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短評 > 正文

陶傑: 全球化已是第三次

作者:

全世界見識了Made in China的殺傷力,後武肺時代,西方領導全球重組,與時間賽跑,在「一帶一路」成形之前,力謀將中國逐出「全球化」結構之外。

此一龐大的改組工程,若可成功,其震撼不下於五百年前文藝復興歐洲擺脫蒙古人鼠疫同期之中世紀黑暗時代,重拾羅馬古典,重建西方文明之巨變。

其實自有人類以來,「大全球化」已有三次。

兩千年之張騫通西域,絲綢之路是第一次全球化,以佛教文明由印度傳入漢唐為高潮,以宋國將造紙傳入歐洲而結束。

此第一次全球化,又與羅馬帝國興亡同步,西方文明崛起,成為人類今日普世文明的基礎。

此第一次全球化,以貿易交通手段為主,所以是良性。但蒙古人興起,成吉思汗一路屠殺,率領野蠻人帶著鼠疫由東方傳染去歐洲,將第一次全球化歐洲創建的文明,幾毀於一旦。

歐洲進入黑暗時代,思想創意停滯,教權獨大,到處執行火刑,與中國的秦帝國相似。其間明帝國太監鄭和「七下西洋」,幸好失敗,否則將中國人那套帝皇太監奴才「文化」經印度洋帶去歐洲,後果不堪設想。

此第二次全球化時期,以鼠疫始,以英國亨利八世毅然脫離羅馬教廷終,劣幣驅逐良幣,破壞甚巨。

幸而歐洲宗教改革,西班牙、荷蘭、英國相繼優於航海,東印度公司將國際法文明傳播遠東,西方列強重新分配亞洲與非洲資源。

由文藝復興開始之此第三次全球化,遂貢獻宏大,影響深遠,其間工業革命、電腦革命、網路革命,好戲連場,歡呼不絕,紛紛吸引孔子秦始皇的後代將子女財產移往,力求取得西方白人國籍。

那知此第三次大全球化,開到荼蘼,最後竟以容納一個由「五四運動」起尚未完全開化的中國加入了全球化列車,而至全盤誤算。

短短三個月,歐美社會對於什麼伊斯蘭化、阿蓋達恐怖主義的關注一掃而空,中國人的新鼠疫喚起了西方人遺傳對遠東的恐懼與防範,發現馬可孛羅遊記里粉飾的那個蒙古帝國,真面目相當嚇人。

香港人有幸處於此第三大全球化,由全盛到散場的歷史關頭。西方若決定要將中國逐出,那麼前英國殖民地香港怎麼辦?

正如若海洋公園關門,其中的海豚與水族館裡的各種珍貴魚類怎麼辦?海洋公園的熊貓可以屠宰食用,沒有問題,但來自非中國海域的各樣海洋生物,是否應該打包送往武漢海鮮市場?

香港開埠,即與海洋結緣。人類的交通史,以此觀之,其中命運脈絡,妙不可言。

責任編輯: 趙亮軒   來源:蘋果日報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短評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