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大陸 > 正文

三峽大壩撐不住?一片紫爆 9孔泄洪?三峽大壩創新記錄 危!1號沒走2號在路上3號形成了

長江3號洪水每秒6萬立方米 三峽大壩之父死因不明 創史無前例江患 鄱陽湖湖底每年升高這麼多 今年抗洪最奇怪 不如皇帝救災 蓄洪嗎?安徽省府都淹成這樣! 黨媒賣萌報洪災 網民炸鍋

三峽大壩之父死因不明 創造史無前例江患有「三峽大壩之父」之稱的中共工程院院士、三峽工程設計者鄭守仁,於24日在武漢病逝。(合成圖片)

在中國有「三峽大壩之父」之稱的三峽大壩設計師、中共工程院院士鄭守仁於7月24日因病在武漢去世,終年80歲,而其留下的三峽大壩則依然備受爭議。

陸媒報導迴避鄭守仁的死因。

鄭守仁1994年開始負責三峽工程的設計。在1994年到2017年間,鄭守仁擔任長江水利委員會總工程師,兼三峽工程設計代表局局長。

鄭守仁公開宣稱:「不能一遇到極端氣候,就怪罪三峽工程。」

德國水利專家王維洛的文章說,這句話有一定道理,但現在的民怨鼎沸 ,並不是一個籠統、抽象的怪罪,而是有具體內容的。中國有句古話 ,叫做「只有河患,而鮮有江患」,是說黃河歷來災害頻發,而長江則好得多。這是因為長江有洞庭湖鄱陽湖等一系列湖泊調節,洪水下來了,湖泊自然分洪,不使幹流出現太大的洪峰;而進入湖泊的洪 水又會慢慢地進入長江幹流,使長江保持比較穩定的水位。這樣生態是平衡的,無論是航行、還是灌溉,都有保證。

王維洛指出,中共攔腰建起了一個巨大無比的水壩,湖泊原有的吞吐規律就被廢掉了。以鄱陽湖為例,每年十月是三峽大壩蓄水期,正是江西省的枯水季節,鄱陽湖急需水補充 ;三峽大壩反而截住了水,長江幹流水位過低,鄱陽湖非但得不到補充, 僅有的一點兒水反而要流入長江,最後就會形成湖泊乾涸的嚴重災難 。

三峽大壩後果 鄱陽湖湖底每年升高15厘米

中國地質學家范曉長期以來對三峽大壩工程持批評態度。他對路透社說,三峽大壩水庫的庫容不到平均洪水的9%。「三峽水庫只能部分和暫時攔截上游的洪水,但是對長江中下游強降雨引發的洪澇災害無能為力。」

范曉認為,三峽大壩和其他主要大壩項目因為改變長江下游的泥沙流,可能會使洪水更加嚴重。大壩工程發電的需要也影響防洪。「在人們只是考慮用水庫解決防洪問題時,他們往往會忽視,甚至削弱江河湖泊調節洪水的自然能力。」

資料證明,二十世紀80年代中期到90年代中期,鄱陽湖湖底每年升高15厘米。王維洛的文章說,「鄱陽湖容積量減小,極易生成洪水災害。同時也要看到,鄱陽湖湖底的抬高又會倒逼江西贛江諸河流的河床繼續抬高、洪水位繼續抬高,未來洪水風險變大。這就是近年來江西洪水災害不斷的主要原因之一。」

三峽大壩撐不住了?長江上游一片「紫爆」 恐面臨巨大危機

夾在長江與黃河中間的淮河,也在今年出現「第1號洪水」,使中國大陸東部人口稠密的精華區,面臨長江、淮河洪水南北夾擊的險情。有網友在批踢踢上PO表示,他查閱氣象圖、看到長江上游,竟出現約3、4個台灣大的「紫爆」,PO文一出引發許多網友討論。

▲三峽大壩泄洪。(圖/翻攝自新華網)

有其他網友表示,根據新聞報導,台灣海峽西岸7/25-29會降大雨,然後台灣這邊先前剛好受高壓影響,導致氣溫飆破新高, 認為應是氣流影響,所以才形成長江上游出現「紫爆」,不過這也表示,長江之後恐面臨豪大雨,讓危機重重的三峽大壩,出現不可知的變數。

由於先前中國大陸暴雨不斷,估計有超過4千萬人次受災,因此有關三峽大壩安全性的討論,也讓長江中下游的許多居民人心惶惶,而根據《盛京視頻》報導,三峽大壩將在本月27日,迎來第3號洪水,預計洪峰流量將超過每秒6萬立方公尺。若屆時豪大雨加上泄洪,恐讓民眾擔憂三峽大壩的安全問題。

▲網友發現長江上游一片「紫爆」。(圖/翻攝批踢踢)

這是蓄洪嗎?安徽省府合肥都被淹成這樣

 alt=

安徽因為淮河和長江屢遭洪災。安徽合肥附近的巢湖水位居高不下,湖岸防洪堤多處出現潰口,讓巢湖周邊的城鎮成為澤國,甚至連省府合肥也未能倖免,許多區縣淹水非常嚴重,有的地方的積水達數米深。被淹的農田和民居更是不計其數。

網友發布的視頻,對比了安徽省合肥市廬江縣在7月24日與7月20日被水淹沒的情況,可以看到水越來越深,至24日,一層的房屋已經完全被淹沒。在7月20日,金牛車站錄得歷史最高水位,那時這裡的水深約1米。

 

 

網友「覺遍十方」製作視頻,講述了安徽合肥因巢湖水位不斷上漲,周邊被淹的情況。其中鄰近巢湖的濱湖景城淹水非常嚴重,水深1至2米。一個望湖小區成了湖中房。巢湖體育館也被侵泡在水中。周邊的村莊、農田受災更嚴重。

責任編輯: zhongkang   來源:阿波羅網孫瑞後報導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tw.aboluowang.com/2020/0726/1481736.html

大陸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