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民意 > 正文

梁惠王:敲鑼女們很多 不必絕望也不說明什麼

作者:

李麗娜,在微博上叫「敲羅女」,以疫情亟烈時在陽台上敲羅求助聞名。當是時,視頻滿網飛,無數人轉發,終於引起有司注意,獲得救助。我當時還清晰記得,有人在網上大罵她裝可憐,散布虛假消息,同樣是無數群眾附和。後來進了醫院,李麗娜僅僅感謝政府感謝醫護,都沒什麼可苛責的,大家都只有這點見識嘛。但昨天因為芳芳當時轉發了她當時的求助信息,竟然對芳芳破口大罵,說方方拉她下水,這就讓人氣憤了。

眾所周知,當時醫療資源緊張,床位難求。李麗娜如果不豁出去,放下斯文求助,別人不知道;而她人微言輕,如果沒人拍下視頻幫她廣泛轉發,也沒人知道。而芳芳是幾百萬上千萬讀者的名人,她的轉發是多大分量,李麗娜應該知道。動物都知道感恩,李麗娜這麼做,確實很不應該,近乎喪盡天良。。

但朋友圈很多人為此絕望,我覺得倒不必。大家都不是外賓,要絕望也不用等到這時候。其實啊,李麗娜這種,是社會常態。這個社會,商鞅和韓非早說了,這個社會,百分之九十是李麗娜這樣的愚人,他們才找到了挾制這個社會的方法,才建立了秦朝。如果都是譚嗣同,整個人類社會,都完全會是另外一種樣子。

我記得很近以前看過一個歷史故事,說明朝時候,江浙一個小縣因為官府盤剝太厲害,發生了爆動,領頭者是兩個秀才,純粹出於義憤,出來代表群眾和官府交涉。官府不得已,用利益安撫了群眾,但下令逮捕那兩秀才。秀才也得到消息,跑了。官府懸賞鼓勵舉報,結果那些剛剛獲得補償的群眾爭先恐後提供線索,倆秀才很快被逮捕斬首。

這說明什麼?說明庸民反噬恩人是常態,他們無知無識,重賞或者威脅又會榨乾他們僅存的人類良知。如果他們不這麼干,整個人類社會也早就不是現在這個樣子了。

所以,這沒關係。決定社會走向的,其實是百分之五的聰明人,甚至連百分之五都不要。

對人類社會不必悲觀,也不必樂觀。悲觀,是因為你高估了庸民;樂觀,也是因為你高估了庸民。

當然,對李麗娜們中的個體,如果有這樣這類赤裸裸的反噬行徑,還是應當予以嚴厲譴責的,希望譴責的聲浪,能讓她們看到社會的正常態,有助於她們恢復一點應有的良知。

責任編輯: 李廣松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民意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