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存照 > 正文

李正寬:WeChat被鎖喉 誰動了誰的自由

作者:
中共通過微信,潛移默化地給民眾洗腦:微信上充斥著各種娛樂信息、色情網站,讓人們娛樂至死,喪失嚴肅思考的能力;微信封殺中共不想讓人們知道的一切真相,取而代之的是中共發布的虛假新聞和謊言。

 

8月6日晚間,除了要禁止抖音TikTok和字節跳動外,美國總統川普還發布了另一項行政命令——禁止美國管轄下的個人或公司與擁有微信WeChat的中國公司騰訊進行「任何交易」,該命令將在45天後(9月20日起)生效。美國也因此成為繼俄羅斯印度之後第三個禁止WeChat的國家。

川普總統在禁止WeChat的行政命令中說,WeChat跟TikTok一樣「會自動捕獲其用戶的大量訊息,這種數據收集的威脅可以使中國共產黨獲得美國人的個人和專有訊息。此外,該應用程式還可以捕獲訪問美國的中國公民的個人信息和專有訊息,從而使中國共產黨擁有一種機制,可以跟蹤可能一生中首次享受自由社會利益的中國公民」。

禁令引起不同的反響

川普「鎖喉」WeChat的行政令一出,立即在美國社會引起了兩種截然不同的反響。一方面,很多華人與美國民眾表示非常支持:「因為WeChat不僅是一個聊天軟體,更是一款間諜軟體」,他們認為,WeChat對個人信息的竊取、對言論的監控非常猖獗,而且把言論的審查延伸到海外自由社會,美國公民也遭到它的監控。

另一方面,也有華人認為WeChat被禁讓自己和大陸親友交流變得不方便。同時,一些在中國做生意的美國企業也發出了擔憂和反對的聲音,認為這會影響他們在大陸的生意。

那麼,到底WeChat該不該禁?我們不妨先來看看WeChat到底是什麼。

微信WeChat——遠不止一個簡單的聊天工具

眾所周知,在國際上廣受歡迎的FacebookTwitter、WhatsApp、Line、Telegram等社交媒體、軟體在中國大陸被統統封殺。原因當然是中共不想聽到與「主旋律」不同的聲音。而微信卻能在大陸蓬勃發展並一家獨大,其業務延伸到海外諸多國家,其背景必然不簡單。

2014年大陸媒體報導,中共公安部正式接管微信後台伺服器,這意味著微信早已成為中共獨裁政權機器的一部分。特別是當微信被用於商業支付後,中國大多民眾變得對其深度依賴。

彭博社報導稱,微信使生活更簡單,它同時也是一個監控工具,讓中共政府能夠對其用戶進行審查、監控,甚至對中國人進行羞辱,或導致監禁。

中共通過微信,潛移默化地給民眾洗腦:微信上充斥著各種娛樂信息、色情網站,讓人們娛樂至死,喪失嚴肅思考的能力;微信封殺中共不想讓人們知道的一切真相,取而代之的是中共發布的虛假新聞和謊言。

2019年12月31日,李文亮等8名武漢醫生在微信群里發了一條消息,提醒人們注意「華南海鮮市場確診了7例類SARS」。然而,這條消息很快便被中共刪除、封鎖,李文亮等醫生被訓誡。

WeChat積極配合中共,在海外營造出了一個虛假的平靜。三個星期以後的2020年1月20日,中共才對外承認中共病毒可以人傳人。

而據英國南安普敦大學(University of Southampton)3月份發表的一項研究發現,如果中共當局隱瞞疫情,並且提前一周、兩周或三周進行感染控制,全球確診病例可以分別減少66%、86%和95%。

正是由於中共對微信WeChat上的真相進行打壓和封鎖,中共病毒在全球大爆發,至今已經造成全球超過2000萬人被確診,逾77萬人死亡。

WeChat——監視海外用戶、收集數據、審查過濾信息

2020年5月7日,多倫多大學蒙克(Munk)全球事務學院「公民實驗室」(Citizen Lab)發表關於微信WeChat的研究報告,指出WeChat同樣密切監視與審查海外用戶。

川普總統競選連任籌款委員會華裔委員樓新躍表示自己「深有體會」,他說,「我只是在WeChat上轉發了一對加拿大華人夫婦與武漢國家實驗室有合作的新聞,就馬上被WeChat封號。」樓新躍認為,WeChat這樣做踐踏了美國的憲法,侵犯了像他這樣的美國公民的隱私權,「它不是簡單的聊天軟體,而是間諜軟體。」

荷蘭非營利組織、網絡安全機構GDI Foundation聯合創始人維克托‧德弗斯(Victor Gevers)在今年3月發現了一個中文資料庫,存儲超過37億條微信消息,每條消息都標有GPS位置。其中,超過1900萬條消息來自國外,大部分來自美國、台灣韓國澳大利亞

德弗斯說,他在消息內容中發現了一種模式:若微信WeChat消息包含某些單詞組合,就會在資料庫中存檔。大多數被標記消息都是政治性的,例如天安門,或習近平等。

此外,WeChat在審查言論方面步步升級,除了過濾中文圖片,還過濾英文圖片。加拿大華人移民邱偉恆告訴大紀元記者,2020年7月,他使用同一個照片更新了多個社交媒體上的頭像。這個新頭像是去年他接受新唐人電視台採訪時拍的,照片上有新唐人的英文標誌NTD。(圖一,左)

然而,朋友們只能看到他在Facebook和WhatsApp上的新頭像,而他在WeChat上的頭像卻變成一個灰影。(圖一,中)

邱偉恆說,他可以看到自己的新頭像,但朋友們的屏幕上沒有任何顯示,即使他們在加拿大境內。後來,邱偉恆剪掉頭像中的新唐人標誌NTD後,WeChat上的朋友們就能看到他的頭像了。(圖一,右)

圖一:左:邱偉恆接受新唐人電視台採訪時的照片;中:這個頭像在WeChat卻變成一個灰影(紅圈);右:邱偉恆剪掉頭像中的新唐人標誌NTD後,朋友們就能看到他的WeChat頭像了(藍圈)。

就連加拿大總理特魯多的WeChat帳號也一度被封。特魯多在中共病毒疫情爆發後,經常在WeChat上貼文章,讓華裔選民在第一時間了解他的講話內容,以及加拿大政府即將實施的政策。不過,其WeChat帳號在今年3月被封。

德國媒體《法蘭克福匯報》在一篇報導中說:「美國政府所說的中共通過WeChat進行監控、審查內容、控制海外華人、讓他們守紀律,這些都是事實。研究已經證明這一點,在中國這也是公開的秘密。誰要通過WeChat給朋友寄一篇《法蘭克福匯報》批評中國政府的文章,可能根本寄不到,因為這條消息先就被審查算法過濾掉了,根本到不了其他人那裡。」

WeChat——滲透、干預美國選舉

WeChat作為中共大外宣軟體,多年來一直在美國滲透並干預選舉。美國之音曾報導,早在2016年美國總統大選時,WeChat在華人社區就發揮很大作用,人們用WeChat互相聯絡,討論選舉議題,召集組織選舉活動。

中共控制WeChat上的政治新聞及消息源傳播,將其導向親中共的西方政黨及政界人士。一些西方政界人士為拉攏華人選票亦一唱一和,進行自我審查

美國智庫胡佛研究所(Hoover Institution)2018年11月發表的重量級報告(題為「中國影響與美國利益,提高建設性警惕」,Chinese Influence& American Interests: Promoting Constructive Vigilance)警告說,中共現在已有能力利用WeChat在美國從事活動。「WeChat的『新聞頻道』營造的反美情緒導向一種親中(共)的民族主義怨恨,而這種恨已經成熟,可供中國(中共)政府利用。」這種怨恨可通過海外華人群體傳遞給西方政客一個明確信號——不得對中國(中共)強硬,那是「反華」、「仇華」——會影響到他或她的華人選票。

然而,那些敢於對中共強硬的西方政界人士在WeChat上卻遭到噤聲——帖文被刪,甚至被封號,無法跟華裔選民進行正常互動。

美國司法部助理檢察長約翰‧德默斯(John Demers)8月12日表示,WeChat跟TikTok一樣,搜集很多美國的個人數據。他說,中共政府用WeChat監控中國留學生,用WeChat群發訊息、把留學生置於它的控制下,同時進行反美扭曲宣傳。

美國哥倫比亞大學新聞學院的一項研究指出,中國第一代移民中有不少WeChat使用者,WeChat向他們傳送了不少錯誤資訊與極右派的陰謀理論。

在美國,一些挺川普的華人的WeChat號和群也莫名其妙地被封。今年4月,他們委託律師擬提起訴訟,控告騰訊公司把中國大陸的法律搬到美國來實施,破壞美國人在美國正常的言論自由,干預和破壞美國政治。他們在公開信上表示「其(騰訊的)行為嚴重觸犯美國法律,是在美國憲法下對公民言論自由及合法權益的嚴重侵犯。」

WeChat——為中共間諜提供平台,竊取軍、商機密

美國政府認為,像WeChat這樣受中共管控的應用程式對美國的國家安全構成威脅。

美國聯邦調查局局長曾表示,中共利用社交媒體大量鎖定可以被策反的美國人,發展其成為間諜,為中共服務。

對美國來講,這種諜報活動,除了軍事上偷竊美國的軍事機密之外,還包括在經濟方面從美國盜竊大量的智慧財產權和技術機密。

美國一家奢侈品零售業公司的銷售人員格蕾絲(Grace)曾告訴大紀元,她有一位設計師朋友有一次給一個非常有名的品牌做產品設計,使用WeChat把作品傳到中國,結果中國那邊的公司還沒有把最新的產品發布出來,仿冒品已經發布出來了,跟他的設計是一模一樣的。這家公司後來才知道,WeChat有問題。從那之後,朋友知道WeChat不能用。

格蕾絲認為,華為是一種通訊硬體上的威脅,而WeChat是一種軟實力,用娛樂、購物等方式,用社交媒體的方式來滲透西方社會。

美國禁WeChat意義深遠

從上述分析我們可以看到,WeChat遠遠不止是一個聊天工具,它是中共大外宣的爪牙,中共間諜的平台,正通過「軟刀子」扼殺美國公民的言論自由,干預美國選舉、破壞美國政治、竊取軍商機密……

誠然,從海外華人的角度來看,使用WeChat與國內的親友進行溝通,或已成為一種習慣。一旦WeChat被禁,會感到有些無所適從。然而,多數華人之所以來到美國,不就是為了擺脫共產獨裁的專制統治、從而能自由地生活嗎?而WeChat的存在,如同給海外華人戴上電子鐐銬,使人即使身在海外,思想卻仍在中共的禁錮當中。

而且,WeChat並非不可代替。如果單純為了和親友聯繫,還有其它通訊軟體可以選用。

而對於依賴WeChat進行商業活動的個人或企業來說,在看清WeChat的真實面目後,應該不難在眼前利益與長久發展之間作出選擇。

若允許WeChat在美國自由發展,無異於養虎為患,讓WeChat「自由地」扼殺美國民眾的自由。

而美國政府此番重拳出擊,鎖喉WeChat,實質是在打虎除害,捍衛自由,保衛國家和人民的安全與長久利益。

責任編輯: 趙亮軒   來源:DJY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tw.aboluowang.com/2020/0820/1491509.html

存照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