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軍政 > 正文

中共軍方間諜唐娟在美國第三次出庭受審現場報導

中共第四軍醫大的科研人員唐娟。(網絡圖片)

8月10日(周一),美國加州東區聯邦法院對涉嫌簽證欺詐的中共軍人唐娟進行第三次開庭聆訊。唐娟在三名律師的陪同下視訊出現在聯邦大陪審團面前。目前聯邦檢察官對唐娟的指控有兩項:1)簽證欺詐罪,2)向聯邦政府做偽證。如果第一項罪名成立,將面臨10年監禁、25萬美元罰款,外加3年監視居住。如果第二項罪名成立,將面臨5年監禁、25萬美元罰款將,外加2年監視居住。唐娟的律師目前對指控做無罪辯護。

希望之聲的現場轉播)

據《希望之聲》現場記者唐國華報導,由於唐娟的律師變為三名,Patrick Wang,Tom Johnson和Malcolm Segal。之前為唐娟做辯護的公派律師沒有出現。

檢察官介紹了他們對唐娟採證的情況,聯邦探員從唐娟的4個硬碟里找到了350GB約280萬個文件。

唐娟的律師稱需要約4周時間閱讀聯邦探員搜到的文件,當天該案的庭審已經結束。下一次出庭定在9月1日上午9點15分。

《希望之聲》的直播嘉賓、紐約的註冊律師葉寧對唐娟案件的走向、唐娟保釋的可能和存在的潛在問題做出分析。

葉寧:此案辯護難度很大

葉寧律師介紹了聯邦大陪審團的作用。葉寧說,聯邦大陪審團由23人組成。聯邦檢控官向大陪審團提交起訴書,又大陪審團決定是否對嫌犯提出正式起訴。目前對唐娟的兩項指控全部打掉的可能性不大,她的犯罪事實比較「實錘」,但通常在量刑時法官不會按最高刑罰判定,如果唐娟沒有替中共做很嚴重的間諜活動,僅僅是簽證詐欺的量刑可能會是判刑三年,緩刑三年。

葉寧說,這個案子從辯護律師的角度看有相當大的難度,首先,調查人員搜到280萬個文件,調查人員的蒐證力度非常大,其次,唐娟的軍人身份無法推卸掉,而且她對FBI的撒謊也是有記錄的,案子的證據很實在。「辯護起來難度很大」。

事件回放

6月20日FBI面談後,唐娟就帶著自己的母親和女兒躲進了舊金山中領館。她已經訂了6月23日的機票打算一起回中國。但她的女兒在6月21日就被送回中國。FBI發現唐娟躲進中領館後,曾與領館交涉,但領館沒有把唐娟交出來。據唐娟之前的公派律師介紹,7月23日,領館的人曾跟唐娟談,但唐娟情緒非常激動,「歇斯底里」。領館的人勸唐娟出去看醫生,但也告訴唐娟,如果出去,FBI會逮捕她。唐娟表示知道。於是,唐娟和她媽媽坐車出去,被FBI半路上截住並帶走。FBI先送她去看了醫生,之後把她送到沙加緬度縣監獄。

FBI前特工:中共把孩子帶走難以理喻

《希望之聲》資深記者馨恬介紹,他曾就唐娟案採訪過前FBI反間諜探員LaRaeQuy,Quy女士對中共把唐娟的孩子從父母、祖父母手中強行送走感到無法理解:「這是個什麼樣的政府?」

Quy女士還指中領館窩藏情報人員是經常的事,他們通常把人藏在車的後備箱裡。但中共是否保護這些情報人員,就要看他們對中共的用處了。如果某間諜很重要,中共就會保護的時間更長。

Quy女士還透露,針對中共的情報人員,FBI有自己的辦法,就是去找他們面談。一旦面談了,中共就會儘快放棄這個情報人員。因為那表示該人已經被FBI盯上了。

三名律師的費用

據葉寧分析,唐娟開始用的是公派律師,大概是因為事發突然,中領館沒有時間替她請律師。現在她有三名律師,這三名律師肯定是花錢聘請的,因為聯邦政府不會花那麼多錢給一個嫌犯。這三位刑事案件律師的收費預計每位每小時300到500美元,中共為唐娟的辯護聘請的律師的首期付款至少30萬。

葉寧說,唐娟現在沒有錢,因為她的錢已經被司法部暫時沒收。如果她被認定有罪,她的錢會先用於繳納罰款。

目前唐娟保釋的可能性不大

葉寧說,目前而言,唐娟的保釋可能性不大,首先她有逃跑的風險,因為她曾躲進領事館,其次,雖然現在針對她的只是技術性的指控:簽證欺詐,但如果發現她的數百萬個文件中涉及美國國家安全或情報,唐娟保釋還會造成串供等風險。

給唐娟提供保釋的人需要有一定資產、社會地位和道德高尚等要求,但唐娟的保釋還有一個因素:社區聯繫,唐娟顯然沒有社區聯繫。保釋金不是太大的問題,可以購買保釋債券

唐娟如果真的涉及美國機密或國家利益,保釋出去反而人身會更危險。

前線記者:唐娟案不孤立

關於唐娟的保釋問題,記者唐國華介紹,7月31日,當時唐娟的律師說,保釋唐娟還有一個原因是,唐娟的身體狀況比較容易感染中共病毒(又稱新冠病毒),但檢方說,關押唐娟的沙加緬度縣監獄只有十三個感染病毒的案例,而且都不是聯邦刑事犯監區的。

唐國華說,FBI說唐娟是個很老練、複雜的人,她只刪除了一部分文件。在FBI恢復了的刪除文件中,有唐娟著軍裝、敬軍禮的視頻。她一直否認自己是現役文職軍人、還否認自己知道肩章等身上標識的意義。同時唐娟的案子也不是孤立的案子,她跟她的同事們有互動,而且她們的行動得到中共政府的知曉和幫助,所以唐娟的保釋具有很高的潛逃風險。

唐娟案的走向

葉寧說,根據唐娟的首任律師的辯護詞,唐娟加入解放軍是因為高考,不屬於主動加入的,所以唐娟如果能夠成為污點證人,為美國政府提供證據,對唐娟本人是有很大好處的,目前的這兩項指控都是可大可小的。但從中共即刻送她女兒和母親回中國做人質這點看,中共還是害怕唐娟做污點證人的。但是美國政府還會給污點證人提供移民協助。

唐娟的一個優勢是,她的案子是4個(還有另外三個正等待審理)案子中的第一個,非常具有指標意義。檢控官也會給予更多鼓勵性對待。

當然,雖然唐娟已經承認自己是解放軍、對FBI撒了謊,但辯護律師還是會盡力尋找起訴書的漏洞,為唐娟做無罪辯護。預計在最後審理中,案子陪審團不會採信法庭審理過程中的內容,而更多的採信之前唐娟的證詞記錄。

責任編輯: 時方   來源:希望之聲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tw.aboluowang.com/2020/0811/1487811.html

軍政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