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好文 > 正文

李承鵬:問天下蒼生 誰沒有一個被偷走的人生

作者:
廣州巡撫萬慶良的兒子因科技發明獎保送中山大學,後來被指該發明由老師完成;大慶道台兒子五門掛科,仍保送北大讀研;中國青年報透露,一廳官兒子落榜後竟拒絕二本學院的特招,對他爹說「我雖然成績不行,但尊嚴還在」,然後很有尊嚴地接受一本院校的特招。所以網友們說,中底層在廝殺,高層在笑看……「事成拂衣去,深藏身與名」,這是格局;「十步殺一人,千里不留行」,這是手段。

被冒名頂替上大學的苟晶(圖片來源:網路)

在偉大祖國走在世界GDP第二及城鎮化的金光大道時,一些失地失孤失身農民也走在精光大道,如果不能像李子柒向世界傳遞中國歲月靜好的田園正能量,不能像申大媽半個多世紀都迎風招展高舉同意的假肢,也沒能有幸在《新聞聯播》里種地年收入過千萬,高考,是改變底層命運最公平的上升通道。

這一點,過去我差點信了。就像我當初差點相信自己是共產主義接班人。

直到十幾年前看到一系列農家子弟被冒名頂替大學事件,湖南的羅彩霞,湖北的王俊亮安徽的石鳳霞四川的雷夢蓮河南的王娜娜和李帥……我看到過的最閃亮最富創意的新聞是,一個叫王宏偉的男生被一個叫許新霞的女生冒名頂替上了河北中醫學院。瓦特?是的,你沒看錯,一個應屆高三男生被一個初三女生頂替上大學,過去你只知道改戶籍姓名年齡,這一撥神操作連性別都改,而且該名初三女生順利地大學本科畢業了。想想這根能顛覆你性別觀的鏈條,過去社會大哥總愛戴根大金鏈以顯示自己在社會上也是有鏈條的,而今他們該羞愧地明白,那鏈條再粗再24K也不敵這根特殊材料做成保持著利益性的鏈條。

多年後,魔岩三傑的何勇在《鐘鼓樓》里唱:「是誰出的題這麼的難,到處都是正確答案」。

苟晶的事讓人出離憤怒,她正是我們最熟悉的那種農家女,她走30里山路幫父親推板車賣棉花賣了120元得到6元蘋果獎勵,和所有善良樸實的家庭一樣,全家只是希望通過高考改變命運。她兩次被人冒名頂替上大學,腦癌的父親聽到消息渾身顫抖,手抬半空,眼神震驚,氣死了。得知道,這不僅僅是邱老師人品敗壞,老而不死是為賊,因為還有陳春秀,還有山東242個被頂替的孩子,在批評蔥省風氣之餘,要不要了解一下河南、河北、安徽、湖南、湖北、四川……據中國新聞網報道:

有個叫朱吉吉的已溺死的男孩被人頂替了高考錄取書,頂替者不僅讀完湖南大學醫學院,畢業後還成了廣東監獄系統的獄醫,屬警官編製。

有沒有果戈理《死魂靈》乞乞科夫向地主潑留希金收購死去但還未註銷戶口的農奴的味道?

沒有什麼比靠個人奮鬥改變命運更高尚,也沒有什麼比靠個人奮鬥改變命運更高風險。畢竟在鏈式社會裡如果你膽敢擁有真正的個人夢想,就很容易破壞濟寧的形象,山東的形象,甚至國家形象。畢竟戈培爾老師也說過:記住,你在偉大的事業前只是一粒塵埃。

我高考第一天,由於忘了夏令時差點遲到,騎著破自行車往九眼橋的成都12中考場狂奔,半道碰上修建成都東二環,滿地壕溝,我扛著車滿身大汗一路小跑活像穿越雷區,趕到考場時鼻血嘩地流下來,只看到考場外一排整齊官車正送孩子體面地進入考場,他們甚至還有蛋卷冰激凌吃。我一邊流著鼻血一邊做著語文題,白襯衣前襟染得一片紅。那時正流行《明天會更好》,我耳畔縈繞相信明天會更好,直到考試結束鈴聲響起我還修改了一個搶分答案,直到監考老師強行收走試卷。那一刻,我有種平民選秀球員終場哨前壓哨三分的勝利感。

我拚命考上了大學中文系,卻發現首任班長是縣長的孩子。我分配到單位,卻發現管我的小頭目是單位領導的孩子。我玩起足球,卻發現某足協主席也是領導的孩子。我回去搞寫作,發現作協主席早是領導永久的孩子。我一直以為自己是有志氣的中國孩子,可是周雲蓬那首《中國孩子》:

不要做克拉瑪依的孩子

不要做沙蘭鎮的孩子

不要做成都人的孩子

不要做河南人的孩子

不要做中國人的孩子

……

你以為你有夢想嗎,你那隻能叫在夢裡想一想,真正的夢想,精子衝刺那一刻就決定了。

山東曝出的242個頂替者里,有135名是進入了山東廣播電視大學這個三流大學,可見頂替者並不是什麼顯赫人物,他們只是比陳春秀苟晶王麗麗地位高一級的獵食者,可你永遠不知道縣城人情模式里二樓之於一樓的倨高臨下……要不要了解一下山東步長葯業的老闆花650萬美元把女兒送進斯坦佛的壯舉,我算了很久才知道合計人民幣4374萬才數清後面跟了多少個零,所以貧窮首先是限制了你的數學能力。更高的高手,廣州巡撫萬慶良的兒子因科技發明獎保送中山大學,後來被指該發明由老師完成;大慶道台兒子五門掛科,仍保送北大讀研;中國青年報透露,一廳官兒子落榜後竟拒絕二本學院的特招,對他爹說「我雖然成績不行,但尊嚴還在」,然後很有尊嚴地接受一本院校的特招。所以網友們說,中底層在廝殺,高層在笑看……「事成拂衣去,深藏身與名」,這是格局;「十步殺一人,千里不留行」,這是手段。

問天下蒼生,誰沒有一個被偷走的人生,頂替大學頂替高中頂替小學頂替幼兒園,頂替升職頂替公派留學頂替獲獎,至於屠呦呦落選中科院院士,相信你已不用了解內幕。所以說,不單單是最底層的農民被傷害,市民階層,中產階級,工人,小企業主,誰不是對酒當割的一窩韭菜。當然這很容易陷入庸俗的比爛比慘,大家在一聲哀嘆後就淡忘了,你看,大家已經忘了市民階層的繆可馨媽媽了,也正在淡忘受害於王振華的九歲小女孩了。無論三天前我們多麼義憤填膺,多麼地想化學閹割。

抱歉,我這麼操心讀書人安身立命於天下已有絲維穩的味道了。順手批一個人渣,一個叫「回車鍵」的指責苟晶:既然你現在的生活水平這麼好了,幹嘛還要去為難自己的老師,就為了弄清背後的利益鏈條,你已是公眾人物了,為什麼不以德報怨去原諒一個老人?沒有頂替,你還沒有現在的好生活呢。事情過去這麼久了,還想怎麼地,撈點實惠……

總有人把傷害了你之後的賠償當作施恩,總有畜類在暴行之後動員你要寬容,得認命。

你看,那個一對眉頭寫滿了正義和五千年滄桑的白主持說:漂亮的輸何嘗不是一種成功呢?

這才明白,原來他是一直含辛茹苦地用人生贏家方式頂替我們失敗啊,真是紅十字的好大使。

最後,用批判的眼光重溫一下萬惡的資本主義印度電影起跑線台詞:政客偷竊窮人的糧食,建築商偷竊窮人的土地,富人偷竊窮人孩子上學的權利。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責任編輯: 江一   來源:作者微信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好文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