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動態 > 正文

紅色帝國飛灰湮滅 習與紅二代從合謀到分道揚鑣

歷史經驗告訴我們,一個失去了合法性的政權雖然可能活得超出人們的預料和忍耐,但它決不會長久存在,人類歷史沒有,也不可能有這樣的奇蹟。」

習近平中國夢既要實現國家富強,更要保持一黨長期排他性執政的混合夢。習不是要回到文革時代,而是重建國家社會主義。習的戰略思想是有根基的,它來自於主要紅二代太子黨的共識。

太子黨們對胡溫十年執政非常不滿,在他們看來父輩們打下的江山已被太監、管家、秘書及包括團派在內的行政官僚糟蹋的不像話了,貪污腐敗嚴重,理想喪失,道德淪喪,紀律渙散,民眾怨聲載道,國際形象消極負面,再這麼胡鬧下去,就真要像蘇聯一樣亡黨亡國了。

由於鄧的改革開放路線的成功和經濟增長慣性,中國政府手中控制了巨大的財富,成為全世界最有錢的政府,足以完成中國夢。他們設計了兩個100年的奮鬥目標。第一個100年就是從1921到2021,建黨一百周年,實現小康社會,由現在GDP人均6000美元左右達到12000左右,經濟總量接近美國,也就是11到12萬億美元,屆時美國也就16到17萬億美元。中國坐穩世界老二的位置,成為東半球的老大,與美國平起平坐實現中美共治。再到建國100年的時候,也就是2049年的時候,GDP要超過美國,成為世界第一。一個「紅色帝國」繼盛唐之後再次傲視全球。

習近平八年的執政不僅證明了這是一條走不通的紅色帝國之路,而且中國和中共開始快速走向衰落。為什麼習近平和中共紅二代的戰略思路會遭遇巨大的失敗?他們之間又為何會分道揚鑣呢?下面,我談談自己的看法:

第一,習近平和紅二代的三個嚴重誤判

首先,對中國經濟實力的誤判。習近平和紅二代對中國經濟實力的看法也過於樂觀。中國GDP的確超越日本,成為世界第二大經濟體。但中國經濟真正崛起並非依靠自身的經濟實力和科技創新能力,而主要是依靠經濟全球化帶來的商機。中國被美國送進了WTO,從而發展成為世界工廠,又依靠不遵守世貿組織規則和高污染、高能耗、低福利和低人權獲得了暴利。江胡時代的確中國積累了大量財富,但也積聚大量矛盾、衝突和污染。可以說,中國經濟是虛胖,靠經濟全球化這個膨大劑催大的,經濟實力並不強。2009年是中國經濟由盛而衰的轉折點,中國經濟的三駕馬車:投資、內需和外貿都陷入困境。鄧小平的改革開放政策帶來的紅利到胡錦濤時代已經耗盡了,必須進行全面的政治體制改革。簡單地說,習近平上台時,中國經濟已經危機四伏,危機重重。習近平對外的瘋狂大撒幣和「一帶一路」戰略就顯現出他和紅二代對中國經濟實力的無知。

其次,對國際形勢的誤判。應該說,鄧小平在外交策略上是聰明的,他明白中國的對外開放就是對美國開放,他也知道中國在國際社會上的份量。上個世紀九十年代,鄧小平一直強調韜光養晦,特別叮囑第三代領導集體,「我們不要吹,越發展越要謙虛」,「不隨便批評別人、指責別人,過頭的話不要講,過頭的事不要做」,「韜光養晦應當繼續50年,不當頭,不當老大」。鄧小平去世後,江澤民把鄧小平外交政策總結為27字方針,那就是「冷靜觀察、穩住陣腳、沉著應付、韜光養晦、善於守拙、決不當頭、有所作為」。但習狂妄地拋棄了鄧小平的外交政策,開始轉變了咄咄逼人的戰狼外交。他們漠視中國與西方已經積累的嚴重矛盾,如貿易逆差智慧財產權保護、強制技術轉讓和市場壁壘等。習近平和紅二代完全沒有預料到川普會發動中美貿易戰,以至於進退失據,倉促應對。

再次,對民意的誤判。紅二代對中國人的想法並不了解,認為只要用虛假的洗腦宣傳和嚴酷的刑法就可以將他們治理得服服帖帖。但他們不知道,中國人早已今非昔比,已是見過世面的人。中國人的真實想法就是安居樂業,不折騰,不搞政治運動。政治體制改革可以慢慢來,民主化也不急於求成。但他們內心贊同自由民主和普世價值以及司法獨立。他們痛恨官員腐敗,但同時也樂於瓜分腐敗的紅利。我們可以發現,中國出現的仇視西方的情緒,基本上是民族主義或者說愛國主義導致的,但幾乎沒有意識形態的問題。這一點與毛澤東時代截然不同。習近平是想讓中國人回到極權主義時代。極權主義是一種極端的民主形式,是一種群眾運動。但中國顯然沒有這樣的民意基礎。即使是粉紅,他們也以出國留學和享用西方奢侈品為榮。這就是為什麼中國大學固然有告密文化沉渣泛起,但並沒有蔚然成風;為什麼足球明星郝海東和羽毛球一姐葉釗穎也會站出來反共建國?簡單地說,中國人很新,但習近平和他的時代很舊。習近平和紅二代沒有蒼生意識。雖開口「人民」,閉口「人民」,但內心並無絲毫敬畏。雖豪言「我將無我,不負人民」,但卻無視尚有6億人月收入不足1000元,其中2.8億人的月收入遠遠少於1000元,只有537元,處於貧窮線下。毫無現代權力文明意識。在他們眼中,國家是父輩打下的江山,理所當然應該坐江山、吃江山,盡享榮華富貴,絲毫沒有人權主權意識。

第二,習近平與紅二代分道揚鑣

如果說三個嚴重誤判是習近平和紅二代的共同錯誤,但隨著習近平通過反腐成功集權後,習近平和紅二代出現了重大分歧,終於分道揚鑣了。

一是,修憲取消國家主席限期制。習近平此舉出乎絕大多數紅二代的意外,因為他們希望習近平將紅色江山變成他們的金山銀山。但大權在握的習近平並不這樣想,他要想像毛澤東一樣將中國變成家天下,掌權終身,這無異打翻了紅二代的集體奶酪。

二是,迫害維吾爾人、藏人。紅二代對待少數民族的想法仍然停留在毛鄧時代,懷柔收買和殘酷鎮壓相結合,保持穩定的民族關係。但他們小看了習近平的雄心,習近平要證明自己才是中國的千古一帝,要將少數民族問題徹底解決掉。他借鑑了納粹德國建立猶太人集中營做法,將百餘萬維吾爾人關押、虐待。至今已有150餘名藏人抗疫自焚。美國前維吾爾協會主席伊利夏提先生說,維吾爾集中營是習近平的政治滑鐵盧。

三是,新公私合營。紅二代支持加強國有經濟,但並非想取消和限制民營經濟。紅二代與民營企業有著千絲萬縷的利益關聯。他們大多是中國大型民營企業的股東和隱名股東,一旦民營經濟沒了,他們的金庫也就沒了。紅二代希望拉馬克思主義的大旗作虎皮,但並不想共產。習近平的新公私合營政策,讓他們看到了毛澤東幽靈的復活。

四是,香港台灣問題。紅二代希望保持香港的穩定,香港是他們的藏金、藏身之處。但習近平對香港的全面管制是要取消「一國兩制」,實現二次回歸。香港反送中運動使中共極權主義面目暴露無遺,也使紅二代的安全岌岌可危。紅二代希望通過「一國兩制」完成國家統一,但這個目標並不急迫。習近平的想法與他們不一樣,他希望成為中國的統一之父,甚至不惜武統台灣。近日,中共鷹派喬良少將罕見呼籲,北京不應將冠病疫情視為以武力收復台灣的機會,此時用武力收復代價太大,也並非當務之急,應將重點放在民族復興事業上。他的發聲應該是在為紅二代代言。

現在,我們總結一下。習近平在上台之初,的確有一套治國的戰略思維。它是部分中共紅二代的共識,但它的目的是保護中共權貴集團的利益,並不是要去實現共產主義,更不是為了人民的福祉。習近平和部分紅二代的戰略思路對中國經濟實力、國際形勢和人民意願嚴重誤判。習近平在掌握權力後,出於個人的野心,開始與紅二代漸行漸遠,直至分道揚鑣。

習近平的紅色帝國能夠建成嗎?當然不可能。其根本原因在於違背歷史的潮流和人民的意願。習近平強行制定港版國安法,已將香港推向動亂。其武統台灣的叫囂相反使台灣人更加團結和珍惜來之不易的民主自由。韓國瑜的罷免儘管與他個人政治不誠信有關,但他的親共傾向也是他被民眾拋棄的重要原因。國際社會孤立中國的序幕已經拉開,因為21世紀人類不可能接受一個新納粹帝國的崛起。經濟全球化造就了中國,但經濟全球化的落幕也註定了中國的衰落。習近平最不放心的就是9000萬中共黨員,儘管中共5月20日發布的《中央和國家機關黨員工作時間之外政治言行若干規定(試行)》,提出十九個「不准」,要求中共黨員嚴守政治紀律和政治規範。但沒有政治信仰的中共黨員早已與他離心離德。

習近平建立在沙灘上的紅色帝國正在崩塌,終將飛灰湮滅。正如徐友漁先生在何清漣程曉農《潰而不崩》一書的序言中指出:「這個外表強大光鮮的紅色帝國其實已患沉疴,赤裸裸的斂財和鎮壓所付出的代價是失去政治合法性。也許,我們不得不承認中共已經創造了一個奇蹟:它的政權居然在「六四大屠殺之後存活下來,並在全球化浪潮中取了巨大的利益。但是,歷史經驗告訴我們,一個失去了合法性的政權雖然可能活得超出人們的預料和忍耐,但它決不會長久存在,人類歷史沒有,也不可能有這樣的奇蹟。」

責任編輯: 李廣松   來源:北京之春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tw.aboluowang.com/2020/0702/1472212.html

動態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