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好文 > 正文

橫河評論:美中全方位脫鉤前景和武漢核酸普測

作者:
目前北京似乎在這個進攻和防守、強硬和示好之間搖擺,當然主要是進攻。你看是全面的,包括在南海,對台灣、香港、世衛組織,中共病毒(武漢肺炎)的這個源頭調查,甚至胡錫進還發出了核威脅,說中國要造一千枚核彈,再加上還有貿易協定,就是在這些方面我們可以看到絕大多數中共是取這種進攻和強硬的。

川普習近平

(本文是美國時事評論員橫河希望之聲廣播電台訪談。以下為節目實錄。)

主持人:聽眾朋友好,歡迎您收聽《橫河評論》,我是楊光。

橫河:我是橫河,大家好。

主持人:隨著各國疫情的緩和,新的國際格局也開始形成,其中最令人矚目的仍然是中美兩個大國之間的關係。川普總統13日在推特上表示,和中共打交道代價巨大,這裡面後悔之意是躍然紙上;14日,第二天,他又在FOX的採訪中說可以切斷所有的中美聯繫。那麼這些是川普的一種情緒表達呢?還是美國下面的政策轉向呢?後疫情時代的中美關係會如何走向呢?我們今天就請橫河先生來點評一下。

橫河先生,您是怎麼看待下一步的美中關係呢?因為你看川普總統13日在推特上表示,他說和中共打交道代價巨大,一百個貿易協定也無法彌補因為疫情帶來的災難和損失的生命,似乎他對之前和北京交往是有後悔的意思。

橫河:我覺得這是美中關係的另外一個重要的轉折點,這個轉折非常重要。川普總統在接受FOX採訪的時候,他甚至說到可以切斷和中國的一切聯繫,就是美中關係的一切都可以切斷。

我們知道貿易協定是美國和中國關係的一個重大轉折,但是本質上和原來的前幾任政府的綏靖政策有一個類似的目標,就是要把中國規範到世界上一個正常的社會、正常的國際秩序當中去。綏靖政策那個時候是靠寵著、慣著來拉中共;而貿易協定是逼著、打著要中共守規矩,這兩個方法是反的,但是目標卻是相當接近的。

貿易協定不是脫鉤,雖然它最後能起到脫鉤的作用,但是如果說真正脫鉤的話,那就是美國的政策徹底翻轉了,不跟中共玩了,中共自己想怎麼樣就怎麼樣,這也是美國鷹派一直希望這樣的。

實際上這次做到這一步,是中共自己不作不死的勁頭。因為本來貿易協定的第一階段完成了以後,緊跟著就是疫情爆發,造成了世界各個國家都受害,所以各個國家質疑中共隱瞞、掩蓋、封殺,而且要求調查真相,這個是非常正常的表現,因為責任確實中共是主要的。

結果中共是反守為攻,就用各種方式甩鍋、漫罵,對著蓬佩奧破口大罵,人家是美國行政當局的第三把手,在政府這個層面上,總統、副總統下面就是他了,這已經完全違反外交慣例了;然後加強網路攻擊,在香港對民主派進行鎮壓,趁火打劫,對台灣武力威脅,對全世界各個國家誰追責罵誰、威脅誰,這種事情誰能受得了!也就是說本來對中共還抱有一線希望的個人或者國家,現在都絕望了。

有些事情好像中共是佔了便宜,但是實際上它佔了這個便宜以後失去了信譽,損失更大。比如說現在知道中共在壓制世衛組織,要世衛組織幫助它掩蓋疫情的同時,它在全世界搶購口罩和各種防疫工具,這樣造成後來疫情在世界蔓延的時候,全世界都沒有了口罩,都被中共搶購完了。像這種行為最終是讓全世界所有的國家都看清中共的真面目,這種事情做了以後很難讓人原諒。所以中共很多時候就是自己把這個事情弄成這一步的。

隨著疫情爆發的時間,現在不斷的發現還可以往前推往前推,顯然中共在簽這個貿易協定的時候就已經知道疫情爆發了,難怪川普總統要生氣。因為如果是明知疫情爆發,要趕緊和美國簽協議的話,實際上這個性質就完全不一樣了,川普絕對現在有受騙的感覺;而且有越來越多的政治家認識到,你跟中共是沒有辦法打交道的,它不是一個正常的政權。

像美國貿易代表萊特希澤,就在《紐約時報》上發了一篇文章,題目是美國工作離岸的(offshore job),就是把美國工作弄到海外去的這個時代已經結束了,這就是政策的徹底改變。所以美國政治氣氛完成全面轉向,實際上跟這個疫情是有關係的,也就是說再也不可能回到原來了。

主持人:這種政策的轉向,我們在其它方面也能看的到,之前就有議員提議要求立法禁止美國的退休基金投資到中國企業,但當時一直只是說說而已,沒有實現;目前剛剛的消息也是說這個也是實現了。這應該就是美國對中共隱瞞疫情的反擊手段之一吧?

橫河:對,應該是這樣的。其實美國政府對聯邦退休儲蓄計劃(TSP)投入有包括中國公司在內的指數一直不滿,去年疫情沒有爆發的時候,美國政府就表達過這個不滿。但是一個是沒有像現在這樣子正式提出來,這次是庫德洛跟勞工部長說,然後勞工部長正式向TSP提出來的。所以(上次)當時TSP的董事會就一口拒絕了,就是說一定要把這個資金轉移到那個指數,就是投資中國公司。

美國政府提出這個擔心主要是兩個原因,一個是從國家安全考慮的,這些中國公司有兩類是被美國政府關注的,一類是侵犯人權的,像海康威視,它們生產的監控設備,還有一些公司生產很多產品直接在新疆和其他地區,和人權鎮壓、民族鎮壓有關的這些公司;還有一類是生產軍火的,因為中共的整體戰略是以美國為對手,所以軍火都是可能在軍事衝突當中要殺死美國人的,也就是說美國任何情況下支持這一類的公司,就等於是一種自殺行為。

另外在國家安全考慮上,這個基金裡面有相當主要的部分是聯邦僱員和一些退伍軍人的退休基金,如果這筆基金投資到中國公司以後,中共就隨時可以把這筆基金用來作為要脅和綁架美國政府的工具。因為我們已經知道和中共的任何聯繫,無論是經濟的、文化的、教育的、科技的,任何國家之間的正常交往都會、也都曾經被中共用來作為威脅和報復的手段,這是其一。

其二,中國公司不透明,這個已經在美國上市的那些中概股當中被廣泛認識了,說廣泛認識的話,主要是美國立法者、行政當局和美國民眾,其實華爾街是一直知道的,而且他們在知情的情況下幫助那些有問題的中概股包裝上市。像渾水公司抓這些中概股的公司造假,一抓一個準,沒有失手的時候。據說按照美國標準,中概股百分之九十五到百分之九十九都不符合美國上市標準,如果美國公司是這樣經營的絕對上不了市。

那麼為什麼就不能對中國公司上市採用對美國公司同樣的要求呢?實際上就是華爾街用輸血的方式養肥了中共,把中國公司包裝在美國上市圈錢是輸血,把美國的退休基金投資中國公司也是輸血,只是說兩個不同的方向而已。這實際上是,我覺得是華爾街的金融綁架美國政府政策的一種做法。

只是說這一次疫情,美國政府有了一個新的非常充分的理由,這個理由就是在疫情影響下,中國公司的經營和利潤都面臨著更大的不確定性,所以這一種投資它的收益會達不到期望。當然,美國政府提出來以後,他們第二天就開董事會,就決定停止這筆投資了。所以這一次疫情確實使美國更加看清了中共,他會採取一系列的手段反擊,就這一次阻止的這個TSP計劃當中的轉向有中國公司的這個投資項目就是其中之一。

主持人:那我們以前討論比較多的就是說美國的供應鏈會從中國撤退。你看現在美國政府是要求美國公司加快從中國撤離,而且還會補貼搬家費用,所以這個供應鏈的脫鉤是比較明確的。那您覺得下一步會不會是金融脫鉤呢?

橫河:剛才講的兩件事情和金融脫鉤都是有關係的。一個就是要嚴格按照美國的標準來審計和審查中概股,因為中概股它不向美國的監管機構提交財務報表,就這一條就可以基本上把中概股,即使不是百分之百也是百分之九十五以上,全部都讓它退市,就趕出去,不在美國股票市場上市了。

新唐人上一周有一個節目,題目好像就是講華爾街養虎為患的,它就提到中國證監會的主席親自跑到美國來做說客,挨家跑國會議員,就跟美國國會議員解釋說中國公司的財務報表是國家機密,不能提供給美國。既然是國家機密不能提供美國,那就很簡單嘛,當初你根本就不應該來美國上市,當然華爾街是有責任的,現在也可以退市。你不管怎麼樣,入鄉隨俗的話,你到美國來就要按照美國的規矩辦。

另外一件事情就是剛才講的禁止對中國公司的投資,這裡頭包括聯邦退休基金。其實不止這些,就是講退休基金的話,還有各個州的退休基金都有中國投資的。當然這個不會立刻就完成,因為每個州有自己的法律,聯邦也管不了那麼多。但是像這種金融脫鉤應該是一個趨勢。

主持人:前一段時間還有一個新聞就是說,MIT今年提前錄取的名單中沒有一個是從中國大陸招收的學生。其實這個已經是連續2年的情況了,並不是今年最新的情況;但是今年比較特別的是斯坦福也同時取消了在大陸區的面試。所以很多人就擔心說這是不是教育脫鉤的一個前奏?您怎麼看?

橫河:我想這個脫鉤將來是全面的,只是說教育脫鉤是一個非常重要的有象徵意義的事情,它比政治、經濟、金融脫鉤更有象徵意義,也特別具有諷刺意味。因為在美中關係當中,最早就是八國聯軍進北京之前,美國提出的門戶開放政策。這個門戶開放政策是美國單方面提出來的,而且主要是對列強提出來的,還不算是美中政府之間的交流。

美中政府層面的真正的交流是美國退還了部分庚子賠款,開辦留美預備學堂,就是清華的前身。也就是說美中政府的交流是從教育開始的,而且是美國通過接收中國留學生的方式幫助中國培養現代人才。當然這期間間隔了30年,從1949年到1979年,這個是中共單方面切斷的,也就是說有過一次脫鉤,是中共單方面脫鉤。

現在具有諷刺意味的是在幫助中國培養人才這一方面,120年以後,中共的統治回到了八國聯軍之前的義和團時代;而美國開始改變120年前就開始的幫助中國培養現代人才的政策。當然這個政策沒有全面改變,但是有這個趨勢。這不是美國造成的,而是中共大量的盜竊美國科技和知識產權的方式所造成的後果。

現在美國有一些人提出來說,中國留學生到美國來應該重點學習人文而不是科技。當然他們擔心的是盜竊科技知識產權。但實際上這個是很有意思的事情,一百多年前,就是洋務運動時期,有人比較過滿清政府和日本派往西方的官員他們所關注的學習的內容,就得出了日中如果開戰,中國必敗的結論。因為滿清的官員到西方去是參觀工廠、學習工業;而日本的官員是到人家的議會去學習參觀、學習別人的制度。這就是一個「用」和一個「體」之間的區別。

主持人:您剛才講的這個「體」是什麼意思?

橫河:「體」就是體制的問題,「用」就是這個實用的技術方面嘛,日本人當時學的體制。現在美國有人說為了防止被盜竊科技應該學習人文。但實際上學習現代西方的管理,包括社會制度、思想方法,這是改變一個國家的根本。但中共實際上它是屬於那種短平快,就是說它的制度不想改變,但是它想通過技術來壓倒別人。

主持人:您剛才提到說美國方面非常擔心中共會來偷美國的科技,所以這個脫鉤風潮是不可避免的會蔓延到科研技術,這個科研研究的領域,對吧?

橫河:現在已經不是會不會蔓延到科技領域,而是到什麼程度的問題。因為在科研領域當中清除中共影響力是比教育還要早的事情。從中共角度根本就不存在正常的科技交流的問題,它有機會就會偷。當然別的國家也有偷科技的,但是那是個人公司的行為。作為國家政策,全方位無所不用其極去做這種盜竊知識產權的行為的,全世界也就是中共。所以最後可能也只有切斷聯繫這一條路,就是你只要有聯繫,你就沒有辦法。

前幾天阿肯色大學有一個電子工程系的主任叫洪思忠(Simon Saw-Teong Ang),他是馬來西亞人,應該是馬來西亞華人。他被起訴電信欺詐,就是說是參加了千人計劃,而且試圖隱瞞被招募成千人計劃。其實他的事情也是很可笑的,他是人家在圖書館撿到一個硬碟,然後交出去說是看一看能不能找到失主,別人一看就是他和中共方面千人計劃招募者之間的聯繫,說我這裡現在很緊張、很危險,你們那邊要把有關的東西給銷毀掉。結果是這樣暴露的。也就是說你只要跟中共聯繫,出賣美國利益也好,它什麼方式都可能把你揭露出來。因為那個人其實人家不知道。

主持人:我們再來看一下中國方面的反應,就是面對這些國際壓力。北京方面前兩天它宣布對79種美國的商品會免除關稅,而且就是說去年一年收的也會退稅。那這個是不是就對美國示好,想緩解關係的措施?

橫河:這方面我覺得是有的,因為現在美國的疫情有所緩和,所以美國政府必須開始審視貿易協定執行的情況。估計在這之前,因為大家都在忙這個疫情嘛,所以貿易協定基本上沒有執行,有這個可能性,我沒有去檢查,因為畢竟這個是川普總統任上完成的一個重大成果。

而目前北京似乎在這個進攻和防守、強硬和示好之間搖擺,當然主要是進攻。你看是全面的,包括在南海,對台灣香港、世衛組織,中共病毒(武漢肺炎)的這個源頭調查,甚至胡錫進還發出了核威脅,說中國要造一千枚核彈,再加上還有貿易協定,就是在這些方面我們可以看到絕大多數中共是取這種進攻和強硬的。

只是這一個事情,當然你可以說是一個信號,但是多半是不得已,就是說它很可能扛不住才這樣的。估計美國在這種情況下,在對疫情要調查、追責的情況下,很可能對貿易協定的落實會非常強硬。所以北京可能搶先來做一些動作,來表示它做了一些事情,以免美國進一步懲罰。因為中共畢竟面臨經濟大衰退的問題,如果美國在貿易協定方面對中共的執行情況不滿意的話,進一步懲罰的話,那麼對中共的統治是有危險的。

當然,經濟大衰退,其他國家也是,但是因為只有中共是以經濟發展作為唯一合法性替代品的政權,別人是靠選舉上來的,(不行)了不起就選下去嘛,所以說經濟衰退中共政權的威脅比對其他任何國家的政府威脅都要大。

主持人:還有一個事情也是有點讓人想不通的,就是武漢在宣布了35天零確診之後,突然要全市地毯式的核酸檢測,要連做10天。您覺得是不是也跟這種國際壓力有關係呢?因為官方的說法是說武漢又出現了6例社區感染。但是您知道在一千多萬人口的城市,因為6例社區感染就要全市檢查,您怎麼理解呢?

橫河:我覺得武漢這個地毯式的核酸檢測應該和社區感染沒有關係。現在已經知道了,就是中共病毒(武漢肺炎)跟SARS完全不同。中共的信息,在中國出來的信息是不透明的,所以我們暫時不考慮。

我們從世界各地疫情傳播的情況來看的話,沒有一個國家現在是以徹底消滅為目的,除了台灣,台灣就是說他控制得很好,基本上每一個病例都監控住了,其他的國家都做不到。就是說它的傳播基本上就像流感一樣的,哪一個國家會說今年流感來了,我把它全部消滅掉,不可能。

現在世界上絕大多數國家是以控制大規模的爆發,就是避免癱瘓醫療系統為目標的,而不是以零確診為目標的。而且這麼多無癥狀帶毒的傳播者,你怎麼去查?就是說要把武漢作為曾經的爆發中心,你要做到一例都沒有,這個好像對西方大部分國家來說是一件不可想像的事情。

再加上核酸檢測它本身就有假陰性,就是漏測的很多,起碼在武漢這樣一千萬人口的城市,如果你真的開始檢驗,檢測漏掉的,就是假陰性,這還不算是檢測試劑質量不好,就是質量好的情況下,它因為(病毒)很低嘛,所以總是有假陰性的。在這樣大的城市,如果普遍檢測的話,隨隨便便幾千、幾萬,甚至幾十萬人被檢測漏掉都可能的。所以正常的思維,他不可能為了6例社區感染,那樣子的為一千萬人做普查,這不大可能的。

再說,剛才講的是檢測試劑很準確也會漏,那不要說現在中國的核酸試劑的檢測的準確性有多少。過去人們不清楚,現在全世界受中國檢測試劑的偽劣產品之害,大家都知道中國試劑是不靈的。如果最終檢測的準確性不到50%的話,這個檢測就沒有意義了。

現在武漢,就至少按照中共自己的數據和定義的話,第一波疫情已經基本上過去了,特別是在武漢,疫情已經過去了,再進行這種檢測有什麼意義呢?我覺得這是沒有意義的事情。

美國大規模的檢測是什麼時候開始的?是在疫情大規模爆發開始的時候進行大規模檢測的,一直持續到現在。當然,大多數地區現在新增病例和死亡病例都開始下降了,這種大規模檢測核酸,它是為美國各地抗疫情、全國的資源分配、治療方案、制訂政策等等提供依據的,所以說它跟治療和控制疫情的擴展有關的。當然最終決策是否完全正確,會有歷史來證明,現在誰也不知道哪一步是對的,哪一步是錯的。至少美國在做決策的過程當中,他是有科學、醫學、流行病學的依據的,而不是拍腦袋的。

現在美國是大規模的測抗體。這個測抗體它的作用不一樣的,它是評估人群的感染率,從而逐步開放,為這個奠定基礎的。武漢不存在這樣的問題,它是核酸檢測,並不是抗體檢測,它不能提供人群當中感染率的數據,也不能為開放不開放提供依據。

我剛才講的美國的這些檢測,它都是有明確目的;而武漢市的全市的檢測似乎沒有什麼明確的目的。這就是為什麼有人懷疑這裡有利益輸送的問題。那麼多國外退貨的檢測試劑,國內倉促上馬的這些生產的廠商,沒有背景的可以讓他倒閉,那背景很硬的怎麼辦?會不會是拿武漢民眾再割一次韭菜?就是說讓每個人都有個檢測,不知道個人檢測是不是要付檢測費?如果要,那就基本上肯定是利益輸送了。你想想看,連鍾南山都利用疫情來替企業做廣告。畢竟很多隔離的都要交費,所以很難確定這個檢測是不是要個人交費。

紐約我知道,街上確實是有政府設立的免費檢查站,每天都有很多人排隊,那這幾天我看到排隊的人少了,看來疫情確實在減緩。

主持人:我們看到中國最近確實是爆發出來一些感染案例,主要是集中在東北比較多,如果您覺得利益輸送的話,那為什麼在東北不進行全民檢測,在那做不是更合理嗎?而且就是說為什麼會是在表面上控制的很嚴的武漢市這麼積極呢?

橫河:這倒是正好說明了這種全民核酸檢測它並不是當前防疫和治療的需要,因為廣泛的核酸檢測是找出被感染者和傳播者,以便隔離和治療,就是對現在的疫區和潛在的,或者正在爆發的區域,它的意義比較大。而武漢雖然是曾經的起源和爆發中心,但是根據中共的數據,已經那麼多天零感染了,它一點都不比其它的地區更需要檢測。

所以說這有三個可能性,第一個就是中共說武漢的零確診,這個數據是假的。當然假不假的話,那它可能整個疫情是減緩的,這個基本上是可以確認的。

第二個可能性就是各地的地方政府是自己主動比較積極,為什麼呢?他需要掙表現。那麼各地政府對中央政策的理解是有差別的,就不同的,所以各地掙表現的方式是不同的。那正好可能武漢當局認為全面檢測,上面會滿意,所以實際上這個跟疫情是無關的。

再一個可能性就是我剛才講的利益輸送,就正好這個利益集團看上了武漢,因為從政治投機和利益這兩方面來看的話,武漢都比東北重要;當然從疫情來看的話,那很可能武漢現在沒有東北重要。從這幾個分析來看的話,它這個檢測很可能就是其它多種原因,最不可能的就是跟疫情有關。

主持人:好,那麼這次節目的時間已經到了,感謝您的收聽,我們下次節目時間再見。

橫河:好,謝謝大家,再見。

責任編輯: 江一   來源:希望之聲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好文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