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國際新聞 > 正文

外交專家:支持川普撤軍 德國不再是自由世界抗敵的可靠盟友

圖為2018年12月27日,川普總統和第一夫人梅拉尼婭拜訪美軍駐德國的一個空軍基地。

國家利益中心(the Center for the National Interest)戰略與公共外交高級研究員惠頓(Christian Whiton)周二(6月9日)撰文說,川普總統下令從德國撤出9,500名美軍的決定是正確的,而且還應該做更多。因為德國乃至歐盟在自由世界與中共和伊朗的鬥爭中站在了錯誤的一邊,已不再是自由世界抗擊主要敵人的可靠盟友。

惠頓還曾是川普和小布希政府的高級顧問,他周二在福克斯新聞網的文章說,川普總統近日做了一件非常正確的事,下令從德國撤出9,500名美軍,使駐德國的美軍兵力減少到25,000人。對此,德國政府跨大西洋關係協調員拜爾(Peter Beyer)傲慢地稱其為「完全不能接受」。

德國及其主導的歐盟經常違背美國的利益。他們不應該得到美國的資助保護。

當《華爾街日報》首先報道撤軍的消息時,歐洲官員和主流媒體震驚不已。他們不斷告訴我們說,德國和歐洲其他地區是我們最親密的盟友。

希望這對他們來說是一個教訓,因為德國只不過是一個名義上的盟友而已,與我們在國際上面臨的重大挑戰無關,甚至有害。

例如,德國與法國英國聯合,積極反對美國的伊朗政策。這三個國家反對川普總統終止奧巴馬-拜登時代對德黑蘭的綏靖政策。今天,他們正在創造性、大力地破壞美國對出口恐怖主義的伊朗政權的金融制裁。

德國領頭創建了支持貿易交易的工具INSTEX。從理論上講,這將允許與伊朗進行的交易避開以美元為中心的國際金融體系。川普總統對伊朗的制裁之所以如此有效,是因為制裁阻止了全球任何一家銀行與伊朗進行交易,除非該銀行不在意被排除在以美元計價的交易之外。這對任何銀行都相當於死刑判決。

德國外交部在3月表示,它已用INSTEX與伊朗進行了首次交易。如果不加以懲罰和繼續擴大,這種作法可能會破壞美國政府應對威脅的最強大的非軍事工具。而這種破壞是來自於喜歡談論軟實力的所謂「盟友」。

在自由世界與中共的鬥爭中柏林也站在了錯誤的一邊。今年9月,德國總理默克爾將歡迎中共獨裁者習近平來到在萊比錫舉行的大型歐盟峰會。在討論議程時,默克爾始終迴避有關人權和北京赤裸裸在香港奪權的問題。

默克爾所在政黨的一位高級成員最近表示:「旨在孤立中國(中共)的政策不符合德國或歐洲的利益。」柏林仍然以為,中國14億消費者將會使德國變得富有,即使美國和亞洲國家已經從這一神話中清醒過來了。德國還拒絕在其5G電信網路中禁止使用華為設備,從而使德國在全球數字化發展中與中共站在一邊。

在美國處理與俄羅斯的關係中,德國也是幫倒忙。來自俄羅斯所謂的可怕威脅是美國駐軍德國的首要原因。但柏林一直在努力實現莫斯科關於從俄羅斯通過波羅的海到德國的「北流2」(Nord Stream2)天然氣管道計劃。該項目將使歐洲更加依賴俄羅斯的能源,並承受俄羅斯的政治壓力。

在對美國持續不公平的貿易問題上,德國也沒有做任何讓步。這是冷戰時期遺留下來的,當時華盛頓不介意吃虧,以幫助西歐與前蘇聯集團進行鬥爭。

今天,美國僅對德國汽車徵收2.5%的關稅,而德國對美國汽車徵收不公平的10%關稅。這是去年670億美元商品貿易逆差的原因之一。這種不公平現象在整個歐洲都存在,最明顯的是法國對美國農產品設置了很高的壁壘。

在當前美國應對主要來自中共和伊朗的挑戰中,歐洲根本就無關緊要或是在起反作用。

在川普總統一再要求下,北約聲稱增加了2,000億美元的國防支出。但這個數字總是基於「創造性」的算法,沒有反映美國之外的會員國的實際國防預算。而在中共病毒(武漢肺炎)大流行導致經濟停罷後,增加國防預算的要求又被忘記了。

川普總統從德國撤軍是一個良好的開端。對歐洲來說,這是一個重要的教訓。那就是,當他們與我們的敵人沆瀣一氣時,我們將不再是保護傘。

在歐洲沒有就貿易和外交政策迅速回應的情況下,川普總統應該走得更遠。川普總統應從德國撤出所有美軍,並降低我們在北約的成員資格,就像瑞典等非成員國一樣,成為更為被動的和平夥伴關係。此外,還應在關稅和其他貿易關係上實行對等。

21世紀自由世界的先鋒與上世紀不同。其核心仍然是美國,但日本、台灣、韓國、波蘭、沙烏地阿拉伯和阿拉伯聯合大公國等一線國家也是關鍵的。就像冷戰期間一樣,並非所有這些國家都是民主國家,但它們是自由世界抗擊主要敵人的可靠盟友。

德國、歐盟和北約充其量只是在佔便宜,是無足輕重的,更多的時候是一個包袱。

責任編輯: 李華   來源:希望之聲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國際新聞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