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鮮事 > 萬花筒 > 正文

人活到一定年紀,不語是成熟,不辯是智慧

每個人都不是一座孤島,人與人彼此連接。

有連接就有衝突,有衝突就有是非。

明辨是非是內心的準則,爭辯是非卻只是口舌的搬弄。

莊子說:不遣是非,與世俗處。

聰明人,不爭辯是非,與世俗相處,活得自在從容。

不辯,是一種大氣

蘇軾說:「天下有大勇者,卒然臨之而不驚,無故加之而不怒。」

世間有大勇的人,被人侮辱誹謗,也能「寵辱不驚,淡定從容」。

清朝有個人叫魏廉訪,他的父親是一名醫生。

有一天,魏老先生被請到病人家中治病,他走後,病人發現藏在枕頭下的十兩銀子沒了。

病人的兒子懷疑是魏老先生拿的,魏老先生不加辯解,就把銀子給了他。

後來,病人康復,在床下找到了銀子。

病人帶兒子一起登門道歉,老先生卻毫不介意。

魏老先生說:「我受點委屈不要緊,讓你心情安順,快點康復更重要。」

父子倆感激涕零,叩頭不止,從此魏善人的名聲也傳開了。

古人常說:德為福壽之本。

魏老先生兒子後來高中進士,官至臬台,老先生八十歲的時候,還得到了皇帝的封誥。

莊子有言:大言炎炎,小言詹詹。

大智慧大而化之,小聰明才會爭論是是非非。

人生難免會受委屈,有大格局的人,不爭眼前的榮辱,不在意一時是非。

遇到責難,忍辱不辯,退一步讓一分,用自己的力量去背負、化解是非。

他們內心大氣而篤定,寬容而仁慈,福澤也比常人深厚。

不辯,是一種豁達

莊子說:「夏蟲不可語冰。」

不要和夏天的蟲子談論冬季。

它沒見過冬天的冰雪,沒有感受過冬天的寒冷,你說再多也是白費口舌。

所有的爭辯,都必須是共同層次的交流。

層次不同,爭辯不僅沒有意義,還會帶來災禍。

2017年,28歲的演員劉潔帶未婚夫去醫院看望生病的外婆。

上樓的時候不小心碰到一個醉漢,醉漢罵罵咧咧,雙方隨即理論起來。

醉漢爭論幾句就掏了刀子,女孩被刺中要害身亡,她的未婚夫也受了重傷。

幾句無謂的爭執,就這樣葬送了一個女孩的生命。

世界這麼大,什麼樣的人都有,不是所有人都講道理,不是所有人都值得你去爭辯。

蘇軾在黃州,也曾被醉漢衝撞,他卻毫不在意,一笑而過。

狗咬了你一口,認倒霉就是了,何必再去咬它一口。

退讓不是軟弱,而是一種豁達。

人活到一定年紀,不語是成熟,不辯是智慧。

不辯,是一種格局

莊子說:「物固有所然,物固有所可。無物不然,無物不可。」

萬物都有其存在價值和依據,所謂的是非對錯,都是別人強加的。

一個人見識得越多,就越明白爭辯是非沒有什麼意義。

禪師問一個年輕人:「我手裡有一堆爛泥和一粒金子,你選哪個?」

年輕人說:「當然選金子。」

禪師說:「如果你是一粒種子呢?」

爛泥和金子,價值的高低不是看本身,而是取決於你是誰。

立場不同,選擇不同,是非的觀念,也就不一樣。

知乎上就有個問答:

「去過100個以上的國家是一種怎樣的體驗?」

其中有一個高贊的回答這樣說道:

「懂得了這個世界上沒有所謂的天然正確和絕對政治正確,能夠接受別人有不同的三觀以及其衍伸出來的思考方式。」

一個人的眼界越開闊,看問題的角度也更多元,越能包容不同,爭辯也就越少。

不辯,不是因為懦弱,而是因為見識多了,明白多了,內心也就不再狹隘,不再偏執。

不辯,是一種成熟

五台山金閣寺的門口掛著一幅對聯:

「看破世事難睜眼,閱盡人情暗點頭。」

一個人閱歷越豐富,就懂得沉默,面對是非總是一笑而過。

他們見識的太多,不會大驚小怪,不會固執己見,更不會在意別人的品頭論足。

宋朝宰相呂蒙正,從小家貧,中了進士之後,因為皇帝賞識,沒過幾年就升任參政。

下朝的時候,有人在背後譏諷他:

「一臉寒酸樣,也配參政嗎?」

他卻假裝沒有聽到,頭也不回往前走。

身邊的同僚憤憤不平,想要回頭理論。

他拉住同僚說:

「不必理會,他怎麼說是他的事,與我又沒有什麼損傷。」

身邊的人為之折服,說他將來必能當宰相。

果然,他後來做到了宰相。

莊子說:「舉世譽之而不加勸,舉世非之而不加沮。定乎內外之分,辯乎榮辱之境,斯已矣。」

一個內心豐盈的人,別人的讚嘆不能讓他更用力,別人的非難不會讓他更沮喪。

人生一世,短短几十年,只為自己而活。

別人怎麼看我們,是別人的事。

安心做好自己,就是最大的修行。

佛經有云:「不辯是非,得大自在。」

人生就像水一樣,越攪動越渾濁。

停止攪動,才能重回清澈。

不爭辯,人就會少去很多的煩惱,活得自在而灑脫。

與朋友們共勉。

責任編輯: 葉淨寒   來源:有書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tw.aboluowang.com/2020/0617/1465882.html

萬花筒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