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人物 > 正文

佩洛西稱川普病態肥胖症患者 是赤裸裸的歧視行為 這是對所有胖子的侮辱…

民主黨大佬、國會議長佩洛西最近又刷屏了,因為她罵川普總統是病態肥球!這次甚至比她當眾撕碎總統演講稿更加勁爆

民主黨大佬、國會議長佩洛西最近又刷屏了,因為她罵川普總統是病態肥球!這次甚至比她當眾撕碎總統演講稿更加勁爆:

南希馬上就要年滿80歲了

她馳騁華盛頓政壇半個世紀

肯尼迪時代就嶄露頭角

曾經是一位很有希望的政壇新星

目前也是美國第三號人物

然而她最近的表現

真的讓人不知道該如何進行評價

1

南希上電視羞辱川普太肥

今天南希·佩洛西在全國有線新聞電視台公開羞辱了唐納德·川普總統!她既沒有說中共病毒大流行、也沒有指控羥基氯喹對感染者的可能的危險,她只是簡單地重申了胖子們永遠怨念的事情:南希恨我們,而公開的侮辱卻是可以接受的……

佩洛西是如何部署這種誹謗的?甚至都沒有什麼有趣的地方,曾經被稱為胖子的人聽了都會很關火。如果,我們回到那段錄音,你可以聽到佩洛西說,「他是我們的總統,我寧願他不要服用未經科學家批准的東西,特別是在他的年齡組和他的體型不太正常,我們可以說,川普屬於體重組-病態肥胖患者……他們說的」

南希議長在電視上一次微小的舉動,也許她不認為這屬於一種傷害,但我相信諸多曾被說成「胖子」的人都會告訴她,刀子扎了心了!她這樣描述著,是為了意圖和執行掩飾難以停止的羞辱衝動,並以可接受的共同偏見,來統一不喜歡川普的其他人。

佩洛西擅長這種脂肪類羞辱,因為大多數人都是如此。它的強大,是因為仇恨的言論總是特別能吸引很多相似偏好的人,我知道,很多人討厭胖墩。如果你宣稱喜歡佩洛西羞辱川普的方式?那麼,只能證明你喜歡它是因為你討厭胖紙。這邏輯並不複雜。

佩洛西並非一個現代版的蕭伯納,此君發現了一個令人厭煩的事實:人們喜歡說別人是胖子來侮辱體重超標的人。她只是在行使公開的偏見——你在對手身上找到了要痛恨的東西,然後告訴了觀眾,如果恰好是觀眾喜歡的那種討厭的玩意,你就統一了他們的觀點。我們人類只是習慣於此,因為胖紙一直受歧視卻不敢反抗!相反,有人喋喋不休地談論「Chinese」病毒或墨西哥強姦犯或「假新聞」記者時,眾媒體一定會站出來捍衛「正義」。(然而你們這群新聞人卻對南希的公然侮辱行為熟視無睹)

我為我今天在社交媒體上看到的所有自由主義言論感到尷尬,這些言論做了他們通常喜歡評判川普支持者的事情,讚揚佩洛西被認為是史詩般的侮辱行為,並用自私自利的論據為他們的個人偏見辯護。

他們的大多數辯解都是圍繞著一個簡單的借口,那就是,佩洛西稱他為「病態肥胖」,只是陳述了一個醫學事實,並表達了對他的健康的「擔憂」。然而這顯然存在一個邏輯斷點:要麼她是無辜地評論——然而她不是——要麼她是此類侮辱的總策劃——她似乎也不是。

每個人都為這種侮辱歡呼的原因,是我們生活在一個完全的肥胖恐懼社會。這讓人們看到這種公開的侮辱感到特別興奮,並對川普可能的反應翹首以盼。對胖人的偏見,也完全屬於……為什麼它是一種侮辱,同時卻允許國會議長和她的辯護者把它當作虛偽的關心?

佩洛西知道這一點;她很願意選擇這樣侮辱川普,無論如何,因為,像許多事情一樣,她從不在乎美國胖紙們的感受。如果她現在被迫考慮自己的行為和川普之間的聯繫,她可能會默默告訴自己,川普(的體型)比她差得多,而且,正如許多人(至少私下裡)所說,「這不像是一個真實的身份評價,所謂病態肥胖——如果他們只是在減肥,他們就不會有這個身份……他們就不會這麼噁心了。」

佩洛西似乎在盤算,在我們美國的文化中,胖人已經自我憎恨和沉默到了沒有誰會對公然羞辱大驚小怪的地步,而毀滅性的自我否定也將是值得的。她這麼玩是本能——作為一個有經驗的政客;我相信她是對的,這對她來說是成功的。去年12月,喬•拜登也耍了一個類似的花招,讓一位在競選站敢於向他提出一個完全合理的問題的選民蒙羞。看來,公然侮辱,正在成為民主黨人的一種政治傳統…

在美國,肥胖羞辱被視為一種軟偏見,即使是民主黨內保守派也會寬恕。

……即使在夢中,我也沒能擺脫這煩人的體重——不是我自己的體重,而是來自數以千計的碎碎念中骨子裡的仇恨,編織在我們美國文化的每一個角落,就像人類呼吸一樣自然。

爾等也在同樣的仇恨中沐浴著。對爾等眾生來說,它表現出一種對肥胖傳染的恐懼——有些人甚至認為自己會從胖紙同事身上獲得脂肪。也有人把它定義為一種清教徒主義——畢竟,肥胖就是懶惰,因為如果我們有更好的性格,胖了就很不美國,所以我們會運用意志力來減肥

今天,數以百萬計的美國胖子正在收聽,佩洛西所說的關於川普和胖子們的可怕的仇恨言論。我們中有太多人渴望用這些話來表達對肥胖者的仇恨,沉默並懲罰胖墩的存在。這種衝動一直存在於我們的文化中,而且,你似乎都不敢說它不對。請試著舒展一下自己,看看它是如何影響我們的,然後?去感受一種簡單的同理心,這種同理心能讓我們彼此的關係變得更美。

此外,侮辱唐納德·川普的光榮方式有很多,然而佩洛西選擇了最愚蠢的方式,使用了偏激的針對體型的人身攻擊。這顯然不是一位大國議長應該做的。

責任編輯: 時方   來源:星系花園秘境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人物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