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中國經濟 > 正文

一線採訪:疫情衝擊重挫北京經濟

中共病毒武漢肺炎)重創北京,多小區實施封閉式管理、三類人(注1)不許出城,北京城近乎「封城」。記者採訪北京中高風險地區的餐飲業、旅行社和快遞業者,了解到這波疫情對北京造成的經濟衝擊,可能在短時間難以恢復。

截至6月27日,北京疫情中高風險地區共計44個,其中豐臺區花鄉、新村街道,大興區西紅門鎮、黃村鎮,海淀區永定路街道是5個高風險地區,另有39個街鄉鎮列為中風險地區。

餐館爆聚集性感染多家關門歇業

北京餐館在這波疫情中受重創,多家餐館人員因上新發地市場採購,造成一店7、8人感染的案例頻傳,多家餐館爆發聚集性感染,其它未爆疫情的餐館也主動歇業關門。

餐館無法開業的時間越長,員工的薪資、住房、伙食等開銷,對業主來說就是沉重的負擔。海淀區永定路一家餐館人員對記者說,因為附近某間超市出現確診病例,永定路成了高風險地區,目前什麼時間開業,還是未知數。

這家餐館的員工多來自外地,「一個星期前做過核酸檢測,還沒出結果。」「員工現在出不了京,也不好回去(老家),回去給家裡添麻煩。」「現在都在宿舍居家隔離,靠自己店裡做飯,給員工送飯吃。」

海淀區永定路另一家餐館對記者說,「疫情已經持續六個月,對經濟影響肯定很大。」「線上科技公司可能還好,其它所有大、小企業都得賠本,對實體經營者影響最大。」

雖然他也有房貸和車貸要繳,但因為平時樽節支出,目前還能挺得過去,但他觀察,在這波疫情中,還有許多同行將面臨倒閉,「一些擴張快的、跨度大的企業,一下子斷了現金流,那就慘了。」

旅遊業長達半年沒出團復甦遙遙無期

受到中共病毒衝擊長達半年的旅遊業,更是遭受巨大損失。位於北京西站附近的某旅行業者告訴記者,從武漢疫情到北京疫情,已經整整半年,國內、國外旅遊市場急凍,「沒有出國團,也沒有國內團。」

她說,「國家不允許組團出去玩,連代訂機票的服務也沒了。」談起未來的規劃,她說,「國家哪樣都不允許,能規劃什麼,估計都發展不了。」

同樣位於北京西站的另一家旅行業者提到,「這半年旅遊肯定受到影響。」「航空公司都停了,大使館都關閉了,怎麼出去(旅遊)呢?」即使國內旅遊人口也銳減,「大家保命都還來不及,都減少出門,怕感染。」眼見公司業務不曉得何時可以開展,業者索性自己在家裡進修、上網課。

最大批發市場關閉食材供應系統重組、成本上揚

北京疫情發生的新發地市場,供應全北京80%以上的農產品,連續17年在全中國4600多家農產品批發市場中,交易量和交易額都高居第一,是中國乃至亞洲最大的農產品批發市場。

受這次疫情影響,新發地稱霸17年的「一哥地位」受到重創,北京其它主要農副批發市場無不戰戰兢兢,針對市場商戶全面進行檢測,以期在近期恢復供貨。

位於朝陽區的大洋路農副產品批發市場,已取消零售,以批發為主,肉類、蔬果到埠量比以往提升,進貨採購的車輛皆需量測體溫、排隊入場;豐臺區岳各莊批發市場對6000名商戶及職工進行核酸檢測,豬牛羊肉品、蔬菜上市量在最近一周內增加;平谷鎮東寺渠農副產品批發市場25日宣布「有限復市」,先恢復蔬菜批發業務,零售和其它商品復市尚待通知。

時事評論員李林一表示,新發地批發市場因疫情關閉,對北京食材供應影響巨大,其它一些批發市場也未完全恢復,整個北京農產品物流系統被打亂,短時間要重組採購系統,成本會升高,未來一段時間也可能會反映在北京的物價上。

超市力拼線上接單但高風險街道下不了單

北京各大連鎖超市緊急從山東河北等鄰近省份調配肉、蛋、菜等民生物資進京,確保旗下超市供貨,同時不得不推行線上交易業務。但受限於風險地區不外送,使得線上業務同樣受到影響。

位於西城區宣武門外的沃爾瑪超市,目前仍正常營業,營業時間沒有調整。服務人員表示,目前可接受外送,「但高風險地區送不了,涉及中風險地區,第三方送貨員也進不去。」

永輝超市大興區某門店業者告訴記者,該店正常開店,測體溫、掃健康碼就可入店消費,「外送方面,下載永輝生活APP,線上下單,還享有折扣活動,滿108元減30元。」但若遇風險地區,下不了單,也只能到門市自取。

日拼50單小哥確診外送行業景氣急縮

今年2月20日,武漢疫情期間,各部門緊急通知,中低風險地區要允許快遞通行,被視為給快遞行業開綠燈。隨著6月北京疫情再起,因居民無法出門,電商、快遞、外賣行業需求原本可望增加,但隨著病毒在北京十區蔓延,出入這些區域的外送人員風險性也隨之提升。

一名北京朝陽小紅門地區的送餐小哥,在6月1日至17日期間,平均日接50單,22日爆出確診後,此行業的風險性,引人擔憂。

北京豐臺區順豐速運某營業點人員告訴記者,目前全員都已做核酸檢測,但結果還沒出來。他認為,這次北京疫情對快遞行業影響很大,「新發地等高風險地區已經停送,中風險地區也都不去了。」「例如你在淘寶上買東西,都選擇不了,沒有那個店(收件點)。」

他說,「這是生命危險,誰也不想跟生命開玩笑。」眼看收入減少,生活方面也會遇到困難,「但是大家都回不去(老家),現在不讓走,都封城了。」

北京為政治中心分析:疫情影響擴及京津冀

時事評論員李林一表示,疫情下的北京,雖沒有像武漢大規模封城,但多小區封閉管理也接近「軟封城」狀態。內需、消費、人員流動皆受到打擊,包括餐飲、快遞、旅遊、酒店等行業,受到衝擊較大。現在外地人不願意進北京,北京三類人也不讓出城,即使車子到了黑龍江還被「勸返」。

李林一強調,北京是中國的政治中心,這裡的經濟活動停滯、交通停擺、民生物資供應出問題,都會造成很大的影響。北京還是中央部委、各省駐京辦所在地,現在疫情一來,地方大員前往北京會見中央部委、參與會議的人員流動就會少得多。中共官僚體系原本效率低下,受到疫情衝擊,行政效率恐更低下。

他分析,尤其這次北京列為疫情的重災區,即使疫情控制住,當地的經濟活動將有一段時間難以恢復。例如,武漢4月8日解封後,旅遊直到現在都上不來。舒蘭哈爾濱曾被列為高風險地區,包含各地政府官員、一般民眾都會減少前往,對那幾個地方區別對待。

李林一認為,在新發地市場一開始爆發疫情時,就有很多人逃離北京,結果引發了天津和河北多人確診。中共自2014年起推動「京津冀協同發展」、「京津冀區域一體化」,北京、天津、河北在人流物流高度整合的情況下,新發地這起中共病毒的衝擊波,正影響著京津冀將近一億多人的通勤、生活、經濟、教育等各領域。總體影響恐會超乎一般人想像。

注1:北京三類人,曾去過新發地批發市場或與其相關的人員,各類農貿市場、餐飲、食堂、外賣、快遞、物流等人員,中高風險街鄉、醫務人員、防疫一線人員和交通、商超、銀行等服務領域的人員。

責任編輯: 楚天   來源:大紀元記者韓露、林岑心採訪報導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中國經濟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