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人物 > 正文

家人逼迫回國 中國留學生挺身揭中共謊言

葉先生表示,他真正徹底認識中共的邪惡是從香港反送中開始的,「去年香港爆發遊行的時候,我和同學合夥做視頻、聲援香港。我上新唐人看中共的歷史,才發現在抗戰的時候,中共在後方種過鴉片,還跟日本軍有協定,把國軍送上去送死,然後他自己竊取抗戰勝利的果實。」

許多海外的中國留學生在認清中共後,與國內長期受中共大外宣影響的家人,因認知差距擴大,造成的矛盾與帶來的心理壓力也加大。在美國的中國留學生葉先生是一個典型的例子,圖為葉先生生活照。(受訪者提供)

香港反送中中共病毒武漢肺炎)的爆發,令中共的謊言宣傳被逐漸揭穿,促使人們開始覺醒,拋棄對中共的幻想。不少海外的中國留學生在認清中共後,與國內長期受中共大外宣影響的家人,因認知差距擴大,造成的矛盾與帶來的心理壓力也加大。

在美國的中國留學生葉先生是一個典型的例子,他向大紀元表示,「今年隨著中美關係的惡化,我和我家人的關係也隨之惡化。隨著大陸黨媒美國疫情和騷亂的過度渲染報導,導致我家人對我極度『關心』,所有人都催促我回國。我也處在了兩難之中。」

「我在牆外能看到國內的失業率以及中國各種內憂外患,但我家人看不到。他們對黨媒的堅定信心導致我無法和他們交流。」因此他被家人指責為不孝,他認為這是中共製造的另一種人間悲劇。

「如果我選擇親情,順服家人回國,那(未來)結局只有死路一條,我的抑鬱症一定會複發。」「若我選擇留下,我會暫時無法履行親情的責任,但我能繼續堅守正義。」

許多海外的中國留學生在認清中共後,與國內長期受中共大外宣影響的家人,因認知差距擴大,造成的矛盾與心理壓力也加大。在美國的中國留學生葉先生是一個典型的例子。(受訪者提供)

「我的心裡非常矛盾。我只能說,可憐了國內的父母們,他們對子女的關心加上他們被中共腐蝕的頭腦,成了兩代人決裂的導火線。但終究是因為在中共的無情統治下,(致使)人間已無親情可言。」

葉先生表示,「我將這件事給大紀元爆料,是因為我相信我不是唯一因意識形態與家人不同而生活在水深火熱之中的中國人。我希望我的故事能被報導出來,從而幫助那些和我有類似遭遇的華人。」

中共教育體制下抑鬱纏身

「對中共很反感,是從幼兒園開始的。」葉先生回憶從小到大,就不願意隨大流去附和擁護中共,「從小就對身邊人對中共的陽奉陰違感到反感,不知道我為什麼在中共洗腦教育下(良知)沒有完全淪喪。」

大學時,他在教會聽到牧師在講道中,經常戳穿中共的謊言,「這是我在其它地方聽不到的。就這樣積累起一些對中共的認識。」

葉先生的父母親都在國企上班,「國企一般都給員工的子弟優先安排工作,他們想讓我大學畢業之後去國企上班,一輩子衣食無憂。」他在大學畢業後在國企上了一年的班後,通過考研究生再去美國,但父母極力反對,「他們想方設法讓我按照他們給我定的生活標準去生活。」

他的抑鬱症開始逐漸產生,「在國內的時候想出國,想逃離那個環境,感覺被壓制住了,像在監獄裡一樣,但是不知道怎麼樣逃出來。情緒低落,加上家人不讓出來,也讓我挺抑鬱的。」在研究生上了三年之後,他終於來到美國。

父母深受中共宣傳毒害

葉先生雖來到美國,但從中美貿易戰開始到中共病毒傳到美國,葉先生的父母要他回國的催逼日益加劇,「不但天天要我回國,還發動其他親戚作為水軍來批鬥我。」

「他們受了大外宣的影響,他們就以為美國成戰場了,加上我又是獨生子,他們害怕失去獨生子的這種心理狀態,天天勸我回國。」後來更以其母生病住院為由,企圖打破他的心理防線,「因為我和我媽是最親的,我其實心裏面是很痛苦的。」

當他真的考慮回國時,卻接二連三地看到國內的形勢變化,從地攤經濟到失業率,以及正在發生的各種天然災害,也看到古今中外預言都講到的大災難,「所以我非常不敢回去,心裏面就特別矛盾。」

葉先生也設法跟家人溝通,「他們腦子裡只有大外宣那些東西,造成無法溝通,他們說你看的那些東西都是黑中國的,說中國沒有怎麼樣。其實我家的經濟情況已經算底層了,已經算是貧戶了,但是我爸還是在那兒擁護、感激中共,老是跟我說中國人是世界上最有錢的,好多外國人都爭著移民中國。」

「我想把我媽接到美國來療養,但是他們就認為我不孝,他們的觀念就是現在我必須回去照顧我媽。但是我現在回去了,找不到工作,還得啃他們老,若再激進一些,可能還會被抓起來,因為現在很多小粉紅都已經醒過來了,被抓起來了。那後果就更不堪設想了。」他說。

海內外為中共效忠的科研人員

葉先生在國內學的是模式識別智能系統,「我在讀研究生時的導師是國內頂尖的科學家之一,剛開始我對他研究的領域還是比較感興趣的,後來聽我導師說,他的導師跟在美國認識的華裔科學家,他們都在為中共服務、效力。後來我就不願意搞這個科研了,不是對這個科研本身厭惡,是不願意為中共搞科研。這是當時自覺產生的心理狀態。」

後來他從新唐人媒體上看到消息,說這些人在出國前被中共找去談話,讓他們給中共盜賣技術信息,「我結合我在研究生的經歷,覺得這是極有可能發生的事情。所有搞科研的,就是我的老闆吧,在政治上他有一些反共,但老是說要為國家做什麼科研啊,還是有被中共利用的成分在裡邊。」

研究生之後葉先生下定決心改行,「也是因為我和我的導師之間出現了矛盾,國內教理工科的這些教授、導師,在那樣的政治環境的培養下,他們只會罵人,只會侮辱學生。後來,到美國來以後,發現美國的學術環境不是那麼壓抑的,大家都很輕鬆的。」

因港反送中徹底覺醒了解真相決心退出中共組織

葉先生表示,他真正徹底認識中共的邪惡是從香港反送中開始的,「去年香港爆發遊行的時候,我和同學合夥做視頻、聲援香港。我上新唐人看中共的歷史,才發現在抗戰的時候,中共在後方種過鴉片,還跟日本軍有協定,把國軍送上去送死,然後他自己竊取抗戰勝利的果實。」

「後來我又在新唐人上看到關於中共肺炎的追蹤報導,從這時起我對中共的認識突飛猛進。我開始注意到,中共在背後做的更多的事情,也就是在這段時間,我決定徹底與中共敵對。」目前葉先生也積極利用社交媒體傳遞真相。

「局勢也一直在變,而且現在好多人都在講,天滅中共。」葉先生說,他在大陸入過少先隊和共青團,當他了解到只要曾入過中共組織,就要背負為中共奮鬥終身那個不吉利的誓言後,也立刻表態,要上大紀元網站上聲明退出中共共青團和少先隊組織。

葉先生還說,出國後,他對法輪功的認識也有了轉變,「以前是受中共影響的,來美國之後,想法有了改變,經過這次武漢肺炎,看到了一些報導,說有人煉法輪功之後,那個病毒癥狀消失了,這就讓我觀念更有了轉變。」

葉先生強調,他知道很多人目前跟他有同樣的遭遇,也相信天下父母心都希望自己的孩子過得好,只是因為中共一手製造了這些現實的悲劇,讓人感覺對家人未盡到義務,內心歉疚。但他最終覺得,人還是需要堅持正義良知,而且真相很快將大白。

「我就想勸大家不要向中共低頭,繼續奮鬥,終究有一天可能欠下的親情會有機會彌補的。」他說。

責任編輯: 寧成月   來源:大紀元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人物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