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存照 > 正文

劉著民: 反噬恩人 當初這鑼 你就不該敲

—當初這鑼,你就不該敲

作者:

很多事情的反轉,簡直讓你目瞪口呆,甚至突破你的底線。

元宵節,武漢,那位哭天喊地成功引起大家注意,從而讓母親得到救治的那個敲鑼女,記得不?

現在,母親也治了,形勢也穩定了,這個敲鑼女以「敲鑼的我」的名字重新出現在大家面前,不過出來就加入討伐方方的隊伍,真TMD的出乎意料。

沒有全國人民為你轉發呼喊,你還能在社交媒體上討伐方方?是不是現在討伐方方就是一個政治無比正確的事情?

我們也不防看看當成敲鑼女的慘狀,不加引號的慘狀。

元宵節,武漢,一女子在居民樓陽台上敲鑼大喊:「沒有辦法了,大家誰能來幫我下,我實在沒辦法了,我在這裡敲鑼,想救我母親。」視頻在網上傳開,女子凄厲的哭喊聲夾雜著響亮的鑼鼓聲。

該女子的母親1月29日出現發燒癥狀,2月1日被列為疑似病人,一直在排隊等待核酸檢測,確診後才能住進醫院。2月5日終於做了核酸檢測,2月8日下午女子接到電話被告知結果介於陰性和陽性之間,需要重新檢測。

但她母親病情這兩日急劇惡化,已從重症往危重症轉,高燒39度,氧飽和度只有70多,躺在床上大小便失禁。女子掛了電話看到病危在床的母親卻無能為力,情急之下從家裡找出一套鑼鼓,在陽台上敲打哭喊求助。

她這個視頻,就是一個「負能量」爆棚的視頻,在當時被刪無數次,正是無數網友為她接力呼籲+敲打哭喊求助,2月9日她的母親得到治療,15日家人獲得好轉,她也消停了。

原本可以消停了,不知道她這個時候冒出來做什麼,討伐方方呢?

原因是最近這位「敲鑼的我」發了一個上下集視頻,上集是說敲鑼前的事情,下集是說敲鑼後的事情。

明顯一個先抑後揚的節奏。

5月11日,方方轉發了上集,並說「永遠要記住武漢人的奮鬥,還有無數人的相互幫助,這些事都必須記錄在案」。當然,不少人認為,「敲鑼的我」的這敲鑼視頻,同樣和方方的日記一樣,也是遞刀子的做法。

敲鑼女感到問題大了。

這事就是這樣引起的。

方方準備出版日記,被一些人說成「為國外敵對勢力遞刀子」。我看過方方的日記,內容有讚揚、有譴責、有擔憂、有喜悅,就是一日常記錄,這都是在中國社交媒體上經過平台管理員審核通過才能發表的文字,哪有什麼刀子,我們的自信哪去了?

因為方方已經被人形容為「遞刀」的人,這位「敲鑼的我」一看,方方也轉了,這事影響一大,我還怎麼能說得清楚自己敲鑼也是「愛國」啊。

可是,當初拼死拼活的敲鑼,你就不嫌事大,不怕被外國敵對勢力利用,為敵對勢力遞刀子嗎?

她質問方方:「這次你轉我的半截記錄用意何為?」「你轉一半的時候就沒有想過拖我下水帶來的傷害嗎?」

她警告方方:「也請你不要把我寫進你的作品裡,我不想出國。」

「不是武器。」其實在潛意識,敲鑼女也把自己當成一件「武器」。

她在極力否認自己是「武器」。

但話說回來,你當初不顧穩定大局,不顧敵對勢力正在看我們笑話的現實,居然在陽台敲鑼求救,這不是抵到,這不是遞給敵人武器,那是遞什麼?

我不知道敲鑼女為什麼不把「敲鑼前」和「敲鑼後」揉在一個視頻發,而是分成兩段?如果是一個視頻發出來,會是目前這樣狀況嗎?是不是想著留懸念,先抑後揚,整個大反轉,杠杠的正能量?

不管是整合在一起還是分成上下集,方方的這句「永遠要記住武漢人的奮鬥,還有無數人的相互幫助,這些事都必須記錄在案」,沒有任何問題。

問題是,做人總不能不能那啥當什麼的又立什麼的,這是假正經。

歷史是不需要粉飾的,是什麼就是什麼。

武漢封城初期,那的確混亂,不然也不會從省級大員開始追責。當然,隨著秩序的重建,各種醫療人員、設施到位,我們抗擊疫情取得很大成績,這都是事實。

發生過的歷史,我們迴避得了嗎?好的壞的,都記錄在案。

這位敲鑼女在害怕什麼?不管當初方方為你轉發求救沒有,把你寫進日記沒有,你都要感謝曾經為你和你母親生命在接力轉發的人。

我們容忍了你的「敲鑼」。

方方只是轉發了你的這個視頻,你怎麼整得好像和方方有多大「深仇大恨」似的。方方寫你也是在你敲鑼母親第二天得到安置後寫的事情,其實你當初就該義正言辭的譴責方方把你寫進日記里啊?現在方方被很多人攻擊,你覺得事情不妙,沒有必要強力切割與方方的任何「聯繫」。

當時,我也轉過這位敲鑼女的敲鑼視頻,現在看來,好人不能做,轉過P啊。

自生自滅,多好。

一場疫情,撕裂了社會,讓人世間的美醜惡都顯得淋漓盡致。

人性原本如此,複雜善變,又何須大驚小怪?

其實,追根溯源,敲鑼女這鑼就不該敲。

如果說方方寫你是把你當成武器,也就是你本身就是武器。

當初你用鑼當武器,也利用了無數好心的網友當武器。

你不敲,哪來TMD武器?

責任編輯: 李廣松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存照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