位大使確實是私自決定接受中共的審查,那麼他就不勝任此職並應該下台。」

3大信號 川普可能對中共連出重拳

台灣作家、企業家、戰略家範疇近日在蘋果日報撰文分析說,川普總統可能在四周之內會對中南海出重拳,第一步動作甚至可能在兩周內。請注意,這兒說的是「中南海」(或中共),而不是「習近平」。原因有兩點:美國還需要習近平來維持住中國經濟的基本運轉,以免美國的「七傷拳」傷己太深;其二,白宮還未必完全清楚中共黨內鬥爭的量子糾纏狀態,打錯重點恐怕帶來無可預判的後果,於己不利。至於,中共本身會不會因為川普的重拳而發生不可預知的變化,那就是另外一個議題了。

範疇認為,川普即將出重拳的直接跡象有三個:白宮記者會中親口說出已經看到病毒出自武漢實驗室的證據,其次,在對路透社的採訪中直接表示已經準備與中國脫鉤,再來,年底11月的民主黨對手拜登已經明顯將中共議題列為主打議題,試圖和川普比賽「誰比較不親共」。

川普出重手,次序想來是先經濟,再政治,最後不得已才會考慮軍事。經濟牌他手上一大把:加稅、調查中資在美上市公司會計真實性(總市值1.2兆美元)、敦促國會加速立法查處中共高官及親屬在美不當資產、中止香港獨立關稅地位、部份限制中國美元結算等等。

政治方面,如聯合俄國對中共(已經發生),干預朝鮮半島局勢,放寬美國法院對疫情索賠條件、率領五眼聯盟國向共中疫情索賠,全力支持台灣國際地位等等。

軍事威嚇上,如海軍集結南海、東海、台海,加速在亞洲部署第三套薩德系統。

唯有中共做得到「超限戰」這獨門絕活

1999年2月,中共解放軍文藝出版社出版了題為《超限戰:對全球化時代戰爭與戰法的想定》(簡稱「《超限戰》」)一書,從此「超限戰」越來越被關注。

具體到戰爭層面,《超限戰》作者是這樣說的:「對戰爭而言,它可能是戰場和非戰場的界線、武器和非武器的界線、軍人和非軍人的界線、國家與非國家或是超國家的界線,也許還應包括技術、科學、理論、倫理、傳統、習慣等等界線。總之,是把戰爭限定在特定範圍以內的一切界線。」

至於人類社會的倫理,作者的態度是:「衡量一種手段的有效性,主要不是看手段的屬性和它是否合乎某種倫理標準,而是要看它是否符合一個原則,即實現目標的最佳途徑原則。只要符合這一原則,即是最佳手段」。

「亞洲世紀&中國崛起」網站署名劉振志的文章「《超限戰》的歷史傳承及對霸權主義的警示」,用下面這番話回答了這個問題:「《超限戰》是』只此一家,別無分號』的獨門絕活,只有中國共產黨的背景才有可能產生這樣的戰略、戰術、戰法思想,其他的人想學也學不來。」

5月9日,人在紐約的作家、歷史學家李江琳在上報刊登詮釋中共「超限戰」的文章。

李江琳說,雖然作者試圖說明「超限」的概念「本意首先是指思想上的超越」,但是,「超越」並不僅限於「思想」,「超限戰」也並非僅僅是單純的理論,它同樣指的是在具體的行動時,「在需要並且可能超越的限度和界線上選擇最恰當的手段(包括極端手段)」。

也就是說,「超限戰」沒有「前方和後方」、「軍人和平民」的區別,沒有國家和疆域的區別,沒有道德倫理的限制,任何人、任何設施都可以作為攻擊目標。用作者的話來概況,那就是「徹底做一回軍事上的馬基維利」——為了達到目的,可以不擇一切手段。

在實行「超限戰」時,根據需要把上述表格里的各項任意組合,就形成了所謂「組合戰法」。作者在注釋里特別指出:「這裡的三種類型的戰爭,都是實實在在的戰爭,而不是比喻或形容。」在《超限戰》的作者看來,人類社會只有一種關係:戰爭;人類文明的一切物質的存在也只有一個意義:用於戰爭。

阿波羅網孫瑞後報道

責任編輯: zhongkang   來源:阿波羅網孫瑞後報道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軍政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