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民生 > 正文

回不了的國:那些困在海外的中國人

受疫情影響,大量中美航線被切斷,數百萬困在海外的中國人陷入了這樣的困境:高價買票、航班取消、再買票再取消還有人因簽證到期無法繼續待在美國而不得不向大學申請學生簽證。何時才能踏上歸國之路,對想要回國的人們來說仍然充滿了不確定性,以下幾個故事,也許就發生在你我身邊。

方碩(音)正緊張地坐在加州戴維斯市的學生宿舍里,他不知道自己能否登上5月26日飛往上海的航班。

最近幾個月,這位22歲的大學生已經買了四次航班機票,試圖逃離美國的新型冠狀病毒(COVID-19)大流行,回到相對安全的家中。他說,到目前為止,除了這趟即將到來的航班,所有的航班都被取消了。

加州大學戴維斯分校(University of California,Davis)學習統計學的方碩,是眾多被困在海外、為了一張回家的機票而輾轉反側的中國人中的一員。

5月19日,《21世紀經濟報道》獲得中國民航局一份最新特急電報通知稱,五個一政策將持續執行到10月。五個一是指一家航空公司在一個國家保留一條航線,一周至多一個航班的規定。這意味著,方碩和數百萬困在海外的中國人仍然要在未來數月裡面臨回國巨大的不確定性。

一票難求

隨著新冠肺炎開始在全球範圍內傳播,3月29日中國民航局實施五個一政策,已將入境國際航班數量削減至每周134架次以下,這還不到疫情爆發前的2%。包括中國公民在內的每日乘飛機入境的人數被限制在4000人以內。

相比極其有限的入境航班數量,困在海外的中國公民人數則極為龐大。中國教育部官員在上個月的一次新聞發布會上說,截至4月2日,中國160萬留學生中有超過85%的人(即136萬)仍留在國外,其中有約37萬人是在美國求學。另據中國商務部的統計數據,截至3月底,有74.4萬名中國公民以合同工身份居住在海外各國。

除此之外,在旅行中莫名卡在當地、探親簽證已經過期、在國內申請到工作需要回國報到、家人急病趕著回去見最後一面、老人帶的處方葯不夠又負擔不了歐美昂貴的醫療費用許許多多的中國人因為各種原因需要回國,但航班數量的減少導致機票價格飆升,而且充滿變數。導致世界各地的中國護照持有者要麼被困在當地無法回家,要麼與滯留的同胞爭奪有限的機票。

我不知道飛機是否真的會起飛,但我必須試一試。

方碩說,他認識的很多留學生朋友從4月份開始就一直在兜圈子,試圖購買機票,有些人已經購買了九張或更多的機票,航班均已被取消,但退款遲遲不能到賬。

在我拿到退款之前,我別無選擇,只能繼續買另一張票。你能做什麼?你的航班又被取消了,你想回家。許多人跟我的處境相同,方碩說。

圖註:紐約肯尼迪機場。一個行業組織稱,航空業的客運量下降了約94%,6215架飛機有一半停在主要機場和沙漠機場。

美國聯合航空公司(UnitedAirlines)駐舊金山的一名空乘人員對《南華早報》表示,自從疫情爆發期間美國開始禁飛以來,他就看到航空公司在出售永遠不會起飛的航班的機票,而且美聯航和達美航空公司都是這種做法。

我認為這是航空公司的過失,他在電話中說。我為那些被困在海外的旅客感到難過,他們不得不支付多張機票,希望其中一張能真正起作用。這位空乘人員和方碩以及他的同伴們都懷疑,暫被扣留的退款為現金緊張的航空公司提供了一個資金庫,幫助其維持運營。

方碩知道在這個月登上回家的飛機的可能性不大,他剛剛得知5月26日的航班也被取消了。他說:我不知道飛機是否真的會起飛,但我必須試一試。我知道航空公司的情況,我知道他們現在沒在飛。也許有些航線會重新開通。但我們不想放棄。

進退維谷

我們進退兩難,是留在美國,成為反亞洲犯罪的受害者;還是回家,冒險失去繼續學習的機會?

3月份唐晨(音)被公司解僱了,她睡不著覺。一連幾天,她的心都在狂跳。有一個問題擺在她的面前:她能留在美國嗎?

唐晨來自浙江,自2014年以來一直在美國工作,此前就職於賓夕法尼亞州華盛頓堡的一家軟體開發公司。她的H1-B工作簽證將於今年晚些時候到期,因此,唐晨已經開始申請綠卡。

33歲的她對在美國未來的生活充滿信心,甚至已經購置了一套公寓。

但當唐晨在3月13日被解僱時,她不僅失去了收入來源,還失去了簽證身份。在像唐女士這樣的H1-B簽證持有者失去工作後,他們只有60天的時間來申請改變身份,或者找到一個願意擔保他們工作簽證的新僱主。

如果他們找不到一份新工作或無法及時改變身份,就必須離開美國或者非法居留下去。如果他們在美國超期滯留超過180天之後離開,以後再入境會非常棘手。

問題是,在目前的環境下找工作很難,更不用說找到一個願意承擔額外費用和簽證擔保文書工作的僱主了。唐晨對CNN表示,在被解僱後,雖然她一直在積極地申請新工作,但沒有得到多少面試的機會,而且在經濟衰退的大背景下,她對自己能否被錄用並不樂觀。

她本已經聽天由命,一度想著乾脆回中國算了結果卻發現連這也辦不到。4月份的直飛航班都沒有座位了。即使現在想回去,我也買不到機票,她說。所以現在唐晨只剩下了一個解決方案,她在拚命向大學申請學生簽證,這樣就可以合法地留在美國。

唐晨是因為發現買不著票而申請讀大學,而許多在美的留學生則是因為擔心回到中國後面臨學生簽證續簽和停航的各種挑戰,於是繼續留了下來。不過留在已經停止授課、廣泛封閉宿舍的校園裡,對他們也構成了巨大的考驗。

就讀於威斯康星大學麥迪遜分校的唐寒竹(Hazel Tang,音)就面臨這樣的問題。她對當地媒體《Madison365》說,回國的機票已經漲到了1萬美元以上,很多像她這樣的學生都坐不起飛機了。而且她擔心即使回國,將來回到美國可能也會更加困難。

我們必須決定是否冒險回家,而且即使我們回去,如果以後不能進入美國怎麼辦?小唐說。我們進退兩難,是留在美國,成為反亞洲犯罪的受害者;還是回家,冒險失去繼續學習的機會?

小唐對歧視的擔憂並非毫無根據。據新公共誠信中心(NCPI)進行的一項民意調查顯示,超過30%的美國人目睹過有人將流行病歸咎於亞洲。在接受調查的亞裔美國人中,這個數字躍升至60%。

網站Stop AAPIHate追蹤了在流感大流行期間對亞裔美國人和太平洋島民的歧視,該網站還報道了從3月到4月發生的近1500起性騷擾事件。據該組織稱,像辱罵和言語騷擾等微侵犯行為是最常被報道的案例。

小唐說:我們只是覺得住在麥迪遜不太安全,儘管這是我們現在唯一的家。我真的感覺受到了威脅如果我死於這種暴力攻擊而不是病毒呢?

目前困在迪拜的陳昭(音)經歷則更加坎坷,他在四年前來到德州大學奧斯汀分校,從事癌症研究,今年1月他回了趟國,辦理學生簽證續簽,結果還沒有拿到簽證就遭遇了川普總統下達的旅行限制令。陳昭說,他看到有許多留學生改道第三方國家解決簽證問題,很多人去了泰國,我選擇了阿聯酋。然而,就在他在迪拜自我隔離兩周後,美國駐迪拜領事館也無限期地停止了例行簽證申請,到了4月初,迪拜更是中止了所有航班。所以他現在的困境是:既去不了美國,也去不了中國,而是卡在了人生地不熟且生活費用極為高昂的第三國。

陳昭已經做好了有一陣子回不了奧斯汀的準備,現在想著開源節流。他搬出了酒店,住進了愛彼迎(AirBnB)。他與一個華人社區建立了聯繫,大家和他同病相憐,都在試圖回美國工作或上學。

他說:我有一個在線聊天小組,現在有68人滯留在迪拜,我們所有人原本都打算在這裡接受簽證面試。而且據他統計,在塞爾維亞、泰國和巴貝多還有很多類似的群體,都陷入了尷尬的等待中。

我撐不了多久了

許多國家和地區都已經像迪拜一樣停飛所有國際航班,因此留學生家長和滯留旅客都希望中國能安排飛機撤離僑民,從3月初到4月20日,中國政府只組織了20架撤僑包機,遠少於英國、美國或歐洲大國。

圖註:巴基斯坦現狀。

最近,中國分別在5月2日安排一架包機,從迪拜撤回273名中國公民;在5月7日安排兩架包機,從尼泊爾接回346名中國公民。使館方面表示,撤僑優先考慮兒童、老人、孕婦、殘疾人和處境極其艱難的人,因此仍有部分中國人留在當地。

相比留守歐美,滯留在印度、巴基斯坦等欠發達國家的中國人此刻更加惶恐。

我覺得自己已經不再是活生生的人了。

我現在可有可無,只不過是一個數字。

一個20多歲的背包客說,自3月份以來,她一直試圖回到中國探望生病的父親,但被困在東印度一個偏遠村莊的青年旅社,在那裡她很少外出。在印度面臨這麼惡劣的條件,我感到非常委屈。

一名在深圳一家醫學研究公司工作的25歲吳姓男子說,他已經在巴基斯坦滯留6周了,在這段時間他買了好些張昂貴的機票,但都被取消了。吳先生擔心與疫情高峰期的中國相比,現在的巴基斯坦更加危險。一切只能靠自己,他說。現在連許多醫務工作者都沒有口罩或適當的防護設備。他形容現在的感覺就像是你親生母親告訴你,她照顧不了你,你得找別人幫忙。

中共領導人多次警告說,輸入性病例是引發中國COVID-19疫情死灰復燃的最大風險。這使得中國外交官處境艱難,很難幫助公民回國。

上個月底,中國駐阿聯酋迪拜領事館的官員在與大約500名滯留的中國公民進行在線視頻通話時,遭到了嚴厲指責。這些官員敦促與會者留守當地,為國家盡自己的一份力量。

迪拜領事館視頻通話的一名參與者在接受採訪時說,她回國的航班已經六次被取消了。她兩個月前持旅遊簽證前往迪拜,目前仍被困在那裡。由於無法工作,她現在每天只吃兩頓飯,好節省開支。

我撐不了多久了,她說。我覺得自己已經不再是活生生的人了。我現在可有可無,只不過是一個數字。

責任編輯: 李華   來源:紐約華人資訊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民生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