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民意 > 正文

看過《八佰》點映 太胡扯太失望 生生糟蹋了這個好題材

作者:
期盼已久的《八佰》終於定檔8月21日上映,而且8月14日還有提前點映,趕緊搶票先睹為快,但是先睹是先睹了,快卻一點沒有,太胡扯太失望,生生糟蹋了這個好題材。

期盼已久的《八佰》終於定檔8月21日上映,而且8月14日還有提前點映,於是老周趕緊搶票先睹為快。據說,不少地方一票難搶,影院因為疫情關係,規定是一人隔一座,而且上座率還不得超過30%。儘管如此,14日的點映場基本上坐人的位子都滿了,看來觀眾的熱情果然爆棚,用這部片子來重振受到疫情影響的電影業,確實是個救市的高招。但是看完之後,最大的感受,就是先睹是先睹了,快卻一點沒有,太胡扯太失望,槽點多到講不完,說實話,對國產戰爭片,尤其是抗戰題材戰爭片,本來就沒抱多大希望,看了預告片就估計和神劇一般無二,只是沒想到,比預期失望還失望,生生糟蹋了這個好題材。

一上來就把老周搞懵了,日軍騎兵將一支中國軍隊衝垮了。日軍有騎兵沒有錯,日軍的師團是多兵種合成化部隊,確實編制上就有騎兵。但騎兵在市區狹窄的街道上衝鋒,完全違背軍事常識,只要在路上搞幾個路障,迫使騎兵的速度停滯,那麼騎兵就成了活靶子。在巷戰中別說騎兵了,就是坦克也是有力都施展不開的。

很顯然,編導是想用這幾個被日軍騎兵衝散了的潰兵,來和堅守四行倉庫的八百壯士做對比,然後在八百壯士的英勇榜樣下被感化,最後成為同樣的壯士。這樣的初衷是不錯,但這樣的劇情設置,實在太不可思議。如此的開頭,就讓老周一下心涼了,估計劇情設計好不到哪去。

部隊進入四行倉庫,但是對於為什麼要守四行倉庫,一點都沒有交代。反而是交代了幾個潰兵也進到了四行倉庫,要知道當時堅守四行倉庫的是88師262旅524團1營,一個建制基本完整的步兵營,並沒有其他部隊的散兵游勇。因為當時在閘北和日軍作戰的部隊就是88師,沒有其他部隊,就是有潰兵也是88師的,其他部隊的潰兵肯定到不了四行倉庫。更詭異的是,這幾個潰兵居然戴的是英式托尼盔——在近年來抗戰題材的影視劇里,但凡是國軍,不管是中央軍,還是雜牌軍,也不管是抗戰初期,還是抗戰後期,就必戴德式盔。而堅守四行倉庫的88師,是名副其實的德械師,是真正戴德式盔的,反倒要弄幾個戴英式盔的,真是奇了怪了。

接著日軍出現了——嗯?怎麼是日本陸軍?要知道當時在閘北的日軍是海軍陸戰隊,怎麼和陸軍馬鹿扯上關係了?不出所料,還有坦克,只是這坦克道具做得也太不當回事情了,也不知照著什麼樣子做的,反正是從沒見識過的型號,算是讓老周也開眼了。

日軍進攻開始了,也不用偵察,一隊日軍就衝進了四行倉庫!我的個神,當時524團1營的防線還是在四行倉庫之外,在旱橋上設立警戒陣地,右翼在西藏路占領陣地,左翼在四行倉庫西側的交通銀行周圍占領陣地,只有中央陣地是四行倉庫。而且出於保持防禦縱深的考慮,兵力部署都是圍繞在四行倉庫周邊,只有機槍連的一半2挺重機槍部署在四行倉庫大樓樓頂,以便發揚火力,整個大樓基本沒部署部隊。直到戰鬥的第三天,也就是10月28日才將部隊收縮到大樓。

然後就是在樓內的一場激戰,日軍被擊退,居然還有四五名日軍被俘虜了!抗戰初期能生俘一個日本兵都是了不得的,還是四五個!更想不到的是,守軍竟然用日軍俘虜來讓士兵做活靶練射擊!不帶這麼黒國軍的,這可是公然違反日內瓦公約的戰爭罪行,把堂堂中國軍隊描述成了和日軍一樣殘暴的禽獸了!只不過不是練刺刀,而是練射擊的區別了。這樣的劇情設計簡直令人無法容忍!

再有,7.92毫米口徑中正式步槍,在室內,還是鋼筋水泥大樓內,也就十來米距離射擊,這麼近的距離即便打中日軍俘虜身體,照樣可以穿透身體然後再打到牆上形成跳彈,足以對開槍的人造成傷害,這些練習射擊計程車兵是在作死嗎?

為了給四行倉庫送電話線,一個個老百姓——好像是青幫子弟吧,還有點江湖儀式,一個接一個冒著日軍火力封鎖要衝過橋去,把電話線送到四行倉庫。要知道四行倉庫之前是88師的師部所在地,電話線還不止一條,哪裡還需要這麼一個個丟了性命來送啊。

終於等到了升旗這一個橋段,結果只看到全營列隊——實際上當時升旗只有謝晉元和身邊幾個人,但是鏡頭一轉,完全沒有升旗的經過,旗子就已經升起來了。接著日軍飛機就來掃射了,於是升旗就成了冒著日軍飛機掃射,一個個前赴後繼衝上去樹旗,生生讓四行倉庫升旗變成了硫磺島插旗。

不過,好歹有了這面旗幟的全景,儘管只是短短一閃而過,在整個片子裡都還沒有租界的英國米字旗和美國星條旗出現的時間長,看得更清楚。

日軍飛機還沒完,掃射四行倉庫後,還飛過蘇州河掃射租界裡的普通百姓——我得喊娘了,不說當時日軍根本沒有出動飛機,就算出動飛機也不可能去掃射租界,這個飛行員腦子裡進屎了吧。別急,不出意料,這架飛機馬上就被四行倉庫守軍的步槍擊落了——標準神劇橋段。

老周正感到胃裡一陣反酸,更奇葩的來了——一名日軍軍官和謝晉元進行了一次陣前對話,而且還是都騎著馬,之前四行倉庫里就有匹白馬,這會派上用處了。你還以為謝晉元是硫磺島上的西竹一中佐,上陣還帶著自己的坐騎。可人家不但是騎兵,而且是奧運會馬術冠軍,還有男爵的頭銜,帶匹馬上前線是有特殊照顧的。

白馬銀槍,搞得像趙子龍一樣,正想著呢,還真出現了京劇扮相的趙子龍,不過騎的卻是真馬,還來了段京劇《長坂坡》,只是八百壯士孤軍堅守四行倉庫,和趙子龍長坂坡單騎突陣,絲毫沒有可比性,這樣的安排,到底出於什麼考慮,恕老周蠢笨,實在無法領會編導深意。

而這名日軍軍官自報身份,是上海派遣軍第5旅團的——讓老周說什麼好呢,第5旅團屬於第3師團,確實是在上海派遣軍序列里,但此時正在滬西周家橋、豐田紗廠一線,進行強渡蘇州河作戰,而抗擊第5旅團強渡的,正是謝晉元所在的88師主力!

命令謝晉元放棄四行倉庫,算是全片裡最靠譜的,基本把要謝晉元放棄四行倉庫撤入租界說清楚了,不過,這個命令是通過88師參謀主任張柏亭通過電話下達的,並不是親自來當面傳達的。當然,兩人對話里,自然不會忘記順帶著就把老常給黒了一把。應該說,老常在整個淞滬會戰中的戰略指揮,確實錯誤不少,死打硬屏,沒有抓住時機果斷組織戰略撤退,等等,但是讓八百壯士放棄四行倉庫撤入租界,這個決定還倒真是可以算明智的。

最後全片的高潮,就是衝過蘇州河上的新垃圾橋(今西藏路橋)退入租界。搞得這場撤退極其悲壯,完全冒著日軍的槍林彈雨。事實上,日軍巴不得守軍退入租界,因為四行倉庫東面隔著西藏路是煤氣公司碩大的儲氣罐,一旦被引爆,恐怕蘇州河北半個市區都會被炸平;而南面隔著不到一百米寬的蘇州河就是租界,流彈落入租界,也是麻煩事。所以日軍對四行倉庫的進攻,根本不敢動用重炮,現在守軍主動四行倉庫,那是求之不得,還會拼命用火力封鎖,難道還想把守軍再逼回四行倉庫繼續堅守?

片中守軍在衝過新垃圾橋時,不斷有人中彈倒地,少說也有幾十人死傷,但事實上,守軍的撤退行動僅有5人犧牲,應該說是非常順利的。

能把撤退拍成如此煽情的高潮,實在是讓老周打破腦袋都想不到的。

當然,這部影片也不是一無是處,至少裝備裝具軍服方面,基本靠譜,沒有太明顯的錯誤,特別是日軍都是立領和軍銜採用肩章的昭和五式軍裝,這個細節就相當真實,值得肯定。

對於整部影片的評價,首先敬佩編導敢於拍這樣以國軍正面戰場為原型的抗戰影片,而且沒有出現「偉光正的政委」形象,實屬難得。這在當下確實需要勇氣,同樣有投資上的風險,如果沒有疫情,這部片子估計即便從160分鐘刪減到147分鐘,還是不知道哪天才會上映。對於這一點,老周一定會在21日正式上映再去二刷,作為支持。

不過在劇情上,實在是太胡扯了,影視片不是紀錄片,是應該可以有藝術加工,但藝術可以加工,但不可以瞎編亂造,特別是拿日軍俘虜來練射擊,這種劇情實在是要讓人罵娘的!有真實歷史原型的影視片,對歷史必須要有一點敬畏之心的。

(本文圖片來自網絡)

責任編輯: 李廣松   來源:老周的深度軍事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tw.aboluowang.com/2020/0816/1489833.html

民意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