娛樂 > 娛樂評論 > 正文

62歲李宗盛孤獨慶生:「我終於放下了你 你卻留我獨自白頭」

眾人聽一首歌,能聽到一千個哈姆雷特。

而能將一千個哈姆雷特匯聚成同一種滄桑與寂寞的歌者,世間唯有李宗盛

年輕的時候,水木君也聽過他的歌,只覺聲線獨特,再無其他感觸。

直到十幾年後的某個夜晚,聽到他的某句歌詞,發覺字字如鈍刀割肉般令人心碎。

才體會到了那句:「最怕在某個年紀,突然聽懂一首歌,看懂一個人。」

這個能將深情化作一聲長嘆的歌者,迎來了自己的62歲生日。

從年少輕狂到白髮蒼蒼,他終於在耳順之年,學會了如何與生活和解。

「有一天你會知道,人生沒有我並不會不同」

看透女人心,寫了無數情歌的李宗盛,自然也有幾段遺憾的情緣。

其中最讓人感慨的,還是在他心裡駐紮時間最久的林憶蓮

1992年,電影《霸王別姬》拍攝,李宗盛正在為電影製作主題曲。

同年,林憶蓮簽約了滾石唱片,兩個人就因為一首歌,相識相知。

即便李宗盛在當時已有家室,但藝術方面的契合,還是讓他們被彼此的才華折服。

眼波流轉間,也開始暗生情愫。

1994年,他們同台演唱《當愛已成往事》的時候,他止不住地緊張。

直到聽到林憶蓮有力又綿柔的第一句:往事不要再提。

他才安定了整顆心。

「像林憶蓮這樣的女人,聽她的聲音就足以愛上她。」

在當時的李宗盛眼中,林憶蓮或許就是那個能讓他收穫力量的白月光吧。

愛情是件不可琢磨的東西。

而李宗盛對白月光愛意的表達,也一發不可收拾。

在林憶蓮對這段關係依然有遲疑的時候,他曾翻越幾千里跑到加拿大,在林憶蓮的門前,站了一天一夜。

就在那一夜,為心愛的人寫下了傳唱至今的經典,《為你我受冷風吹》。 

那天之後,林憶蓮終於拋開了世俗的看法,接受了李宗盛炙熱的愛意。

1998年,李宗盛與林憶蓮走進了婚姻。

這樣的才子佳人,在誰眼中都是「天生一對」。

可多情總被多情傷。

轟轟烈烈的誓言沒能抵過平平淡淡的生活,原本在對方眼中最具魅力的藝術品味,也因為分歧而逐漸生出嫌隙。

他們的婚姻持續了6年,便匆匆收了場。

只是在離婚聲明中,道出了一聲遺憾的感嘆:「我們的愛若是錯誤,願你我沒有白白受苦。」

戀不過是一場高燒,思念是緊跟著的,好不了的咳」。

正如他自己唱的那般,婚姻結束了,可自己的念想卻沒有結束。

離婚十年後,李宗盛在演唱會上,再次與林憶蓮隔空對唱。

只是連第一句「往事不要再提」都沒有唱出,就已經哭得泣不成聲。

想必他也會感慨,原來歌詞裡的那句經典,早就預見了他們的結局吧。

「為何你不懂,只要有愛就有痛,有一天你會知道,人生沒有我並不會不同。」

什麼是人間最痛苦的事?

不是愛而不得,而是失去後才發覺,世界上再無第二個你,能讓我心起漣漪。

林憶蓮後來又有了新的戀情,可他依然選擇孤身一人。

《致我們終將逝去的青春》中說:

有時你遇到了一個人,以為就是她了,後來回頭看,其實她也不過是這一段路給了你想要的東西。

可看似通透的李宗盛,卻並沒有看清這個事實。

他依然固執的,不想為那段無果的感情畫上句號。

直到去年,他們共同陪伴20歲的女兒吃飯。

那是離婚十五年間,他們唯一的同框。

照片中的李宗盛,臉上帶著溫柔的微笑。

是啊,十五年了,也總該放下了。

如今他終於明白了,人群來來往往,都是過客匆匆。

不念不打擾不掙扎,感謝陪伴過就好。

「等到好像終於活明白了,已來不及」

對於李宗盛來說,林憶蓮是因愛而起的固執。

可有一個男人,卻因為埋怨,讓他足足糾結了半輩子。

「我們住在一個菜市場旁邊,我必須扛過瓦斯,穿過臭水四溢的夜市......」

這段經歷,李宗盛刻骨銘心。

但這並不只是因為生活困苦,而是這段經歷總會讓他想起,使自己自卑過的人。

那個人就是他的父親。

他從來沒讓父親滿意過。

學習成績一直排名倒數,連高中錄取線都達不到。

在第一次中考落榜後,他又上了10個月的補習班,準備二戰,但他還是失敗了。

據說當時的補習班裡只有兩個人沒考上,一個是他,另一個有智力問題。

「你註定會成為一個沒出息的人。」

這就是年少時的李宗盛,在父親眼中讀懂的唯一語言。

在這樣的目光注視下,即使才氣滿滿,李宗盛還是避免不了內心的自卑。

在讀書期間,他不敢上台,不敢參加活動,找不到自己存在的意義......

終於,他在讀中專的時候,碰到了一點生活的希望。

他在校園遇到了「木吉他」合唱團。

雖然上台演出還是會有恐慌與不安,但至少喜歡的力量讓他願意努力克服。

只是他沒想到,自己全部的希望,在父親眼中,依然是件不靠譜的事情。

在父親嚴厲要求他必須送瓦斯的時候,李宗盛再次陷入了絕望。

隨後,他做了有生之年唯一一件忤逆父親的行為。

「不讓我做音樂,我偏偏要做。」

即便沒有逃離送瓦斯的工作,但他也同樣沒有放棄寫歌。

事實證明,這個選擇對華語樂壇來說是對的,它成就了一代天王。

可於他自己而言,父親嚴厲和失望的眼神,卻像一個揮之不去的影子,跟隨了他的一生。

成名後的李宗盛在做客節目時說:

「那時候寫歌,都是挖空了心思......我好不容易才坐到那個位置,其實很害怕,生怕這一張搞砸了,我就又要回去送瓦斯了。」

後來的李宗盛,鮮少提到自己的父親。

那些年的不理解和叛逆,也成為了埋藏在這對父子之間最深的一條鴻溝。

時間越久,越難以逾越。

直到父親去世,他們都沒有過一場交心的對話,甘心成為了只帶著血緣關係的甲和乙。

直到過了60歲那一年,他有了更多陪伴女兒的時間,才突然看懂了「父親」兩個字。

他開始停下來,反省這段關係。

他是否也有一些難以啟齒的言語,在張口之前就被自己的驕傲給逼退了回去?

物是人非,這個答案,他已經得不到了。

也只能用一聲懷念,向已經不在了的父親,拋出一封「和解信」。

「一下子也活到容易落淚的歲了,當徒勞人世糾葛兌現成風霜皺褶,爸,我想你了。」

心懷內疚的李宗盛,用一曲《新寫的舊歌》,再次惹哭了千萬個有著相同家庭的聽眾。

或許只有在自己進入相同的年齡,成為父親的時候,才能化解這份情感吧。

所謂父子一場,就是共同成長。

很遺憾,李宗盛等到來不及的時候,才看清了真相。

責任編輯: 趙麗   來源:鳳凰網娛樂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tw.aboluowang.com/2020/0804/1484959.html

娛樂評論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