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軍政 > 正文

不得了!深圳超市付現金要登記 泡沫爆裂前兆貨幣政策走鋼絲 國民財富或一夜之間變共產

中國糧食缺口1.3億噸? 中國市場空前疲軟復甦無望 被逼西竄?大疆無人機大裁員 躲國安法 中資遷離香港 巨頭吉利和恆大利潤腰斬

中國汽車巨頭吉利和房企巨無霸恆大,上半年淨利潤都近乎腰斬!全球最大無人機製造商大疆正大規模裁員。多位經濟分析人士認為,中共經濟復甦的說辭「被誇大了」。實體經濟不濟,最近中共頻頻在貨幣政策上做文章。已將數字貨幣試點擴大到28個省市,深圳更是有超市要求顧客使用電子支付,使用現金就需要登記個人信息。有評論分析,中共央行貨幣政策忽松忽緊,這種操作是泡沫爆裂的前兆。

中共智庫周一發布報告稱,5年後中國可能出現1.3億噸的糧食缺口!

中共強推港版國安法,真的是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不僅外企,現在連中企也開始撤離香港了。TikTok的競爭對手,中國科技企業BIGO Technology,把伺服器從香港遷至新加坡

中國5年後恐現1.3億噸糧食缺口

中共社科院農村發展研究所星期一發布《中國農村發展報告》,說2025年中國可能出現1.3億噸的糧食缺口,其中水稻、玉米、小麥等3大主糧約占2500萬噸。

中央社綜合新華網、人民網報導,該報告說,目前中國農村發展中仍面臨諸多矛盾和問題,例如農民「種糧積極性下降」、持續增收難度加大、農村高齡化日趨嚴重、農村民生短板突出、村莊分化日益加劇等,需要引起高度重視。

這項報告預測,到2025年,中國全境城鎮化率將65.5%。保守估計,新增加的農村轉移城鎮人口將超過8000萬人。因此,全國從事農業人員比重將下降到約20%。然而,全國鄉村60歲以上人口比重將上升到25.3%,約為1.24億人。

近來,海外媒體注意到習近平有關節約糧食的談話,並關注中國的糧食安全問題。

報導說,中國國家統計局發言人付凌暉14日表示,中國的農業基礎不斷夯實,糧食生產能力和穩定性「有充足條件和基礎」。

中共貨幣政策走鋼絲顯現泡沫爆裂前兆

周一,中共央行對本月到期中期借貸便利(MLF)超額續做,向市場注入7,000億元流動性,規模之大令市場大感意外。

彭博匯總數據顯示,8月將面臨近3.5萬億元人民幣的資金缺口,包括MLF、逆回購和和同業存單到期,以及地方政府專項債等發行的衝擊。

由於實物出口明顯下滑,中共對金融市場的重視超過以往,目的是吸納更多資金流入,平衡國際收支帳本,穩定人民幣匯率

周日,中共證監會原主席肖鋼接受證券時報專訪時表示,中央強調,資本市場在金融運行中具有樞紐地位,從某種意義上來理解,中國從來沒有像今天這樣需要資本市場。

維穩股市,也可能是防範風險,中國股市還未跌多少,中共央行隨即迅速加碼貨幣政策。

8月14日,中共央行以逆回購操作方式向市場投放1,500億元資金,中國股市開始明顯上漲。

中國著名經濟達人「憑欄欲言」表示,這說明中國股市典型的水牛市特點。

儘管貨幣寬鬆可以推漲股市,但同時伴隨著匯率壓力。

「憑欄欲言」說,從2015年開始,人民幣匯率貶值壓力逐漸累計,2015-2018年,銀行代客涉外收付款數據,中國對外收支連續4年累計逆差達到了7,096億美元。

人民幣貶值將引導資金外流,造成中國資產價格下滑,因此,在中國存在一個穩匯率還是穩資產價格(包括房地產價格)的悖論。

2019年,通過加大金融市場對外開放,人民幣匯率壓力暫時得到緩解,對外收支由逆差變為順差245億美元,但這種加大開放所導致的資金流入是一次性配置到位的。

2020年,貶值壓力重新襲來。2020年1-5月,對外收支累計逆差194億美元。2020年6月初開始至今,或受到匯率壓力的影響,人民幣貨幣政策收緊,隨後6月份吸引236億美元熱錢流入。1-6月累計,中國國際收支總順差20億美元,人民幣匯率壓力暫時消失。

「憑欄欲言」判斷,目前中共貨幣政策鬆緊難以平衡:一旦收緊貨幣政策,股市等資產價格會迅速失去支撐,施壓貨幣政策放寬;然而,如果放寬貨幣政策,國際收支會迅速陷入逆差施壓匯率,施壓貨幣政策收緊。

中共央行在這兩點之間幾乎找不到平衡點,只能以頻繁的政策調整試圖延緩泡沫爆破。

「憑欄欲言」提醒,中共央行的這種操作是泡沫爆裂的前兆,此前央行前副行長吳曉靈已經警告:要做好泡沫破滅的準備!

中共擴大數字貨幣試點,國民財富或在一夜之間變「公產」

中共周五發布通知,將數字貨幣試點擴大到28個省市,周一,深圳已有超級市場要求顧客儘量使用電子支付,以現鈔付帳者需要登記個人信息。

自由亞洲電台》今天17日報導,據來自山西的商人董永琪透露,深圳超市開始限制民眾使用現鈔。例如,在深圳的永輝超市要求顧客,儘量使用支付寶微信支付,如果使用現金,必須登記個人姓名及銀行帳號。

董永琪表示,數字貨幣對於中國百姓來說肯定是弊大於利,個人利益與隱私都受到侵害。所以數字貨幣就是為回到票據時代,回到計劃經濟作準備。

中共官方宣傳強調,使用數字貨幣對民眾而言「差別不大」,顯然是敦促民眾接受這一觀念。

董永琪表示,中國的數字貨幣與西方民主國家的有本質上的區別,自由國家的數字貨幣是區塊鏈的性質,是去中心化的,但中共的數字貨幣是由中共央行負責。

金融學者司令認為,中共政府倘若全面推行數字貨幣,「交易將完全置於政府的監控之下,有利於政府收入增長。如果數字貨幣大力推行,有可能是21世紀的公私合營,也就說國民財富,如果政府失去信用,他完全可以一夜之間變成公有制。」

司令認為,中共央行作為數字貨幣中心,民眾的貨幣交易受到監控及追朔。同時防範資本外逃,換匯及金屋藏錢。

阿波羅網評論員楊旭表示,科技應該是造福人類的,但在中共手中完全變了樣,成為加強中共對民眾監控的工具了,變成中共暴力權力機構之外的重要統治手段。人臉識別技術、身份證防偽技術等等莫不如此。

楊旭說,中共現在內外交困,各種問題是按住葫蘆浮起了瓢,已到了中共這種發展模式的極限。重回計劃經濟、一切歸零,並非不可能,在中共眼中維護其政權穩定,可以窮極所有手段,百姓的利益如同炮灰。

楊旭表示,中共這種去中心化的數字貨幣,讓國民財富一夜之間歸零,可謂易如反掌。

市場空前疲軟,中國經濟復甦被高估

江系港媒《南華早報》報導,與去年同期相比,2020年前七個月的國內零售業數據均顯示負成長,這顯示國內市場需求持續疲軟。

財務風險評估公司科法斯(Coface)亞太區經濟學家卡洛斯(Carlos Casanova)說,北京關於經濟復甦的說辭「被誇大了」,他認為,中方並不能完全不受全球經濟衰退的影響,實現其宣稱的經濟發展數字。

中國政策科學協會經濟政策委員會副主任徐洪才認為,目前中國消費者的需求仍然不足,「每個人都擔心就業,收入下降,所以每個人都不敢花很多錢」,他稱,中國經濟復甦並不足夠強勁。

野村證券(Nomura)首席中國分析師盧婷說,業界對下半年中國的經濟增長過於樂觀,七月的中共政治局會議證實,中國經濟距離抗疫引發的經濟衰退仍然很遠,難以取消對經濟調控與刺激政策的依賴。

經濟學人智庫分析師佩傑里特(Imogen Page-Jarrett)表示,目前中國「國內需求仍然疲軟,經濟活動的主要驅動力是國家主導的投資以及工業產品和商品的庫存。」

為躲避國安法,又一中國科技企業把伺服器遷離香港

TikTok母公司字節跳動公司面臨美國總統川普施壓。規模較字節跳動小的對手BIGO Technology,如今試圖強調本身運作獨立於中國母公司歡聚集團,並把伺服器從香港遷至新加坡。

Bigo的短影音平台Likee和直播應用程式Bigo Live,是字節跳動旗下熱門短影音平台TikTok的競爭對手。

美國當局雖未點名Bigo,但公司高層告訴路透社,Bigo希望不會被砲火波及。負責政府關係的Bigo副總裁麥克‧王(Mike Ong,音譯)在新加坡Bigo總部受訪時說:「香港局勢存在某些疑慮。…安全起見,我們已決意,確定要把它們(伺服器)遷到新加坡。」

歡聚時代公司執行長李學凌是公司的創始人兼董事長。

阿波羅網評論員王篤然分析,只要一個公司是中國人擁有,這個中國人就受中共的法律控制,要負責配合中共提供情報。所以,搬家到新加坡當然有幫助避嫌,但還是會在中共控制之下。

疫情重創吉利汽車:淨利下滑43%,出口銷量下跌49%

陸媒《界面新聞》報導,根據吉利汽車8月17日發布的2020年中期業績報告,2020年上半年,公司整體營收368.20億元,同比下跌23%;集團淨利潤為23.20億元,同比下跌43%。

吉利汽車將2020年銷量目標從141萬輛下調約6%至132萬輛。目前,吉利汽車年度銷量目標完成率僅為四成。

欠債超萬億,中國恆大上半年利潤預計下降46%

8月16日晚間,中國恆大發布盈利預警,截至6月末,公司核心業務淨利潤和淨利潤均有所下降。其中,核心淨利潤預期約193億元,同比下降約37%;淨利潤預期約147億元,同比下降約46%。

中國恆大以欠債而聞名,據恆大官方數據,2019年上半年公司總資產為2.09萬億元,總負債金額為1.75萬億元,為同時預售屋企負債金額第一,資產負債率達到83.55%。據悉,恆大集團每年單單是利息成本就達到至少100個億。

被逼「長征」?傳無人機大疆大幅裁撤營銷團隊

全球最大無人機製造商大疆(DJI),因國家安全與資訊安全因素,已遭美國內政部下令全面停飛。受其影響,大疆正在大幅削減全球銷售和市場營銷團隊。

《自由財經》8月17日報導,大約20多名現任和最近離職的大疆員工透露,員工數量約達1.4萬人的大疆正計劃大幅裁員,目前深圳總部的公司銷售和市場營銷團隊從180人削減至60人,一度高達40到50人的全球影片製作團隊也大幅縮減至約3人,在韓國的6人營銷團隊已被裁撤。

一位大疆前高級職員稱,大疆創辦人汪滔將公司裁員比喻為:中國共產黨在1934年以犧牲數千人生命得以逃命的「長征」歷史經驗,從側面證實了大疆面臨的國際上的危機。

阿波羅網評論員王篤然分析,大疆創辦人汪滔的說法顯示他的思路還是中共的哪一天,和任正非說的殺出一條血路有相似之處。長征其實是被圍剿不得不流竄,也不是只死了幾千人。即使按中共的說法,中央紅軍(後改稱紅一方面軍),長征前約八萬八千長征到達陝北只七八千,損失近八萬。 紅二方面軍出發前計有一萬四千餘,到達陝北後計有一萬一千餘,損失三千餘。 紅四方面軍的犧牲最為慘烈,出發前號稱十萬之眾(實際上只八萬),長征後再經西路軍之敗的損失,銳減至一萬四千餘

阿波羅網林億綜合報導

責任編輯: zhongkang   來源:阿波羅網林億綜合報導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tw.aboluowang.com/2020/0818/1490837.html

軍政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