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外媒看中國 > 正文

法媒:「正能量」中南海的殺人利器

實際應是「讚美權力,是正能量;批評權力,是負能量」。但是孩子,我們決不能如此輕易拋卻自己,不能輕易把這個世界讓給流氓和無腦人;不能讓卑鄙者暢行無阻,而正義者一事無成!請把「正能量」們對你的批評當作褒獎,它證明你是一個有思想的人。

自從疫情爆發,武漢作家方方發表封城日記以來,中國互聯網上就出現了一場曠日持久的正負能量激辯,方方的寫實被左棍群眾視為傳播負能量,所有對權力的監督,抨擊,質疑都被扣上一頂傳播負能量的帽子。經歷過毛澤東極權暴政統治全過程的方方,當然有足夠的免疫力做到我自巍然不動,但對於涉世不深,從未經歷過極權腥風血雨的少年兒童,被扣上傳播負能量的帽子,後果就很可能會失控。

最近,江蘇常州市一名五年級小學生繆可馨,因其作文被語文老師全盤否定,勒令修改,要求傳遞正能量,結果少女上完語文課後就跳樓身亡了。此事本周在互聯持續網發酵,引發廣泛關注。隨著語文老師以前學生的舉報,人們發現語文老師不但違規私辦校外輔導班,長期打壓不參加輔導班的學生,還慣常當眾侮辱抽打學生,而正是這樣的教師卻常年被評為學校的先進教師。那麼被袁老師批為負能量的文字到底是怎樣的呢,這是一篇《孫悟空三打白骨精》讀後感,少女繆可馨寫下的感想是這樣的:「不要被表面的樣子、虛情假意偽善的一面所矇騙。在如今的社會裡,有人表面看著善良,可內心卻是陰暗的。他們會利用各種各樣的卑鄙手段和陰謀詭計,來達到自己不可告人的目的。」

就是這段文字惹惱了袁老師,要求少女一次次重寫,必須傳遞正能量,這聽起來似乎不可思議,有誰從這段文字中聽出負能量了?莫非袁老師聽出少女在用這段文字嘲諷自己?那麼什麼又是負能量,什麼是正能量,二者如何界定?

一篇題為《打倒正能量》對網文這樣寫道:「正能量」終於害死人了!有人會說,正能量好啊,至今才害死一個人,死人的比例比吃飯噎死還低呢!繆也!正能量時時刻刻在害人,它和舊禮教一樣,泯滅人性,毀教不倦,奪命於無形,殺人不見血。只是這次,它以直觀的形式激起了大多數心靈的憤怒和悲痛。讓人悲哀的是,同班家長們居然紛紛為這位語文老師點贊。此情此景,讓人想到那些被沉豬籠、被活埋、被自殺的死於舊禮教的女性,21世紀了,圍觀者「衛道士」們的嘴臉是何等相似!死的不是你們的女兒吧?

在中國,正能量這個說法起初只盛行於傳銷行業。幾個騙子在台上現身說法,「傳經送寶」,天花亂墜地宣傳自己因為傳銷有了幾幢豪宅、幾輛豪車,月入多少,無數傻子在台下目不轉睛,如痴如醉,羨慕嫉妒。高潮處,全體起立,或扭秧歌,或互致抱禮,業績不佳的甚至痛快認罰,互扇耳光,或學狗爬、狗叫,群魔亂舞,醜態百出,一派烏煙瘴氣。不知何時起,「正能量」開始登堂入室,大行其道。

聽話是正能量,質疑是負能量;美化是正能量,寫實是負能量;舉手是正能量,否決是負能量;看電視是正能量,上推特是負能量;雷鋒日記是正能量,方方日記是負能量。

到現在,國人一日不講幾次「正能量」都好像不潮流不時髦不先進不高大上了。「正能量」吞噬良知、思維、勇氣、正直等一切健康人的基本特質,以愚昧、怯懦、盲從、阿諛等垃圾人格取而代之。實際上,這個世界哪來的「正能量」「負能量」?能量是太陽、月亮、火山、潮汐、石油、電力,何來正負?人類又何須裝神弄鬼、故弄玄虛的所謂「正能量」?分清是非對錯、善惡、美醜、真假、說人話,行人事,足矣!」

今天,網上傳出一位小學語文老師給孩子的信,題為《我想跟你談談正能量》,作者在文中寫道:

孩子,自從你降生,常常有人擔心爸爸會把你教壞了。謝天謝地,你是我的孩子,不必按照他們的意願成長。爸爸並非壞人,只是特立獨行,令「好人」側目。有這樣一些「好人」,他們自我認證的方式,就是看電視的時候,總是站在好人一邊——剛好有這樣一個國家的電視劇,故事裡如果沒有好人壞人的對立,就不知道如何演下去。剛好有這樣一批觀眾,劇里如果沒有界限清晰的好人壞人,他們就看不懂。

你一定要特立獨行,哪怕有點偏頗。不要害怕別人的非議,成群結隊在灰堆里刨食的雞如果認為飛翔是不正常的,雲雀大可不必理會。人生寶貴,不要把自己埋在庸碌的人群中。有些人喜歡把自己和群體綁在一起以求認同和安全感,因為灰堆就是他的整個世界。和億萬人活得一模一樣,在其中人云亦云,這樣的人生並不屬於自己,毫無意義。

最近外婆不絕口地誇你「孝順」「有禮貌」,這本來很不錯,全中國都是這麼誇孩子的。但我不喜歡。孝順是對長輩不計較地付出和無條件地服從,要求孩子孝順是對孩子人格的不尊重,是極其野蠻的行徑披上了文化的外衣——當然這並非外婆的本意,她老人家願意把天地間最好的一切都給你,不求任何回報。我相信你已經感受到了外婆的愛,並開始自然流露出對她和外公的關心。這就是人間最美好的情感,並不需要一部腐臭的文化史來板著面孔命令你該怎麼做。不少人常以自身為「禮儀之邦」的一員而自豪,他們未必知道本邦的「禮」是指什麼。它規定什麼階級可以乘什麼樣的車、奏什麼樣的樂、作什麼樣的裝扮,一旦僭越會遭到極其可怕的打擊。它從未強調人格的平等,從未表現對人格的尊重。和「忠、孝」一樣,它強調對特權階級的雌服——對父權、君權的雌服,而父權只不過是君權在家庭中的代理人而已。可笑的是,這個「禮儀之邦」有記錄以來的君權都是通過暴力搶奪得來的,強者為王,弱者下跪行「禮」,將不服從者毀滅,便妄稱合法。現在談談正/負能量。這個詞攪起的風波正甚囂塵上,可以預見,在你的成長過程中一定會與它迎頭相遇。這個詞自從被一個流氓創造出來,就廣受別有用心的流氓群體和沒有思辨能力的無腦群體所歡迎。因為它實在是太好用了。舉例來說,它是這樣分界的:

說「好」是正能量,說「不好」是負能量;讚美是正能量,批評是負能量;狗屎里扒拉出鹽豆是正能量,米飯里挑出沙子是負能量;盲目自嗨是正能量,揭露陰暗是負能量。諸如此類。

常州五年級女孩繆可馨,因為在作文里批評白骨精「表面看著善良,可內心卻是陰暗的」「會利用各種各樣的卑鄙手段和陰謀詭計,來達到自己不可告人的目的」,被老師批評為「負能量」。作文課後,情緒低落的繆可馨跳樓輕生。家長趕到醫院得知孩子已經死亡後,也沒能第一時間見到遺體,而是在崩潰邊緣苦苦支撐著接受「正能量」三個小時的盤問。與此同時,家長群里的「正能量」們,已經開始紛紛為老師點贊了。孩子,作為典型的「負能量」代言人,爸爸要告訴你,這個世界有為數眾多的壞人,他們「表面看著善良,可內心卻是陰暗的」,他們「會利用各種各樣的卑鄙手段和陰謀詭計,來達到自己不可告人的目的」,並不惜傷害任何人。還有為數更多的無腦人,以為喝了「正能量」的洗腳水,自己就是「正能量」的人了,實在可悲可嘆。

東北有個初中生鍾美美,拍視頻模仿老師發脾氣的模樣,活靈活現,栩栩如生,一時爆紅,然後被「正能量」們要求刪除了視頻。這個事情有點意思:原來老師發脾氣不是負能量,模仿老師發脾氣才是負能量。我有點困惑,老師不是講究「言傳身教」嗎?鍾美美顯然盡得老師真傳,為何卻又不見容於師門呢?

原來所謂的「正能量」,也是對權力的雌服而已。原來太多的教師也已經官僚化,正如父權是君權在家庭中的代理人,老師也成了君權在班級中的代理人。對老師權威的質疑和嘲諷都是對君權潛在的威脅。因此我前面所舉「讚美是正能量,批評是負能量」是不準確的,實際應是「讚美權力,是正能量;批評權力,是負能量」。但是孩子,我們決不能如此輕易拋卻自己,不能輕易把這個世界讓給流氓和無腦人;不能讓卑鄙者暢行無阻,而正義者一事無成!請把「正能量」們對你的批評當作褒獎,它證明你是一個有思想的人。

責任編輯: 李廣松   來源:法廣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外媒看中國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