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人物 > 正文

再踩大雷!私募基金離奇巨虧 劉強東金融夢碎

作者:
據報導,京東數科旗下由東家金服代銷的私募基金髮生離奇巨額虧額。在投資對象B站股價飆升的情況下,投資者不僅沒有獲得預期收益,而且被告虧本,淨虧損約70%。

劉強東不斷隱退後,京東數科卻將「京東」重新拖回了輿論漩渦。

據報導,京東數科旗下由東家金服代銷的私募基金髮生離奇巨額虧額。在投資對象B站股價飆升的情況下,投資者不僅沒有獲得預期收益,而且被告虧本,淨虧損約70%。

按照100萬起投門檻來算,最終只剩下31.5萬,其中70萬左右不翼而飛。東家金服在事件發生後,其高管對投資者避而不見。

遭遇截殺這次京東數科代銷的是廣州基岩資管公司的「東家-基岩東方價值發現私募基金」產品,規模5000萬,認購門檻100萬,存續期為兩年。基岩資本還對投資者承諾保8%年化收益。

但是,在B站股票明確上漲的情況下,不僅沒有得到應有收益,而且出現了投資者虧本。

2018年,B站在美股上市後基本持續上行,截至今日股價由上市發行價11.5美元變成29.24美元,漲幅高達154%。因此,如果該基金確實像京東數科代銷時所言投資了B站,那麼不僅不應該發生虧損,而且還將獲得巨額回報。但是,4月10日,由東家金服銷售出具的情況說明函卻顯示,截至當日產品淨值已經變成0.31。

就此而言,其離奇違規很難說不是實錘。

根據雷達財經報導,京東數科作為代銷明確知道8%的保本協議,而且以此為賣點吸引投資者。如果鑑定情況屬實,那麼京東數科至少要負連帶責任。此外,東家金服前海外投資總監陳達曾在雪球發帖表示,投入B站的錢存在違規操作,乃至利益輸送。

因此,這次踩雷不過是將京東數科經營管理問題暴露出來而已,同時更為嚴重的是它「截殺」了京東回升勢頭。對於投資者而言,可能並不清楚京東數科和京東之間的關係。按照官方說法,京東數科是京東三駕馬車之一;而通俗的說法為京東數科是京東眾多馬甲之一。京東自發生劉強東事件後,股價暴跌逼近2014年上市時發行價。

從去年年底開始,京東多方發力,漸漸止住頹勢,並斬獲淨利潤122億元(2019)。但這次重新被捲入輿論漩渦,卻暴露了急於求成的嚴重後果。京東數科被爆出管理違規,某種意義上講是在京東壓力下急於創收的後果。但這不僅影響京東數科自身信譽,讓投資者失去信心,也會中斷對京東自身的能量輸送,讓後者處境更加艱難。

如果影響繼續發酵,京東數科越陷越深,那麼不僅徹底無法再反哺京東,而且還會拖累京東。就此而言,踩雷不過是其眾多隱患中的一個側影而已,波及京東才是更根本的問題。

京東馬甲京東數科作為京東的馬甲,二者同命不同身。2018年,京東宣布將京東商城升級為零售子集團,形成京東零售、京東物流、京東數字科技三駕馬車並進的格局。

京東數科作為京東重要支撐,後者的命運決定前者的命運,前者的命運將會影響後者的命運。在京東經歷劉強東事件和拼多多阻擊後為緩解壓力而四處出擊時,京東數科理所應當肩負著尋找創收的使命。

因此,京東數科踩雷既暴露了自己急於創收下的管理營運隱患,也反映了「真身」京東所面臨的現實壓力。其實,京東股價下跌背後,是內外因疊加的結果。

如果說劉強東事件後股票暴跌是外部因素導致的結果,那麼與拼多多角逐反映出業務增長瓶頸就是內因造成的困難。這兩方面的原因共同導致京東包括京東數科急於創收,乃至踩雷以及被拖回輿論漩渦里。

首先,發生於2018年的劉強東事件給京東造成了沉重打擊。先是京東股價暴跌,市值蒸發超千億;隨後內部人心浮動,接連爆出腐敗案件;其中,重要投資方高領資本減持,其他投資方也有退出大股東的行列;最後,裁員、降低公積金比例等措施更是幾乎涉及全部人員。

與此同時,更為嚴重的一擊則是拼多多後來趕上,與阿里巴巴一起構成了業務上的封鎖。

2019年1月24日,拼多多保持連續三天的上漲,市值達318.38億美元。而京東深受輿論影響,當時市值僅為319.74億美元。兩者之間市值只差1.36億美元,不僅將此前200億美元的差距縮小,而且有超越危機。到了10月底,拼多多市值變成464.71億美元,一舉反超京東的446.46億美元。有媒體報導,創始人黃崢表示拼多多的成交總額早已經超過了京東。

2019年1月,拼多多市值超京東

拼多多反超對京東的影響是致命的。就電商賽道而言,阿里巴巴遙遙領先,拼多多後來居上,對京東形成了生存空間的擠壓。換言之,京東在電商業務上很難再獲得巨大的增長,業務優勢已經失去,只能在其他領域找到利潤新增點,才能獲得總體優勢。

由此,京東股市投資邏輯已經發生了從業務收入到創收能力轉變。就此而言,京東必須依靠其他支架包括數科創收。劉強東在內部信的表述從側面證明了京東必須在其他領域創收的結論。2019年,劉強東向員工交底稱,京東物流已連續12年虧損,2018年的虧損額度更是超過了23億人民幣

因此,京東為了緩解壓力必須四處出擊,依靠非物流板塊的京東數科等尋找創收。京東將自身的壓力轉嫁給京東數科等分擔,使得他們必須追求擴張,以致管理混亂或者有意放縱最終踩雷。京東數科的踩雷遏制了其自身以及京東的擴張態勢。過去京東大殺四方,對內對外、線上線下、三駕馬車,瘋狂奔走。與此同時,員工反增,2019年營業成本同比增加了1000億人民幣,再加上數科踩雷,都開始反過來阻礙京東發展。

在這種情況下,京東數科自身增長無望,再難對京東反哺,隨著影響擴散到整個投資市場,還將反過來進一步限制和拖累京東發展。

流年不利京東的創收壓力,以及自身踩雷,爆出經營管理危機,已經構成了針對京東數科的殺局。一方面,失去投資者信任,業績增長無望後,京東賦予的創收使命難以完成;一方面,陷入輿論漩渦,管理已經成為發展的掣肘因素。因此,京東數科面臨著失去使命和業績的雙重危機。

特別地,這次踩雷並不是孤例,京東數科由於急於創收再加上管理不善,可謂頻頻暴雷。京東數科的流年不利可以追溯到其前身京東金融,後者以京東白條、理財、保險等業務為人所熟知。

東家金服除了此次踩雷,此前產品也不斷出現踩雷。東家金服營運的東家財富是京東數科集團旗下五大業務板塊之一,其在基岩資本三隻產品暴雷之前,於2018年代銷投向A股上市公司富控互動的基金也曾踩雷。富控互動不僅內部管理混亂,而且發生了多起併購違約,最終造成巨虧以致股價下滑。

股價下跌影響到了基金投資者利益,東家金服明確表示並不兜底。對於富控互動基金,京東數科東家金服累計投資超過7000萬元,但其投資人都沒有能夠收回本金。就此而言,京東數科是否在代銷時向投資者進行風險提示及完成適當性審查的義務實在令人懷疑。

因此,很難說這是孤例或者由偶然因素導致,其背後是連續性的管理隱患。除了踩雷之外,2019年京東數科旗下線銀在線被開近3千萬罰單也證明這一論點基本成立。

當年11月,網銀在線被國家外匯局以「違規將境內外匯轉移到境外」為名罰款近3000萬元。網銀在線對此回應稱,該事件系2017年網銀在線因部分商戶准入環節出現疏失造成,相當於明確承認了自身管理上存在問題。

其實,這也並不是網銀在線第一次被罰。早在2019年2月時,網銀在線就被央行警告,還沒收了違法所得87.48萬元,並罰款90.48萬元。細數下來,京東數科的流年不利根源在其自身,最終自身也在買單。京東數科自成立以來共經過三輪融資,最後一輪投後估值為人民幣1330億,投資方包括中信資本、中金資本、中銀投資、中信建投資本。

但是,2019年12月哈爾濱譽衡集團有限公司退出持有的對應出資額7423.33萬元的股權被公開拍賣時,起拍價14.8億,幾乎流拍,最終出價記錄為1次。

按此這次拍賣價格估算,京東數科估值約為人民幣600億元。就此而言,京東數科估值縮水過半。當前,面對京東本體賦予的創收使命和責任,京東數科被曝踩雷加上估值腰斬,如果失去市場、失去投資人的信任,它還能在這個冬天活下來嗎?

徘徊在自身業績和投資者利益之間,權衡短期目標和長期利益的協調,京東數科每一步都可能決定其接下來的命運。

責任編輯: 寧成月   來源:功夫財經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tw.aboluowang.com/2020/0515/1451501.html

人物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