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外媒看中國 > 正文

法媒:蔡霞事件受國際關注 如何看待紅二代「扔掉紅旗反紅旗」引發熱議

人們自願受人奴役的主要原因在於:他們生下來就是奴隸,同時是在奴隸狀態下受教育的。這個原因,產生另一個結果,就是:處在暴君權力下的人很容易變得膽小怕事和軟弱無力。因此不容懷疑,英勇氣概,是同自由一起喪失的。受奴役的人民在鬥爭中找不到任何愉快,他們也不追求這種愉快,因為他們好象被人牽著走,絕對感覺不到內心沸騰著對自由的渴望。

中共中央黨校8月17日發通報指,該校退休教師蔡霞因發表「有嚴重政治問題和損害國家聲譽的言論」,決定開除其黨籍,取消其退休待遇。這一事件隨後在推特社交媒體平台上得到了網民地熱議。與此同時,包括美國的《紐約時報》,英國路透社和《衛報》等國際媒體也相繼發表了對蔡霞事件的報導和對其本人的專訪。據稱目前身在美國的蔡霞同樣接受了當地媒體的採訪,並就這一事件作出了進一步的介紹。與此同時,如何看待曾經的體制內「紅二代」現今被迫「扔掉紅旗反紅旗」也成了部分人關注的話題。

中共中央黨校退休教師蔡霞

據公開資料顯示,現年68歲的蔡霞曾擔任中共中央黨校黨建教研部教授,中國民生研究院特約研究員,全國黨建研究會特邀研究員、北京市黨建研究會特邀研究員,中央人民政府駐香港特別行政區聯絡辦公室人事部客座教授。她的主要研究方向是政黨意識形態、執政黨建設。據悉,蔡霞本人出身於紅色家庭,是一名「紅二代」,她的外祖父曾在國民大革命時期加入中共,1927年後隨潘漢年在蘇北和上海當交通員。母親、舅舅和姨姨都參加了中共軍隊

除了發表針對執政的中國共產黨和其領導人習近平的批評音頻經網絡廣泛流傳外,蔡霞還在7月25日撰文,為同樣因言獲罪的著名企業家任志強辯護。她撰寫的文章題為《因言獲罪株連九族必須終止》。此前,一篇題為《人民的生命被病毒和體制的重病共同傷害》,批評中共對言論自由的嚴格管制加劇了冠狀病毒的疫情,及習近平壟斷權力的文章署名則是同為「紅二代」的任志強。

今年6月,一段據稱是蔡霞的私下談話錄音被泄露到網上,"政治殭屍"、"黑幫老大"的說法被迅速瘋傳,蔡霞最新在採訪中向美國之音證實,那段講話的確是她說的。她介紹稱,實際上那天的講話共兩段,另一段9分鐘的音頻傳到網上後很快丟掉了。蔡霞表示,事實上,從2016年第一次撰文為被「留黨察看」的任志強辯護以來,單位找她談話時就隱約暗示,如果不停止發言,會對她有某些行政處理,包括降低生活待遇。但她指出,他們這代人經歷了50年代的大饑荒和「文化大革命」十年動亂,不怕過苦日子,但是精神上的壓抑和扭曲卻是不能承受的。蔡霞說,「認準的東西,我不會往後退。」她強調,「如果一個人只想過自己的小日子,我覺得我內心過不去。」

在接受自由亞洲的採訪中,蔡霞稱,她是在周一上午10點時得知校方作出的對她的處分通知。她說,「事先我完全不知道。他們通話以後讀了兩個決定;一個就是開除出黨,第二個決定是退休待遇取消。一共說了大概時間八分多鐘9分鐘不到,完了以後一個字都沒有跟我多說。我說這個事情我是要申訴的,我的政治觀點不同,你們不可以來取消剝奪我的養老待遇。」對自己受到的報復措施,蔡霞坦言並不意外。她同樣提及相關信息被公布後許多人留言、發郵件、打電話對她表示支持,令她非常感動。蔡霞稱,「公道自在人心」。也有不少朋友對她說,一定要打官司,要有個合理的說法。

對此,蔡霞強調,「我要跟他們打這個官司,走法律程序來捍衛我自己的權利。不管這個官司打下來是什麼結果,但是我的權利不允許任何人輕易地侵犯,」另當被問及是否對直接批評中共領導人是「黑幫老大,要一條道走到黑」,「中國唯一的出路就是換領導人」的說法感到後悔時?蔡霞回答說,「沒有(後悔)。當國家在重大問題上出現決策錯誤,這個黨必須負責,黨的主要領導人必須承擔責任,何況現在黨內是沒有民主決策。重大問題是習近平自己說了算,我說他是一個黑幫老大,就是因為黨內沒有公開透明,沒有決策機制,當不同意見提出來,對我這樣的人,他們就可以開除、取消你的退休養老(待遇)。」

她續稱,「對黨內的其他人他就可以用(對待)任志強(的方式),說他貪污、經濟有問題。用這種辦法來堵住別人的嘴,不讓別人說話,哪有一點現代政黨的味道?所以我說他黑幫老大一點都不冤枉他(習)。他只會喊這兩個字,就不知道什麼叫『民主』。」此外,蔡霞對美國之音表示,「從2019年起,整個黨的核心工作就圍繞四個字——政治安全,也就是政權安全,說白了,就是習近平個人權力地位的安全。」她認為,「共產黨現在千方百計去壓制不同聲音,下狠手去清洗和打壓黨內人士,就是因為它陷於一種內外交困的狀態。」

蔡霞在採訪中並重申她對中共未來的觀點:「其一,習近平必須下台——只有換掉習,才能緩解黨內目前恐怖高壓狀態;其二,共產黨這個外殼必須被拋棄」。「中共是一個政治殭屍。從這個黨本身來講,它是不可能完成中國的轉型這個歷史任務。所以它必須要下去,」蔡霞說。「不是我們讓它下,而是整個歷史就會把它拋掉。」與此同時,蔡霞談到,不可否認的是,中共9000萬黨員中還是有相當多的社會精英,這部分精英的力量要凝聚起來,不是以共產黨的名義,而是可以另外組黨,和社會各界人士共同溝通,重新組合政治力量來促成中國政治轉型,推動國家進步。她指出,體制內外的精英可以合作,但在這個轉型過程里,共產黨的政治外殼必須被拋掉。蔡霞稱,「我不孤單。」她認為,中共黨內其實有很多人和她持相同觀點。她說,「我覺得大家嘴裡不說,心裡是有想法的。我自己做了個估算,百分之六十到七十。」她補充道,「我講的百分之六七十指的是價值觀念、價值取向和基本的思想認識,」蔡霞說。「他們是知道歷史在往哪裡走的。」

對於作為「紅二代」出身的蔡霞,曾在講台上為中共培養幹部近40年,後因一段發表心聲批評時政的發言不脛而走被公布,再到受到官方處罰開除黨籍切斷糧草的今天。她本人通過聲明回應指,「與這個黑幫一樣的政黨徹底脫鉤了!從此我歸隊了,回到民眾的行列里」。蔡霞稱,「一代人有一代人的責任,我們必須要為中國的政治轉型去努力去抗爭,去承受代價。」她指出,「全民族都在付出代價承受代價,我只是其中之一。」對此,她的表態迎來了不少網民的支持和讚賞。但與此同時,也有人認為她同是體制內的既得利益者,其最初所提出的「換湯不換藥」的想法也並不符合當下中國問題的核心。究竟應如何看待這一問題,顯然在自由社會中多元化的意見可同時存在和相互競爭。

不過,生活在16世紀的法國政治哲學的奠基人、反抗暴君論的重要代表人物拉波哀西(Étienne de La Boétie)就曾撰寫過《自願奴役論》一書。他在書中通過對其親歷時代和所學到的人類歷史進行了分析。在這本書中,拉波哀西提出了一個核心問題,「為什麼世界上的人民會同意接受這種受奴役的狀況呢?」他寫道,「我只想弄清楚,怎麼可能有這麼多的人,這麼多的鄉村,這麼多城市,這麼多民族常常容忍暴君騎在自己頭上。如果他們不給這個暴君權力,他原不會有任何權力」。他分析指,「況且這個暴君多半來自全體人民中間最膽怯和最軟弱無力的人。這種人並不習慣於真正上陣交鋒,倒是習慣於比武場耍弄花招。他不但不能治理別人,就連他自己也是由百依百順的婦人來侍奉」。

拉波哀西認為,人們自願受人奴役的主要原因在於:他們生下來就是奴隸,同時是在奴隸狀態下受教育的。這個原因,產生另一個結果,就是:處在暴君權力下的人很容易變得膽小怕事和軟弱無力。因此不容懷疑,英勇氣概,是同自由一起喪失的。受奴役的人民在鬥爭中找不到任何愉快,他們也不追求這種愉快,因為他們好象被人牽著走,絕對感覺不到內心沸騰著對自由的渴望。然而自由卻會使人藐視危險。自由的人,都竭盡全力來謀求公共的福利;他們都願意在勝利時有福同享,在失敗時有禍同當。反之,受奴役的人,不但沒有這種英勇的熱情,甚至沒有任何毅力完成其他一切工作;他們是軟弱的、怯懦的和毫無出息的。暴君們都清楚這一點,所以當他們看到人們身上的這種變化時,就千方百計地更進一步促使人們更多地失去人的面貌。

但在拉波哀西看來,要想改變這種受奴役狀態甚至不需「戰而勝之,只要國人都不願受奴役,自然不戰而勝。不必剝奪他什麼,只要不給他什麼就行了。國人無須為自己做任何努力,只要自己不反對自己就行了」。他指出,因為從根本上,「是你們自己使他變成現在這樣強大,為了造成他的偉大,你們不惜犧牲生命。他唯一的優勢還是你們給了他的,那就是毀滅你們的特權。只要決心不再供他驅使,你們就自由了。........只要不去支持他,他將會像從下面抽掉了基礎的龐然大物一樣,由於自身重力塌陷下來,就會被砸得粉碎」。

然而,拉波哀西卻絕望地看到,「人民喪失了理解力,因為他們再也感覺不到自己的病痛,這就已表明他們是奄奄待斃了。甚至現在的人,連熱愛自由也覺得不自。.........人們完全忘記了自己的自由,所以要喚醒他們把自由收回來,是困難的。他們甘願供人驅使,好像他們不是喪失了自由,而是贏得了奴役」。

責任編輯: 李廣松   來源:法廣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tw.aboluowang.com/2020/0820/1491391.html

外媒看中國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