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中國經濟 > 正文

震撼!中共證監會突發狠招,市場哀嚎一片;中國著名會計所大降薪,洗版了【阿波羅網報導】

天健會計師事務所被譽為審計界「扛把子」的存在,現在開始大降薪了,究竟發生了什麼呢?

為救房市,中共當局要求房地產行業的「白名單」加速落地,但房市卻又惡化了。

山東煙臺一家公司,利用AI生成假外國人直播帶貨,侵犯肖像權,謀取非法利益

震撼!中共證監會突發狠招,一級市場受重傷哀嚎一片。

中國著名會計所大降薪,洗版了

來源「Financial小夥伴」的網絡文章稱,3月9日,天健會計師事務所浙江總部如約發放了薪酬,沒想到這一發,竟引發了員工們的集體崩潰。

「月薪天花板不過七千多,而大多數高審人員則徘徊在五千上下。」

這份帳單背後,藏著多少辛酸淚?

細數一下,這裡的日常畫風可是「地獄模式」級別的:

單休、每晚十點半才摸黑回家、工作量山大、長年累月在外奔波,有的甚至經歷過分秒必爭、整月無休的高強度勞作。

but,這樣的付出似乎並未得到相應的回報。

還記得那位滿腹牢騷的同事嗎?

他犀利直言:

「貴所真夠『牛B』的,夜以繼日地加班加點,到手卻是4.5K!

這不是招聘新人,這是招『牛馬』吧?」

更令人瞠目的是,降薪操作猶如坐過山車般刺激,有人曬出了2月份僅休一天,加上各種補貼才拿到7558元的悲催現實。

再來看看天健所薪資構成這塊拼圖:

基本工資、差旅補貼、加班費、疫情補貼(已取消)、及幾近砍半的獎金。

一番算計下來,多數員工年薪估計也就10萬左右,甚至更低。

更有意思的是,某社交平台上眾多員工紛紛曬出自己的工資單,那畫面堪稱「人間真實」——

有人2月份總收入僅有4000大洋,也有3000、2000的,甚至還有個可憐的傢伙只領到1000多塊!

說到這兒,不得不提一位自稱「高審2+注會傍身+幾乎全年無休」的硬核員工,他的薪資帳單算是較高的那一檔:

加班費區區598元,工資4212元,還沒到帳的差補2750元。

這真的能叫「高」嗎?

天健會計師事務所,這個自1983年誕生以來,憑藉A+H股審計資質傲視群雄的大咖,在業界一直保持著極高的綜合排名,即便在全球範圍內也能躋身前二十強。

那些過去的萬元高薪已然成為傳說,如今四五千的薪資現狀,正是市場寒冬下天健所無奈之舉的真實寫照。

雙跌!「白名單」出來後,中國房市又惡化了

中共國家統計局數據顯示,2月份,中國一線城市新建住宅同比下降1%,二、三線城市同比分別下降1.1%和2.7%。二手房市場降幅更為顯著,一線城市同比下降6.3%,降幅比上月增加1.4個百分點,北上廣降幅從5.3到7.5%不等;二、三線城市同比均下跌5.1%,降幅比上月分別擴大0.7和0.6個百分點。

路透社估算,中國70城新建住宅價格2月份同比下跌1.4%,這是2023年1月以來最大跌幅。報導指出,自2021年以來,由於當局對開發商高槓桿的監管打擊導致流動性危機,房地產行業一直在一次又一次的危機中掙扎。

「中國房市不光沒有漲回來、還在降,中國最大的問題不是價格,而是有價無市。」中國財經專家程曉農接受自由亞洲電台訪問表示,所謂的「價格」指的是「掛牌賣出」,但是賣不掉就是無效價格。中國的房地產仲介會告訴屋主,如果掛牌不降兩成,根本不會有人看。他認為,現在二手房一、二十套僅能賣掉一套,而能賣掉這套的屋主肯定是把價格往下拉,能搶先比別人早一點賣掉。

學統計出身的程曉農說,中國統計房產價格是把掛牌的和售出的價格算在一起,如此一來就能把價格拉升。

據中國媒體「第一財經」報導,有關房地產行業的「白名單」正加速落地,涉及項目數量已達6000個,金融機構審批通過貸款超2000億元。但「實際到位的資金量能否解房企資金之渴?不同類型房企能否被一視同仁對待?」

「列在白名單是政府同意銀行貸款給它,不等於保存活。」程曉農以醫院打點滴做比喻,如果醫院只有3張床,來了10個病患,醫院開名單只有3人能吊針,剩餘的7人熬得過就過去,熬不過就自生自滅:「吊針是銀行貸款,等於把房企的壞帳轉到銀行。現在中共的問題是,它把房企的財務危機轉化成銀行危機。」

震撼!證監會突發狠招,一級市場受重傷哀嚎一片

證監會一場萬千股民期待的發布會,3月15日下午3點開始,通稿同時發布。

整場發布會聽完,基本確定今年是IPO小年,上市難度直線上升,投行和一級市場哀嚎一片。

對於股市,最少有3個確定性的趨勢:

1、財務核查標準提高,現場檢查比例增加,對公司客戶,供應商、資金流水等都要嚴格審核,被ST、被退市的公司數量會大大增多。

2、未盈利的企業上市更加艱難,被要求充分論證盈利能力。單憑几個前景不確定,幾乎沒有營收的在研項目,就能IPO圈錢的現象從此絕跡。

3、科創板對創新的要求更高,科創屬性的企業,需要聽取行業相關部門意見。這將大幅壓縮「偽科技」企業上市圈錢的可能性。

這輪大招打下去,受傷最重的就是:

準備上市的「偽科技」企業。

什麼叫偽科技企業,我們先看下「真科技」、「硬科技」:

1、把國內產品賣到國外。如海信和TCL的電視機。

2、系統整合形成比較優勢,完成市場國產替代。如比亞迪、吉利等電動汽車廠商。

3、卡脖子技術突破,晶片製造設備,晶片材料,航空發動機、AI大模型等。

偽科技企業,技術東拼西湊,概念和遠景包裝的像能拯救中國產業界,上市套現後,就原形畢露。

在典型偽科技之外,我還看到了另一類「人口紅利型科技企業」。

比如最出名的朱嘯虎老師投了滴滴、OFO、餓了麼、大眾點評等等一系列產品,幾乎都是精準踩點人口紅利的企業。

以後民企沒有真本事,想去A股圈錢,難如登天。

這是某些一級投資機構的重錘,是偽科技的噩夢,卻是另一批「真科技」「硬科技」企業的時代紅利。

造假成風,大陸公司AI生成假外國人直播帶貨

3月15日,據大陸澎湃新聞視頻報導,隨著生成式AI的發展,多個社交平台出現一批假冒外國人的帶貨短視頻,經調查,這是一種寄生在資訊流中,靠盜用外國人肖像,用AI生成數字人內容,最終帶貨變現的灰色產業鏈。

報導視頻稱,其記者以學徒身份進入一家位於山東煙臺的一家短視頻營運公司,工商註冊信息顯示,該公司成立於2023年9月。自稱合伙人的員工表示,他們自2023年12月開始,進行AI生成數字人帶貨。

該員工稱,大部分時間做AI數字人,這樣賺更多錢,因為真人帶貨的話,還需要分成50%的利潤。

報導介紹,打開員工提供的連結,在該公司內部資料庫發現至少有十種數字人素材,全部模型均為外國人臉。

搜索發現,至少有5名是有跡可循的外國真人,如美國《商業周刊》和《美國新聞與世界報導》前編輯,現任紐約市立大學巴魯克學院商業新聞學教授彭安德烈婭·加博爾(Andrea Gabor)等人。

還有烏克蘭博主奧爾嘉(Olga Loiek),假奧爾嘉被打造成俄羅斯姑娘,經常推銷各種俄羅斯商品。

(網絡視頻截圖)

有律師分析,這種做法已經涉嫌侵害他人的肖像權,也涉嫌虛假宣傳,欺騙消費者,誤導消費者購買。

報導稱,該公司負責人對盜用真人形象一事明顯知情,當被問及版權問題時,該負責人回答,「有,但是和你們員工是沒有關係的,這是公司事情。」

報導還說,這個公司的員工不用自己製作,而是通過內部伺服器或者隨身碟,直接下載這些數字人素材,剪輯就可以,至於產品信息,不用自己寫文案,直接從抖音上搬運其他人的視頻內容,進行拼貼,就完成了一條帶貨視頻。

責任編輯: 方尋  來源:阿波羅網林億綜合報導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tw.aboluowang.com/2024/0318/2031390.html

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