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民意 > 正文

桌子先生:當你在岸上 別把災害當成段子 請不要消遣別人的苦難

如今看到很多人在調侃洪災,心裡真的無法接受,內心生氣而又心酸。我知道,人類的悲喜並不相通,但是可不可以,在同胞受難之時保持一份敬畏之心?面對災難,我們需要的是悲憫,是同情,更是智慧。

1998年,那一年我十歲,可是卻見證了人間最悲催的一幕。

我在洞庭湖畔長大,那一年的夏天,天好像被捅了一個洞一樣,不停地下雨,人心惶惶,極其恐怖。

洞庭湖、鄱陽湖因為連降暴雨,水位迅速增加,出現了全流域洪水。

我親眼看到堅固的河堤在幾秒中之內被完全摧毀,我親眼看到洶湧的河水怒吼著把一座房屋完全吞噬,我也親眼看到村裡的叔伯種了一年的水稻被摧毀後,跪在河堤上痛苦的場景……

但這些我沒有太多時間去顧及,因為我要幫著家人們在洪水中去搶救衣物。

舅舅的房子被水淹了,我趕到的時候水已經到了腰間;外公外婆的房子全部被水吞噬,家具全部漂浮在水中,我們全家人一起在水中爭分奪秒搶救。

洪水來的時候,往往就是那麼一瞬間,有的人逃不出來,就被淹死在自己的房子裡面,有的人來不及多做準備,糧食、鈔票、貴重物品就全部被水沖走,失去所有。

那個時候,到處是沙袋一摞摞碼放在河邊抵抗洪水的侵襲:

所見之處都是一片白茫茫,房屋只剩下半截;

抗洪救災的解放軍戰士日夜守在河堤口,不斷檢測水位,誓與大堤共存亡。

據初步統計,98年全國共有29個省(區、市)遭受了不同程度的洪澇災害,受災面積3.18畝,成災面積1.96畝,受災人口2.23人,死亡4150人,倒塌房屋685間,直接經濟損失1660元。

有一個廣場,叫‌‌「98抗洪廣場‌」,那一年眾多戰士跳進水裡,組成人體木樁,用以阻擋洪水,慘烈而悲壯。許多戰士因此獻出了寶貴的生命,後來百姓設立了這個廣場紀念他們。

那一年我雖年幼,但是在洪水面前看到了生命的迅速消失、災難的痛苦以及面對洪水時人類力量的薄弱。

這些場景深深刻進了我的腦海中,以至於後來的每一次提到洪水都有一種深深的擔憂和後怕。

02

今年同樣如此。

重慶水文監測總站發出1940年來首次紅色預警,重慶綦江將出現1940年以來最大洪水。

江西汛情告急,因為連日暴雨,鄱陽湖水位大漲,突破1998年歷史水位極值,超過警告水位2.68米,甚至還有上漲的趨勢。

江西婺源修建於南宋時期的800年彩虹橋,頃刻之間被洪水沖斷。

湖南發布洪水橙色預警,多個地方全部被洪水淹沒。

據相關數據顯示,截止到目前,全國上下共有433河流發生超警以上洪水,汛情災情已致273789萬人受災,141失蹤,倒塌房屋2.8間,損失不可估計……

更讓人痛心的是,我們不斷聽到有年輕的戰士在洪水中獻出寶貴的生命。

但,即使前方有危險,我們也絕不能坐以待斃。

就在昨天,江西江洲鎮,全鎮老幼撤離,2000青壯年不計代價從外地回家鄉抗洪,和村莊共存亡。

記者鏡頭下,受災群眾在渡口排著長隊等待過江,要在一天內全部轉移完畢。

他們只來得及帶上一些必備物品,提著幾個小包,被迫離開那個自己住了一輩子的家。

有人不斷嘆息:就這麼都放棄了,放棄了,沒辦法。

是的,沒辦法。

在天災面前,人類的力量真的太弱小,我們只能儘自己的微弱力量,讓損失變得最小。

那一張張圖片,一個個場景,真的是觸目驚心。

我想說的是,這是一場災難,正在有人因為這場災難而失去生命,正在有人因為災難而變得流離失所。災難如果擴大,受災的地區也會擴大,它與我們每一個人都息息相關。

它不是段子,而是浸透了血汗、飽含了人間疾苦的災難。

然而,從江西洪水肆虐開始,就有人在網上調侃,一個個段子在朋友圈洗版。

有人‌‌「幸災樂禍‌‌」地說:

只要心態好,門口就是峇里島;

還有人拿洪水中移動的房子來調侃房價:

為了防洪,新安江水庫自建成61年來首次9孔全開泄洪:

於是又引來一場看熱鬧網友的‌‌「狂歡‌‌」:

‌‌「哇,這也太壯觀了,有人敢去橋上走走嗎?‌‌」

‌‌「這下下遊人民不缺安江魚吃了。‌‌」

甚至因為這裡靠近農夫山泉水源地,有人趁機抖機靈:

‌‌「這泄得不是洪水,可都是農夫山泉啊。‌‌」

長沙,因為洪水導致瀏陽河和湘江呈現出了涇渭分明的景象,網友卻說:‌‌「看,好像鴛鴦鍋!‌‌」

鄱陽湖汛情告急,可是他們卻還在調侃有沒有大閘蟹:

更過分的是,一些網友直接罵活該:

還有穿泳褲、坐挖掘機、坐澡盆參加高考的考生,變成了各種段子和笑話,拿出來調侃……

像這樣的例子,還有很多很多,多到我看不下去,只有一聲嘆息。

幽默嗎?好笑嗎?

人類的悲歡並不相通。

當你拿災難當成段子去調侃或抱著看熱鬧心態的時候,要記得別人正在失去什麼。

有多少人,正在因為這場洪水而拋家舍業,被迫流離;

又有多少,因為那些你眼中‌‌「壯觀的奇景‌‌」,失去了生命;

還有多少人,年紀輕輕就奮鬥在抗洪一線上,吃不好睡不好,埋頭苦幹,浸泡在污水之中,累得站著都能睡著。

他們的家人,也在擔心他們的生命安全。

這個時候,調侃、嘲諷和譏笑,是毫無同理心的表現。

災難來臨,不一定要求你去付出什麼,但請一定:

當你站在岸邊的時候,不要把別人的災害當做笑話來看。

03

江西鄱陽黃紫益,為了蓋房子,借了好幾十萬,這些年為了還債,他一直遠離家鄉到南邊打工。

洪水來臨的時候,他眼睜睜地看著,自己忙碌了一輩子蓋起來的房子,頃刻之間就被完全衝垮。

逃走之前,黃紫益還想進去拿放在家裡的5萬塊錢,女兒抱著他的腿喊著:不能拿,爸爸,要保命。

最後他只好放棄,看著曾經的家被洪水捲走,他流淚:真的想死的心都有。

安徽歙縣,一名茶廠老闆,洪水泡毀了他三千噸茶葉,損失9000萬,一夜之間,債台高築。

他是看著今年疫情期間茶農不容易,就特意多收一點,可是沒想到這樣,在接受採訪時他還是沒忍住,掩面痛哭。

湖北黃梅縣,暴雨導致山體滑坡,9名百姓被埋,一名女子不斷哭喊著:我兒子被埋在裡面了。

除了堅強,我們能做的事情太有限。

我們根本想像不到,那些受災的人民究竟面臨著什麼樣的困境,在經歷著怎樣的內心煎熬,以及這件事情會對他們造成多大的影響。

如果不能伸出援助之手,如果沒有經歷過洪水不能做到感同身受,那麼也請不要嘲笑,不要把他們的苦難當成段子調侃。

不要有看熱鬧不嫌事大的心態,請保持做人最後那一點點悲憫之心。

圍觀災難、看熱鬧不嫌事大,當災難發生在自己身上的時候,只能痛哭。

正如《流浪地球》所說的那句發人深思的話:起初沒有人在意這一場災難,直到這場災難和每個人息息相關。

1998年特大洪水,我是一名親歷者,也是一名受害者,你知道那一年水稻被淹了之後我們是怎麼度過的嗎?

東家借西家,只能靠領救濟糧和一些賑災補助過活,每個人每天吃多少都要精打細算,吃飽是不可能的。

至今我都非常厭惡吃紅薯,因為那個時候沒有糧食,往往都是一點糧食,再煮一大鍋紅薯。

我讀小學,最熟悉的一句成語就是‌‌「一方有難,八方支援‌‌」,因為那一句話常常被印在賑災物資的那一個盒子上面。

你背過賑災捐助的舊書包嗎?我有。

你穿過賑災捐助的舊衣服嗎?我有。

那個時候,每一次來了救災物資在村口發放的場景,現在我都歷歷在目。那一年我們怎麼度過的,你根本想像不到。

寫了這麼多,我想說的是:苦難就是苦難,它是很難熬很難熬的一段歲月,沒有經歷過的人,真的不會懂。

所以,如今看到很多人在調侃洪災,心裡真的無法接受,內心生氣而又心酸。

我知道,人類的悲喜並不相通,但是可不可以,在同胞受難之時保持一份敬畏之心?

面對災難,我們需要的是悲憫,是同情,更是智慧。

不要消遣每一場苦難,不要無視每一個受害者,生而為人,這是我們每一個人應該有的底線和善良。

責任編輯: 江一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tw.aboluowang.com/2020/0727/1481829.html

民意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