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民意 > 正文

告別韓流?國民黨高雄再次落敗 已是請神容易送神難

作者:
事實上,人才進不了國民黨,跟國民黨無能檢討韓流,導致劣幣驅逐良幣是同一件事。人才跟著理念走的,沒有理念,就沒有人才;國民黨想吸引人才,就得問自己:國民黨的理念是什麼?是發大財嗎?是中華民國萬歲嗎?還是「九二共識、一個中國」?國民黨現在奉行的,如果不是台灣主流社會想要的,那這個政黨憑什麼吸引人才取得選舉的勝利?

韓流不會自動消散,國民黨想要告別韓流,就不能囁囁嚅嚅,而要勇於與鬥爭。(李眉秦競選總部提供)

國民黨再度於高雄市長補選慘敗,有媒體人說這代表「韓國瑜神話」徹底寫下完結篇;國民黨立院黨團總召林為洲也說,潮起潮落,是該告別韓流了。「韓流」要告別國民黨了嗎?先不要講得這麼快,主張韓流要退出國民黨的人至少得告訴外界:「沒有韓流,國民黨還有什麼?」如果國民黨內無人標舉任何一條與韓流不同的路線,國民黨是要如何告別韓流?

一個最簡單的道理:李眉蓁的選前之夜裡,因為有韓國瑜的加持,在最高峰時號稱現場來到10萬人,這人數當然不無吹牛膨風之嫌,但即便只是號稱的十分之一,現場人數也有一萬人;國民黨人或許可以自問,現在哪一個藍營的政治明星站出來演講,可以聚集一萬人聽他熱鬧的?政治人物最重要的是群眾基礎,一直到現在,如果韓國瑜仍是國民黨內最具群眾基礎的人物之一,外界又憑什麼說「韓流已經終結了」?

韓流的竄起是台灣政治社會科學研究的極佳文本,它是國民黨過去20年長期價值虛無下的產物,因緣際會在2018年底,以聳動跳躍,卻不同於傳統政治人物的語彙的話語急速竄紅。在身份識別上,來自外省族群與黃復興出身的韓國瑜與台灣地方派系聯姻,所以他竟意外成為過去20年來,可以橫跨外省政治菁英以及本省地方派系的唯一一人。對於前者,韓國瑜用標舉中華民國符碼以及痛罵民進黨台獨的字眼囊括支持;對於後者,韓國瑜代表勝利的希望與派系出頭天的企盼。原本井水不犯河水,甚至互相瞧不起的兩大權力族系,最後竟在韓國瑜身上找到交集。

但韓國瑜本身的政治訓練與學養終究撐不起這樣的重責大任,很快地在他的市長職務里露出馬腳,絲毫不懂藏拙的他竟還興起覬覦總統職位之心,這不能不說是國民黨內為數眾多的深藍支持者一路推波助瀾,而在韓粉的綁架下,國民黨就這樣一路往冰山撞去。

按理說,國民黨經總統立委失敗之大劫,內部應該檢討盈庭,進行路線大辯論;沒想到年初總統立委敗選後竟一切船過水無痕,先是行禮如儀地選出一位弱勢黨主席,接著全黨下海拯救一個背棄選民,早該被罷免的高雄市前市長;直到這次的高雄市長補選一役,這位被高雄選民用不可思議的93萬高票罷免的韓國瑜,竟還成為藍營補選一役的最後王牌助選員,如此荒謬的發展,可見這政黨有多看不起高雄人。

國民黨內現在不乏恨透了韓流,想將韓國瑜踢出國民黨而後快的權力頭人,但若想要宣示「韓流已經終結」,這些頭人至少要告訴台灣社會:韓國瑜做錯了什麼?他對國民黨的傷害在哪裡?更重要的是,國民黨要如何面向台灣社會,與主流民意對話?但從江啟臣朱立倫,到馬英九甚至侯友宜,所有人面對荒腔走板的韓流風潮盡皆失語,沒人有膽子直指其非;既不敢標舉路線,就無能糾集群眾,既沒有群眾基礎,就更不敢對抗韓流。試問:即便國民黨已經被韓國瑜害到如此悽慘落魄,有人敢說韓在明年的國民黨主席選舉已經沒有影響力嗎?而如果韓流仍是黨內選舉舉足輕重的一股勢力,國民黨三年後的總統立委選舉還要活嗎?

在國民黨繼續創下於高雄的最低得票率之後,黨內又有人宣稱李眉蓁是個「不對的候選人」,國民黨必須正視人才的斷層云云。事實上,人才進不了國民黨,跟國民黨無能檢討韓流,導致劣幣驅逐良幣是同一件事。人才跟著理念走的,沒有理念,就沒有人才;國民黨想吸引人才,就得問自己:國民黨的理念是什麼?是發大財嗎?是中華民國萬歲嗎?還是「九二共識、一個中國」?國民黨現在奉行的,如果不是台灣主流社會想要的,那這個政黨憑什麼吸引人才取得選舉的勝利?

韓流不會自動消散,國民黨想要告別韓流,就不能囁囁嚅嚅、欲言又止,而是要直面問題、勇於鬥爭。但從江啟臣到朱立倫的每個權力頭人,從無人有雖千萬人吾往矣的勇氣,不敢承受鬥爭下的切割與撕裂,導致國民黨支持者早已韓粉化。國民黨面對韓流,早已是請神容易送神難。

責任編輯: 江一   來源:上報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tw.aboluowang.com/2020/0818/1490577.html

民意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