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文集 > 正文

王力雄:當局想讓漢人佔領新疆

—回憶新疆旅行見聞(八)

作者:
當局目前實行的民族政策,是政治上管的很緊,嚴厲鎮壓,而為了體現對少數民族的照顧,平衡政治上的強力鎮壓,在民事方面相對管得松,還出台一些照顧措施。這種大處鎮壓、小處放鬆的民族政策,其實會導致最不好的結果。政治鎮壓造成的民族對立,不會因為民事上的照顧減小,反而使得少數民族被政治鎮壓形成的挫折和怨氣,正好借小處發泄。

維吾爾族婦女和兒童在喀什市艾堤尕爾清真寺前的廣場上(法新社圖片)

火車到巴楚,一些人下車了,空出座位。一個到喀什搞傳銷的漢人立刻佔了整條三人座,躺下裝睡覺。巴楚新上車的人多,有些人找不到座位,那漢人一直裝睡不起。一個上尉軍銜的維族軍人帶著老婆孩子,轉了好幾圈沒有座位,便試圖撥醒那人,請他讓座。那人沒法繼續裝睡,卻不讓座,和軍人發生爭吵,很兇的樣子。其它一些維族乘客幫上尉說話,那人還是混不講理,很讓人討厭。我相信如果在十年前,他一定會挨打(我當然不同情)。現在真是發生了變化,維吾爾人收斂了很多,漢人則囂張了很多。後來雖然被勸開,上尉一家坐下了。但是可想而知,上尉心裡會長久不舒服。很難讓他不把那人和漢人整體聯繫在一起,進而想到在他們的家鄉,外來者為何會這樣不講理。而他漂亮的小男孩,也會留下漢人的兇惡形象,播下敵對的種子。

火車到喀什晚點一個半小時。見到小杜,帶我去維族餐廳吃飯。想請我喝啤酒,飯店卻不賣,也不允許喝,而且對問有沒有酒表示反感,弄得小杜很沒面子。小杜是喀什出生的漢族女孩,言談中也蔑視維吾爾人。她說跟維吾爾人基本不來往,他們素質太差。我請她舉例,她說維族人到機關辦事,明明有衛生間不用,卻在走廊或樓道撒尿;明明是禁煙的地方,他們就是抽煙,不聽制止;給等待者坐的沙發,他們會躺在上面不讓別人坐。這使我想起剛在火車上見到的爭吵,卻是漢人躺著不讓人坐。小杜跟火車上見到的警察一樣,說現在喀什正在進行的城市改造,目的是把維族放得遠一些,和漢族隔開。

當局目前實行的民族政策,是政治上管的很緊,嚴厲鎮壓,而為了體現對少數民族的照顧,平衡政治上的強力鎮壓,在民事方面相對管得松,還出台一些照顧措施。這種大處鎮壓、小處放鬆的民族政策,其實會導致最不好的結果。政治鎮壓造成的民族對立,不會因為民事上的照顧減小,反而使得少數民族被政治鎮壓形成的挫折和怨氣,正好借小處發泄。譬如小杜說的維吾爾人不上衛生間而要在樓道撒尿,是因為「素質低下」,還是因為要表達不滿呢?當這種發泄因為有少數民族身份在處理上有差別,則會模糊社會的法治概念,似乎對少數民族有另一套法律標準。反過來使漢族反感,又會進一步加劇民族對立。最後沒有一方滿意,少數民族認為自己的權利不如漢人,漢人則認為少數民族有更多特權。

一位網上讀者寫給我這樣的信:「近年來,在京藏人商販從無到有,從地下通道、人行天橋堂而皇之的移師街道,甚至在長安街兩側、使館區安營紮寨。城管隊員巡查時,其它流動商販驚慌失措、倉皇躲避,藏人商販卻安然自若,甚至手頭的生意也不耽誤。為什麼城管隊員會熟視無睹,肯定有來自上級的指示,可以給藏人商販法外開恩。在京藏人商販能夠享受這麼一種超公民待遇,其實也在不斷侵蝕本來就極其淡薄的法治氛圍,親眼所見的公民由衷感受到法律的虛無。政府的政治考慮永遠是壓倒法治,『依法治國』屢屢成為無稽之談。」

這似乎是一種荒唐,被少數民族視為壓迫者的漢人,卻在為少數民族的「超公民待遇」不滿。

(註:這是十多年前的見聞記錄,現在情況有了很多變化,但追溯民族問題的延續脈絡,這種政策的確是源頭之一)

(文章只代表特約評論員個人的立場和觀點)

責任編輯: 江一   來源:自由亞洲電台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文集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