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動態 > 正文

李正寬:中南海激烈對決 曾慶紅懸了?

作者:
如果習執意保黨,那麼他在與曾博弈的過程中必定顧慮重重,也會被身邊的奸臣小人所蠱惑,無法當機立斷拿下江、曾。古人云「時至不行,反受其殃」,那麼習可能面臨江、曾在垂死掙扎中的又一波瘋狂反撲。

曾慶紅(法新社)

2020庚子年中共政權四面楚歌,內鬥也愈演愈烈,特別是習近平跟政治死敵曾慶紅的對決,已經到了你死我活的地步了。

北戴河會議前夕,為防止曾慶紅再「惹事」,習朝著曾的「七寸」狠狠打了一拳,於7月17日接管了金融大鱷肖建華掌控的「明天系」旗下9家核心金融機構。由於肖建華是曾慶紅家族撈錢的「白手套」,因此外界認為習此舉無疑是抄了曾的「家」。

7月18日,明天集團「針對各種惡意詆毀」發表四點「嚴正聲明」,公開與習叫板。雖然該「聲明」幾小時後便被刪除,但外界觀察到了被打疼了的曾並不甘心束手就擒,新一輪激烈混戰已經拉開了序幕。

果不其然,7月28日,流亡美國的富商郭文貴爆料說:四天前,他聽說曾慶紅要有行動,但沒行動成,估計敗露了。現在習要滅曾,對象包括曾、曾妻和兒子曾偉、曾的胞弟曾慶淮、曾的妹妹曾海生及其丈夫,以及和這些人相關的人。

更多黑幕被牽出曾慶紅恐如坐針氈

8月11日,華融前董事長賴小民案於天津開審,期間賴小民被控受賄將近18億元人民幣(由於中共怕垮台不敢真實公布,實際貪腐金額遠大於此),打破了已宣判中共官員被公布出來的最高金額紀錄。賴小民當庭認罪、悔罪。法庭宣布案件擇期宣判。

賴小民是曾慶紅勢力在中國大陸香港商界的台面人物,曾經向曾家及江家輸送巨額利益。此外,賴還被揭出與曾的侄女曾寶寶(又名曾潔)以及曾的親信、現政法委書記郭聲琨有著千絲萬縷的聯繫。此次賴被審,曾慶紅必定如坐針氈。目前,外界十分關注賴將獲何刑罰。

公眾仍記憶猶新的是,三個多月前的5月11日,趙樂際的心腹馬仔、前陝西省委書記趙正永被控受賄7億多元,隨後在7月31日被判處死緩,限制減刑。而2018年,山西省呂梁市前副市長張中生因貪腐了11億多元被直接判處死刑,不緩期執行。

近日,時評人李燕銘分析,賴小民刑罰應該重於張中生,有可能會判死刑立即執行,至少也是死刑且不緩期執行,否則難以服眾。若賴被判死刑,那對曾慶紅將是沉重打擊。

之前,8月7日,郭文貴爆料稱,曾慶紅的馬仔、雙面間諜吳征和他的妻子楊瀾「出事」了。郭透露,吳征被抓後立馬招供,說出了很多實料。郭特別強調,這回很多與曾慶紅關係密切的都在劫難逃,包括馬雲江志成江綿恆、戴永革、曲龍、李友等。

早在今年4月落馬的孫立軍是孟建柱和郭聲琨的心腹馬仔,而孟、郭二人都是曾慶紅提拔上來的。其中,郭直接就是曾的表侄兒女婿(郭妻的奶奶是曾母鄧六金的親妹妹)。外界分析,孫力軍落馬的主因是其參與了「倒習」和「政變」。因此,孫的落馬也讓曾寢食難安。

此外,早先被習拿下的曾的白手套肖建華涉嫌操盤2015年中國股災,對習發起金融政變。還有,2012年江、曾策劃了薄熙來周永康政變。

如果再算上曾的兒子曾偉鯨吞的山東魯能那幾百億資產以及曾家在海外匿藏的巨額資產,習已經握有關於曾的海量罪證和驚人的黑幕材料。如果習舊帳新帳一起算的話,那麼,曾可真的是懸了。

習近平無法繞開與江、曾的生死對決

作為江派政治集團的兩大幫主,江澤民、曾慶紅手上沾滿了國人的鮮血,特別是在對法輪功的殘酷迫害中,欠下了累累血債。為保自己下台後不被清算,江、曾只有讓同樣背負血債的人來接掌政權。

太子黨出身的習並沒有明顯的派系特徵,特別是身上沒有背負法輪功的血債,這也是江、曾為什麼不信任習的最根本原因。而江、曾最中意的接班人是公認的對法輪功迫害最殘酷、最先主導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的薄熙來。

因此,讓習上台掌權只是江、曾的緩兵之計。等薄熙來逐漸拿到權力並取得政法委、武警部隊和軍隊的支持後,伺機發動政變,把習拿下,取而代之。

千算萬算,不值天一划。薄與其心腹馬仔王立軍鬧翻臉後,王出逃美領館,導致「薄、周政變」敗露,最終計劃流產。

而習上台後,曾一路反腐將江、曾的心腹馬仔一個個拿下,最後打虎棒直指江、曾本人。這讓江、曾又怕又恨。

不僅如此,習還把江、曾十幾年來打造的迫害法輪功的主要黑窩——勞教系統給徹底解散。這讓江、曾對習更加恨之入骨。同時,江、曾培養的二號接班人孫政才也在十九大前夕被習近平拿下。

至此,大勢已去的江、曾無可奈何,又急又怕,開始假裝認慫,表面上對習恭恭敬敬。

2017年年底,習與江、曾達成交易,江、曾擁護習做「一尊」,換取習不抓江、曾。為了解除習對江派的威脅,曾祭出「離間計」,讓習自斷手足——打虎干將王岐山「武功被廢」成為花瓶,取而代之的是江曾集團隱藏很深的三號接班人、現任中紀委書記趙樂際。

明眼人都清楚,江、曾對習的妥協和承諾,只不過是為了保命的無奈之舉,一旦時機成熟,必定反撲,拉習下馬,這樣江、曾將來才可以瞑目。

打蛇不死定遭反噬!

江、曾一看來硬的不是習的對手,就開始上「軟刀子」,給習安插了一位「貼心人」王滬寧,用「文革造神」的詭計把習捧得飄飄然,不斷地用馬列歪理邪說給習慣迷魂藥,並為習量身訂做了好幾件「皇帝的新衣」,如中國夢、全民小康等,導致習更加務虛,大幅左轉,民意暴跌。

王滬寧和韓正等江派餘孽又給貿易談判攪局,引發貿易戰爆發,在美國施以關稅大棒後,王滬寧「協助」習頻拋各種老套的文革式口號和政策加以應對,導致美中關係越走越遠,從貿易戰擴大到科技戰人權戰、資訊戰金融戰……

由於韓正、郭聲琨、孫立軍等江派餘孽在香港問題上挖坑、攪局,激化矛盾,導致習民心盡失,海內外罵習聲此起彼伏。

中共病毒爆發後,江派餘孽不遺餘力地激怒以美國為首的國際社會,使習成為國際追責和聲討的首要對象。而江、曾則在一片混亂之中開始反習、倒習,甚至暗殺等。

從前段時間習突然更換掌握中南海安全的北京衛戌區司令,可以看出習對自身安全的擔憂。而7月下旬習的吉林四平之旅,更是草木皆兵,據悉每50米就安插一個安保人員,當地幾乎所有的警察和協警都參與了對習的「護衛行動」。而北戴河期間各種倒習、反習的政治傳聞滿天飛,其背後曾慶紅鬼影幢幢。

習近平面臨的挑戰和機遇

習近平最大的挑戰其實還不是江、曾的種種威脅,而是其內心「保黨才能保權、保權才能保命」的致命誤區。

惡貫滿盈的中共早已民心盡失、四面楚歌,瀕臨解體。中共對習來說,是絕對的負資產。在保黨的過程中,為了防止中共這部絞肉機絞到自己身上,習必然越來越強權;在由「逆淘汰」官員組成的中共官場中,為了展現強硬姿態,習必然越來越鐵腕;為了防暗殺和政變,光握住軍權還不夠,還要收編武警和預備役,習必然越來越極權。

是中共這個邪惡的體制在造就著獨裁的統治者,使其在權欲幻想中成為中共的人質,替中共背負罵名和累累血債。因為要保這個惡黨,習早已深陷「塔西佗陷阱」,「里外不是人」。

如果習執意保黨,那麼他在與曾博弈的過程中必定顧慮重重,也會被身邊的奸臣小人所蠱惑,無法當機立斷拿下江、曾。古人云「時至不行,反受其殃」,那麼習可能面臨江、曾在垂死掙扎中的又一波瘋狂反撲。

如果習能趁勢拿下江、曾,公布江、曾對中華民族以及中國人民犯下的滔天罪惡,清算江澤民集團滅絕人性的累累罪行,並拋棄幻想、鼓足道德勇氣解體中共,那麼習才有可能擺脫為中共和江、曾做陪葬的可怕結局。#

責任編輯: 江一   來源:大紀元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tw.aboluowang.com/2020/0815/1489492.html

動態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