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軍政 > 正文

孫春蘭急赴老巢大連抗疫的背後…

國務院副總理孫春蘭28日回大連市領導抗疫,同時有習、李批示,要把疫情堵死在大連。

大連防疫氣氛愈見緊張。

「孫春蘭來視察(大連),現在這地方,馬路上用消毒液,把馬路黑色都變成白色了,地鐵一天都不曉得撒多少遍。」大連灣市民王平(化名)說。

中共病毒武漢肺炎)疫情重擊大連,7月22日出現確診病例後,迅速擴散到5省9地,其中北京出現關聯病例,國務院副總理孫春蘭28日到大連指示,「外防輸入、內防反彈、嚴防輸出,遏制疫情擴散蔓延。」

「全大連一個不落地排查,不管多大歲數的,也都上家裡去排查。一個都不准落下,副總理孫春蘭都來了。」王平30日受訪時說,他所在小區已經做了第三次核酸檢測了。

時事評論員李林一表示,相較於新疆疫情日增百例,中共高層更擔心大連市的疫情擴散,因為大連靠北京近,人員來往流動,且已經把疫情帶到北京。孫春蘭帶了習、李的批示,要大連全面進行核酸檢查。

中共死命令:大連要一個不落地排查

王平居住在大連灣街道某小區,該小區出現了5例確診病例,是這波疫情的重災區,「有凱洋食品員工感染了,他車間一起工作的、近距離接觸的員工,全是那些病例。」「現在哪家出現確診病例,這個樓棟就用封條封死了。」

「一天都上萬人(檢測),醫護人員檢測,穿著防護服,全都像蒸籠一樣。」王平說。

根據王平觀察,中共病毒到哪個城市,哪個城市的官員就遭災,「老百姓啊,如果感染了,你就可悲,沒感染就影響不大,還是生活著,但當官的就完了。」

王平認為,若防範做不好,病毒擴散開來,還可能因此丟官,「沒辦法,孫春蘭他們哪個不害怕啊(丟官),什麼多大官,有什麼用,誰來也不好使。」

「現在很多無症狀,他走哪也不知道,就憑你運氣,沒有別的招了。」王平說,「大連方艙醫院不是建好了嗎,還沒用上,都準備好了,怕(病例)多了。」

瘟疫突降臨大連港、灣、街道全封鎖

和王平同一小區的大連港散雜貨碼頭作業人員也都在家隔離。碼頭留守人員說,「大連灣所有的人都在家隔離,全都居家隔離了,門都要封了。」

大連港散雜貨碼頭公司郭先生對大紀元說,大連港要求很嚴,「大連港這塊要求特別嚴,二月份到現在,我們始終對外來船隻,是嚴禁下地的。」

他提到,大連港是裝卸船,裝載鋼材、糧食一類的,和海產品進出口不一樣,外傳大連這波疫情是7月份有俄羅斯船員確診引起的,郭先生說,「現在官方澄清這事,不是進口這魚(俄羅斯船上的魚),具體是什麼引發的,誰也不敢去說。」

7月10日,大連衛健委披露截至7月9日新增1例境外確診病例和3例無症狀感染者,均為俄羅斯籍船員,6月28日4人從俄羅斯符拉迪沃斯托克出發,7月2日抵達大連灣海域,7月5日大連海關登臨檢疫核酸檢測結果呈陽性,7月8日入境進入大連市中心醫院進行隔離。

另一位住在大連灣棉花島村現年七十多歲的劉老先生對大紀元說,他年紀這麼大,沒經歷過這麼大的一場瘟疫,「這病毒太厲害了,今天第二次查核酸了。」據官方資料顯示,棉花島村有4起病例,除3名凱洋員工,1名是中遠航運公司車輛維修人員。

劉老先生說,「現在整個大連灣地區都停了,都是因為凱洋冷庫,出現了不少的病例。」「外賣也不讓進來(小區),網上訂菜,送到外面門崗就停了,上頭電話有號碼(通知)去領。」

王平:大連疫情折射天理

據官方公布的病例顯示,病毒從凱洋冷庫車間擴散到其它行業,27、28兩日,甘井子區恆大雲璽建築工地3位建築工人確診、宋家工地1名清潔工確診、於屯1名裝卸工確診,1016線公共汽車司機、殘疾人車營運司機確診。

王平說,做好防看護作,病毒不用怕,他日前在武漢封城前,正好在武漢轉機,幸運躲過了一劫,這次大連爆發疫情,「都離我家都不遠,有離十幾棟樓的,50多個(病例)也都沒有路過我這兒,真是萬幸。」「多做好事,都,他認為是他兩次躲過疫情的原因。

時事評論員李林一說,這次孫春蘭回老巢大連領導抗疫,同時有習、李的批示,顯然當局不想讓疫情大規模蔓延到北京,想把疫情堵死在大連。

李林一認為,1999年7月以來,大連是法輪功迫害最嚴重的地區之一。當年在遼寧鎮壓法輪功最賣力的正是薄熙來、孫春蘭等人。因果有報。此時的孫春蘭,不知心中也是否會有一絲擔憂。

責任編輯: 時方   來源:大紀元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tw.aboluowang.com/2020/0731/1483676.html

軍政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