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人物 > 正文

和外國「武術大師」比 中國的只是裝X的初級階段

作者:
太極大師馬保國的比賽應該都知道了。叫囂了大半輩子,68高齡難得一次出手,被一50歲小伙兒三拳打挺了。

太極大師馬保國的比賽應該都知道了。叫囂了大半輩子,68高齡難得一次出手,被一50歲小伙兒三拳打挺了。

這兩天很多人笑話馬大師,都說他常年裝逼,終於被打臉了。但其實,老王我作為一個打小就混跡在武術圈的人,對這類事情見得多了,忍不住想說一句:

你們講馬保國師傅啥都行,單說他很裝B,還真的談不上。

馬師傅頂多是嘴巴欠一點,屬於口炮型選手,對記者喊:你打我啊;對張偉麗喊:你過來啊;對徐曉東喊:你來絞我呀……

除此之外,他還真談不上什麼太浮誇的表演。你們覺得浮誇,那是因為沒見過。就他這裝X水平,放在圈內的大師們面前,實在是不入流的。

01

首先,在國內,馬師傅的裝X就不夠看的。

對比另一個人,那個傳說中的名字——閻芳。

10年前,閻芳大師在收徒儀式上打徒弟一戰成名,玉手輕揮,抖得一群徒弟或是漫天亂飛,或是像觸了高壓電似的抽搐不已。閻大師從此成為國內裝X界的宗師級人物。

後來她在各個場合揍徒弟:

 

 

注意到最後那個不停轉的女徒弟沒有?

如此神功,但是你注意,她膨脹了嗎?沒有!閻芳會裝。她從來不像馬保國一樣口嗨。這麼多年了,你什麼時候聽過她說「你來打我啊」這種話?

後來央視慕名而去採訪報道,記者年輕,不懂事,非要親自體驗閻老師的武功。

這時候就看出閻芳跟馬保國的境界差距了,要是馬保國大師在這,肯定會說:來,你打我啊,我能接化發。

閻芳就不會說這種話,她說的是:行,你站好,吃我一掌。

只見閻大師對小記者發功,記者身後的徒弟們被震飛好遠,記者自己卻一臉懵逼的杵著,略帶尷尬。

 

 

那麼閻芳大師就這樣被拆穿了嗎?不,並沒有。面對質疑,她臉不紅心不跳,還能繼續裝,對記者說:你沒練過太極,所以感受不到我的功力。再配合一臉惋惜的神色,彷彿在嘆息小夥子沒有習武天賦。

她跟馬大師,一個是挨打,把主動權交在別人手裡,搞不好就要被人打得烏眼青,原形畢露;一個是打人,把主動權握在自己手裡,事後怎麼解釋都行。

這就是水平,這就是境界。

然而,閻大師代表的,只是國內的至高境界而已。和國外洋鬼子同行的境界,那還有相當的差距,只能說還是處於裝X主義的初級階段。

02

越南大師雄哥:空氣絞盤

先說我們隔壁,越南胡志明市,前些年就出了一位大師。

這位大師名字叫Huynh,融合越南當地眾家之所長,自成一派,門派隨他姓,名為Nam Huynh Dao,譯成中文叫:雄哥道。

這位大師,我們就叫他雄哥吧。

雄哥有個特點:只穿西裝,可以說是大師中的一股清流。其他大師都要穿道服、練功服,而他只穿正裝,西裝革履是標配,儼然是西裝暴徒的原型。

尤其是後面站上一排裸衣的徒弟,更反襯出大師衣不染塵的高潔形象。

 

 

雄哥的功夫,我取了個名字,叫做空氣亂流絞盤。

施展神功之時,他儼然一個指揮家,雙手有節奏的擺起來,徒弟就會好像被遙控著做出各種痛苦的反應。

雄哥跟閻芳比起來,最優秀的一點在於,他不僅自己裝得到位,帶出來的徒弟也都是資深演員,眼睛裡都是戲。

他們配合師父的時候,身上肌肉鼓盪,大汗淋漓,卻仍舊不低雄哥信手一揮。

 

 

事後,再加上一臉心悅誠服的小表情,狂熱的鼓掌,雄哥的形象頓時偉岸起來了,相比之下閻芳大師的徒弟身材管理不到位,演戲也略顯浮誇,像是影視城的玩票群演。

雄哥給我們上了一課:裝B,不能光自己裝,大家裝的好,才是真的好。

03

日本大師柳龍拳殺氣震懾大法

再說我們的另一個鄰居日本,歷來習武之風濃厚,大師輩出。

有一位大師,前後各推五百年都找不到能超越他的存在。在他面前,閻芳也得執弟子禮,叫他一聲前輩。

這位大師叫柳龍拳。

據說他當過和尚,禪修多年大徹大悟,得佛祖夢中傳法,頓悟了各家武學,將合氣道、柔道、中國氣功熔於一爐,創「大東流合氣道」,走上了裝B之路。

柳大師逢人便說,自己縱橫江湖數十年,職業對戰200餘次,未曾一敗。

當別人被震懾住後,他往往還會平淡地補一句:我打人從不超過3秒,同時流露出高手無敵的寂寞感。

大師開有自己的道館。按照他自己的說法,因為找不到對手,於是大師每天日常就是:打徒弟。

他還動不動就百人斬,讓全館的弟子一起上,他單挑一群弟子。

隔空戳指,好像六脈神劍:

 

 

輕輕揮手,弟子們飛出;一個瞪眼,弟子倒下;手指轉動,弟子在空中兩個後空翻轉體落地。

有記者去採訪,問大師:您是怎麼怎麼做到的?

責任編輯: 寧成月   來源:今日悉尼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人物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